• 2009-12-03

    my little airport:这一次,无关诗意

      我可能是my little airport的歌迷中最为忠实也最为铁杆的那一个,从第一张专辑《在动物园散步才是正经事》开始,mla伴随着我一起成长。与他们同年的我,看着乐队从简单美好的casio indie作坊式二人组,演变成呛辣刺喉的noise pop,再混搭着Serge Gainsbourg式的左岸香颂、苏克西女妖式的复古后朋克、以及贯穿于mla音乐根源的地下丝绒的影响,成为一只具有独立型格的独立乐队。而我也尽绵薄之力,购买他们的每一张正版专辑,收集他们的一切影音文字,并屡屡为他们撰文摇旗呐喊,连主理阿P也曾经对我笑成:Ah,u know very well about us!

      但对于my little airport的第四张大碟《介乎法国与旺角的诗意》,面对绝大部分小众歌迷们的一致力荐,我却有另外的看法。

      首先,我会认为《介乎法国与旺角的诗意》兑有太多的水分。或许是对他们太过关注、太过了解,我并不认为这是一张正式的、全新的大碟,而更像一张B-Side.刚公布曲目时,一眼扫过,只有三、四首歌没有听过。如专辑主打《介乎法国与旺角的诗意》《湿湿的梦》,在去年夏天的现场中早已听过,而《北欧是我们的死亡终站》、包括像《瓜分林瑞麟三十万薪金》这种近期发表的一些零零散散的反映社会抗争的歌曲,以及早前收录在与林一峰coscover专辑《为你含情》中的《浪漫九龙塘》《when the party is over, i miss my dear porn star》(虽然这次在编曲上有一定程度的修改,但只是加了若干音轨而已)。原本希望能在第四张大碟中听到耳目一新的作品却未能如愿,因此我无法不觉得这张专辑过于草率,略有蒙混过关的感觉。当然现在世道不振,每录好一首作品便在互联网上公布,以此保持关注度,这也许是乐队的一种宣传手法,无可厚非。可我心目中的mla,其每张专辑能够有一个明确的主题,所有的歌曲都由此衍生,而非用一些不相关的曲目去敷衍塞责。就像《在动物园散步才是正经事》围绕着学生时代青春年少的浪漫与单纯,《只因当时太紧张》讲述成长的不安与冲动,《我们在炎热与抑郁的夏天,无法停止抽烟》描绘的则是刚步入社会的文艺青年的嬉皮与抗争,而《介乎法国与旺角的诗意》,这杂七杂八的歌曲,围绕的是什么呢?

      什么叫做“介乎法国与旺角的诗意”?这首专辑同名歌曲讲述的一段躲躲藏藏的办公室恋情,而最后两人提出希望冲破牢笼干脆自主创业搞生意,而其中有一句“我最爱你是介乎法国与旺角的诗意”,其实这是双鱼座情圣阿P创造的一句沟女金句,关于此感情纠葛,详情可见阿P去年的专栏,这里不再赘言。这首歌曲在早期更有另外一个名字:《The More You're MK,The More I'm OK》,中文便是《你愈MK我愈OK》。何谓MK?MK是香港最著名的潮人出没地旺角(Mong Kok)的缩写,而后又演变成专门指代在旺角出没的年轻人,一群穿着喇叭裤、弄着庞克发型却又不知道punk为何物、开着一辆旧车扮头文字D、不停地耍酷走路双手插袋还要昂首挺胸的这么一群MK仔、MK妹。在旺角这么一处极度潮流之地,mla从中提炼出一种难以名状的“诗意”:旺角和法国有什么联系?MK和文艺青年有什么关系?在这似懂非懂之间、似是而非之间,对许多小众歌迷来说绝对是彻底的秒杀。

      毋庸置疑,阿P是多么地才华横溢,能写出比容祖儿更好K的旋律,却又甜而不腻,不落窠臼。而阿P的腻笔触写下的歌词却又每每道出了同龄的我内心最私密的感觉。mla通常描绘的都是身边的小人小事,或闭上眼睛携手漫游,或关于暗恋关于自杀,这些暧昧的情愫配以Sweet到爆的Melody,可谓于我心有戚戚焉。在《浪漫九龙塘》音乐会上,阿P自豪地说道,“……作为indie届的奇葩,有人说我们的歌一成不变,像这首《浪漫九龙塘》,但却又能在这首歌里面找到十七、八岁的感觉。”我喜欢my little airport,也正是如此。

      但在《介乎法国与旺角的诗意》里面,my little airport这一赖以成名的基石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而这一震荡恰是来自他们本身。如果说有着唯美的口风琴与吉他和弦分解、再加上mla的好朋友阿雪关于“去北欧自杀”这一再次秒杀的口白主题的《北欧是我们的死亡终站》是上一张专辑的延续;《when the party is over, i miss my dear porn star》这一复古Disco表面上是向内地著名摇滚女明星、身兼Carsick Cars鼓手及Snapline吉他手与键盘手的多功能少女李青大胆示爱,但实际上却是阿P通过对自己暗恋的女生讲述“另一段暗恋”,以此来暗示和纾解难以启齿的情愫;包括《浪漫九龙塘》、《湿湿的梦》这些与性话题有关的歌曲,同样都是对之前my little airport的继承和发扬,《湿湿的梦》更让人想起Serge Gainsbourg和Jane Birkin的那首经典禁歌《Je t'aime moi non plus》。可这些歌曲却无法定义专辑的风格,像《边一个发明了返工》《失业抗争歌》这些和社会问题相关的作品,不仅在数量上,且在感官上占据了专辑的主导地位。于是,在这一张以“诗意”为旗号的专辑中,却充斥着“XXX,请死”这样的口号和抗议,让人多少有点难以转过弯来。

      相较之前mla稳定的阿P+Nicole的搭配,这一次有了颠覆性的变化。随着女主唱Nicole为爱北上,加入北京城里北漂乐队一族,于是阿P很多时候只能孤身只影。加上年龄渐长,对社会问题也有了一些新的认识,进入社会后发现林林总总的问题。香港人公民意识向来浓厚,阿P便找来PixelToy的主理何山一起,以“永远怀念塔可夫斯基”为名出了一张抗议专辑《你睇斜阳照住个对双飞燕》,并把这一种戾气带到了甜蜜的my little airport中。并非说知识分子莫论国事,但像《donald tsang, please die》这样编曲简陋、旋律也不加雕琢的作品,离我们惯常所认识的mla毕竟太远。且歌曲中质疑的种种社会问题,亦令人多多少少联想到TVB经常在午间播放的市政论坛,颇有点大排档不痛不痒的感觉。

      my little airport在这张专辑的文案中,以“成长了”去解释这一切。我前些日子与乐队女主唱Nicole在非正式的闲聊中,她也表示,虽然不知道阿P怎么想,但这两年见到了一些之前从未接触过的问题,希望能用自己的力量去表达感想。像你说的,很sweet的情歌,有许多自己现在已经有点排斥了,不太想唱了,可能也是因为长大的缘故。我觉得阿P也是这样想的,因此my little airport的转变是很自然的。

      以前常说,如果你20岁之后还喜欢席慕容的话,那你也就这点出息了。对少年心气有排斥感,这种情况比比皆是,如Radiohead不再唱《Creep》,李志一再宣称不再唱《梵高先生》,my little airport同样有理由不再唱“已经过了两星期,没有再和你吃雪梨”这样的小情小调,mla在朝着前辈AMK(香港的一支著名的独立乐队、以noise pop风格反映政治内容为主,歌曲中常带有一点幽默)迈进,同样合情合理。《介乎法国与旺角的诗意》目前的问题是,幽默感太超过,但深度不足、思考尚潜、许多观点局限性太大。要知道,文艺青年经常谈国事家事,但其实多是政治白痴。且关乎目前相对粗糙的旋律和编曲,政治歌曲同样也可以有很高的审美潜力可挖,经典之作如罗大佑、胡德夫等,虽然没有可比性,但也望my little airport再接再厉,多思考多学习,同时亦不要忘了你们最宝贵的、那一颗赤子之心。善哉。

    分享到:

    评论

  • 每个年级想法都不一样
  • 每个年级想法都不一样
  • zan
  • 感覺他們的專輯名字都很長……記憶還停留在《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那裡……
  • 不错哦
  • 这张专辑很不错。
    虽然听不懂粤语歌词无能,但是很舒服很自然的就可以听下去。
  • 嗯,我也不大喜欢mla论政治,尤其那一首XXX,请死,编曲,歌词,思想方方面面都太弱了,很没有趣味。
  • 我很奇怪 为什么一张专辑非要“围绕什么”

    在这个时代 《去动物园散步才···“幼稚可笑”》吧~

    真高兴小清新的大潮似乎似乎已近过去了···华语音乐不要在大面积装纯了

    未来的mla如何不知道···至少这张非常好~
  • 以前倒是很少听他们的歌。可能最近有一天叛逆倾向,所以会为其中的一些歌词拉进去。不过从这张专辑开始喜欢他们了,每一首歌的甜蜜编曲和像讲故事一样的慢慢唱来的是我很喜欢的。
    看来很有必要听听他们以前的歌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