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2-21

    离开伟大首都的代价

    昨夜,回到广州的家里,果然杯具了。

    防盗门被完爆,木门被撞开,所有衣服散落一地,所有抽屉被翻开,满地纸屑,一片狼藉,惨不忍睹。立即报警,通知相关人群,然后警察来、取证、拍照、立案——不过是例行公事。

    第一次被爆格,心情很激动。在警察走后,我尽力地收拾东西,希望把家里恢复成原装,散落的衣服我也扔进洗衣机了,之类之类,然后拖地抹桌子,大概如此。

    没有丢东西,万幸。表弟价值不菲的进口折叠车还在,三星手机还在(妈的,嫌我款式太旧?这是侮辱我……),富士的拍立得还在(估计觉得这是塑料 相机不值钱,其实也不值钱……)。因为在离开前就已经做好最坏打算,该带走的都带走,该藏匿的都藏匿到惨无人道,证明了我确实留有一手。

    一直熬到四点才睡。曼联输给太妃糖1:3,同样悲剧。叫了麦乐送,填肚子兼压惊。最后拿了一把刀放在枕头旁,原因是家里的锁已经完蛋了。就这么睡着了。

    跟邮差说,技术奖我不去了。结果9点起床,开始找锁匠。竟然发现很多锁匠都不上班。最后还是找到一位五金店的师傅,他一边给我换锁一边讲述他多年开店被爆心得。我说你怎么五金店也会被爆,他说你小孩子不懂事,铜多值钱你知道吗?一次就不见了好几万啊大哥。我有一次,就一次不在店里睡,把闸门锁了,结果第二天就被撬了——还不如不锁!

    我把事情给朋友说了,结果回答是:

    这就是离开伟大首都的代价。

    然后突然莫名其妙地感受到北京那不用锁门都不怕、大爷大妈帮你义务巡逻的场景了。

    世间万物总有两面,所以如此。

    修好锁之后,去跟邮差会和。谈起被爆格一事,贺愉老师问:广州,这种情况很正常吗?我说:你看我如此淡定的语气,就知道,还好了。

    分享到:

    评论

  • 还好还好,虚惊一场…
    回复Ladybird说:
    这不是虚惊,心里是着实给伤到了……
    2010-02-23 19:5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