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22

    2009年终特稿:唱片业路在何方

      悄无声息中,时间来到了2010年。真快,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就这么过去了。

      每一年新旧交替之际,所有的媒体、博客都纷纷在盘点各自的Top Ten,眼前自然也不例外。而我必须当丑人说丑话:都这个时候了,还在鼓捣什么年度十大唱片之类,根本是在自欺欺人、不负责任。


    Forrester公布的唱片业统计和预估数据

      来自国际报道市场研究公司Forrester前日发布了关于音乐产业最新的报告:对音乐行业来说,过去的十年是最坏的十年,而2009年是过去十年中最坏的一年。至少在2013年之前,这种趋势不会改变。而实际上,2009年是音乐行业史上称得上是最糟糕的一年,全球收入63亿美元,比上年(2008)衰退了13%,不到1999年的一半。09年人们的音乐消费比上年减少了32%.

      一句话:过去的十年里面,全球的音乐产业缩水了一倍,且是逐年加速下滑。这种状况在未来的几年不会得到改善。

      别以为华语音乐能独善其身。在2008年的年末,我还能数出陈珊妮《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方大同《橙月》、黄耀明《公路之王》等等一串名字。而2009年呢?几天前有朋友让我推荐09华语十大唱片,我只能给他数出张悬的《城市》、林生祥的《野生》,往下就只能是滥竽充数了;上周末参加南方都市报第十届华语传媒音乐奖初审,面对林林种种的奖项提名,更是不知所措——矮子里面挑高子?问题是连矮子都没有咋办?

      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在一片粉饰太平的声音中,我诧异于那些所谓的“十大”是怎么选出来的。香港年终颁奖礼从十年前开始大声疾呼,先是呼吁大家买正版,到了现在则是呼吁大家买碟,而我们亦听得耳朵起茧。回过头来看盗版,对比互联网之威力根本是蚊跟牛比。我遗憾地错过了上世纪诗人死去的时间,但是,在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十年里面,我却有幸地见证了互联网一步一步地、安静地、和蔼地、慈祥地杀死了唱片业。幸甚至哉!

      香港平民股神曹仁超多年投资理念总结为四个字:顺势而为。良禽择木而栖,大丈夫相时而动,既然唱片业完蛋了那么何苦还要在做唱片呢?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看到来自宝岛台湾的两组艺人单位的杰出表演:


    红遍2009全年的纵贯线巡演终于落幕

      首当其冲的是纵贯线。起初,我和所有的乐迷一样,对这样强强合作的组合是充满期待的,并一度揣测他们会玩出一些Free Style之类的指弹吉他玩意儿。可是,我错了。纵贯线自组团之后,不过是应付式地交出了几首质量平平的创作,取而代之的是大规模的全国巡演。当纵贯线场场火爆地几乎走遍了全国各大城市时,人们才发现,所谓“纵贯线”根本不是一个新的组合,它其实是四个老男人拼凑起来的一个巡演名字!

      还记得2007年的时候,关于音乐教父罗大佑的那则买不起房子的传闻吗?据说,罗大佑看中了一处位于北京东直门内簋街边的豪宅,成龙和张曼玉等国际大牌都在此购房,足见此地十分豪华。那里的房价3000多美金1平米,罗大佑看中的房子自然价值上千万。可罗大佑不是周杰伦,一下子要掏出钱来买这个千万豪宅确实为难,于是他想方设法地想圈点钱,比如搞什么告别乐坛全国巡回演唱会之类的。但演出商却不买账啊,你唱一首歌就要价30万,而且你已经“过气”了,根本不值这个钱啊。你说,你的歌迷现在年纪也和你差不多了,四五十岁的人有什么消费力、看什么演唱会啊!于是,罗大佑只能奔波在一些楼盘开业的商演里,前面是老太太扭秧歌,社区小孩跳广播体操,最后,罗大佑耐着性子坐在后台,最后高歌一曲《皇后大道东》,然后拿钱走人。

      对于罗大佑如此典型的一个有价无市、不受演出商待见的主,“纵贯线”无疑是最优的选择。大哥如此,周华健如此,阿岳也如此。他们各自为战的话,票房很难保证,但五个手指握成拳头,情况则完全改观。

      实际上,就算你明知道纵贯线的本意那又如何?难道你不想在现场看《我是一只小小鸟》的纵贯线不插电乐队版?难道你不想听四位合唱《凡人歌》《恋曲一九九零》《光阴的故事》?难道你会嫌《鹿港小镇》《让我欢喜让我忧》《当爱已成往事》太腻?在这样的捆绑销售下,我们还是乖乖地买单。

      “‘纵贯线’是一个实验。”罗大佑曾经这样说过。2010年1月,在完成了一张专辑、一次巡演、一年解散的承诺之后,纵贯线留下了一亿元的演唱会票房。现在,我们知道这个“实验”的真正含义。这句话的完整版本是:“‘纵贯线’是一个像我们这样有价无市的过气老牌实力派歌手的商业演出新模式的实验。”

      “纵贯线”成功了,但不代表跟风者、山寨版就会成功。香港人最喜欢借鉴模仿,一直以来是模仿日本,这次见纵贯线了得,也忍不住邯郸学步一番,也推出一个香港版的纵贯线“Big Four”成员包括:苏永康、张卫健、梁汉文、许志安。在Big Four第一次亮相的半年前,我已经听闻了这个消息,当时对他们的判断是——等死。很简单,人家纵贯线各自怎么说也是有价无市啊,你们真确定自己也是有价的?

      另一个无比成功的艺人同样来自台湾,她是陈绮贞。在小范围试水之后,陈绮贞把全国巡演开到了更广阔的天空。作为华语乐坛屈指可数的概念女王、主题女王,陈绮贞2009年初的《太阳》更是在这方面做到了极致。

      《华丽的冒险》确定了陈老师不再是一个小众歌手,而在《旅行的意义》MV里头的摩托车头盔成为了“冒险”这张专辑的代言物品,结果是在演唱会上陈绮贞歌迷无不戴着一顶头盔,让人以为是什么飞车党暴走族之类。而在《太阳》里头,主打歌《鱼》中一句“我摘下一片叶子,让它代替我”中,“叶子”则成为了这张专辑的标志。而以叶子为主题标识的“Immortal”计划,所谓带有“Immortal”标志的陈绮贞周边商品每卖出一件,其收入的10%将做慈善用途,以此来打到“每个人都是彼此照耀的太阳”的效果。在过往,我们只听过麦当劳做过这样的事情,但毕竟人家有一个麦当劳叔叔之家的正规慈善机构,陈绮贞的这10%到底是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呢?而这是否是陈绮贞的一个伪善标签,即在原有价格上加上10%,故作的一种姿态呢?

      2009年,陈绮贞内地演唱会的大举进攻之势绝对强于即使是往年全盛时期的蔡依林、蔡健雅、梁静茹等歌手。试问,今时今日哪位港台歌手敢贸然来到内地巡演?S.H.E看似人气高挺,但大家是否还记得当年其个唱的票根本卖不出去结果找了一个多么丢脸的理由取消?看似“小众”的陈绮贞却做到了。

      2009年末,香港无线电视与四大唱片公司的版税风波闹得沸沸扬扬。TVB不满唱片公司版税的惊人加幅,而生存日益举步维艰的唱片公司同样抱着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痛宰的机会,咬定青山不放松,结果双方一拍两散,四大歌手在TVB从此禁播禁唱。这么一来新城、叱咤、十大劲歌金曲等香港年末颁奖礼最先被波及,在TVB上播出的版本要么被删减得不成人样,要么就像劲歌那般四大集体缺席干脆了当。而在这样的情况下,2009新城劲爆颁奖礼上,陈老师却也一身黑白装,一如以往安静地在台上,自弹自唱几近6分钟之久。要知道,一般歌手只是主歌副歌唱一段了事的,像东道主方大同,也懒得拿吉他,走走过场也就算了,可陈绮贞却依旧保持着她的姿态,不得不让人敬佩。同样地,你可以把这看作是歌手的坚持,也可以反问一句:老师,你唱伴奏带会死啊!人家Norah Jones也不是非得弹钢琴、也是试过唱伴奏带的!

      陈绮贞把“Immortal”当做她下一个十年的目标。是的,谁不想不朽呢?可你是否会觉得一直提倡环保、博爱、平和、朴素,一方面又以此去达到个人的商业目的,这样的矫情其实是不是一种“Immoral”呢?

      事已至此,并非责怪某个个体。在不堪回首的2009,在一片惨淡面前,我只是想提醒大家,这一切没有最糟只有更糟。或许在2011年的这个时侯,回顾全年甚至连一两张能听的唱片都没有了。哪个唱片公司老总不想自己出产的CD像《阿凡达》那样有着“Only In Cinemas”的自信,可到底凭什么才让我“Only In CD Players”呢?

      这个时侯,老布鲁斯鲍勃·迪伦带着他的吉他和口琴默默地出发了,是否真应了他的那句:

      答案在风中飘扬。

    (腾讯专栏:http://ent.qq.com/a/20100122/000328.htm。感谢2009年8万位到访此博客的网友,无论你们是从大把推荐、九点推荐、A片关键字搜索进来的。2009没有盘点,只有以上短短的300字做结。谢。)

    分享到:

    评论

  • 内地演唱会,2009,五月天的巡演不是轰轰烈烈的么,接下来还有2010的巡演,算是相对比较成功的例子吧
    回复milkrice说:
    他们一向是巡演机器,这方面从来没有差过1.
    2010-02-22 13:23:33
  • 爽。
  • 90后的小孩,基本不知道唱片为何物,只懂mp3。
    淘街是个稀奇古怪的地方,在那里,依然能看到一些老友摆弄着铁锅般大的黑胶唱片和沉重的老式唱机。唱片在磁针下悠然地转着,使我想到北方的煎饼在锅里铺开的样子。
  • 你们都那么懂干吗不去发片大火啊?一帮烧饼,不解释。
    回复王玉说:
    来看傻逼了。
    2010-01-26 11:31:54
  • “所谓带有“Immortal”标志的陈绮贞周边商品每卖出一件,其收入的10%将做慈善用途”

    她以为她是农夫山泉啊?!人家农夫山泉一瓶才捐一分钱,但人家一瓶才卖一块五,而且一不小心就卖个上亿瓶,几千万就来了。

    她呢?那么多的周边,她使出夹X的劲儿,卖出个几十万销售额,然后就拿出这几万块去做慈善,不是炒作是什么?她一场演唱会的化妆费是这几万的几倍。
  • 像叱咤那段笑话一样:50年后一众DJ再站在台上颁奖时,才惊呼:我们颁什么奖?歌手们不是好多年没有发过片了吗?
  • 看得我是那个酣畅淋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