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16

    熊宝贝《年华》:平静蜕变,平静温暖

      在此之前,熊宝贝只是台湾众多“小清新”乐队中的一个:Tizzy Bac、薄荷叶、旺福、樱桃帮、这位太太、草莓救星、丝袜小姐、雀斑……等等等等。你能告诉我,他们相互直接的区别吗?

      在此之前,熊宝贝甚至还称不上一支严格意义上的摇滚乐队。尽管他们有着标准的三大件匹配,以及一个有型有格的女主唱兼女主创,有着漂亮的编曲,动听的吉他riff,但总让人感觉差着点什么。

      在此之前,熊宝贝只能通过诸如“环岛旅行”“夜间飞行”这样讨好的概念来让自己让人记住,但实际上至今为止我还没有记住这首歌是怎么样的。

      而《年年》的出现,有如响亮的一个耳光,狠狠地印证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的道理。只不过,这个中文传统文本世界中的模糊概念词“三日”,对于熊宝贝来说整整持续了四年。

      在《03:53》里,我们已经见识到了主唱饼干具有高辨识度的声线、魏骏、Foo华丽的双吉它,以及孟谚精彩的鼓击。在此之后,乐队遭受了人员的大幅度调整。这四年里面,在熊宝贝身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我们不得而知,只知道为了维持自己的音乐梦想,乐队各成员都在各自的领域不断地努力,合辑企划、调音师、教鼓、经营独立音乐工作室……这是标准的underground乐队的生存状况。但所有的工作全都围绕着“音乐”二字,在唱片业一步步地走向灭亡的时候,“不太知道除了做音乐以外,还可以做什么”,熊宝贝的这种理想主义心态在2010年已经很难寻觅了。

      在这里不妨插入一个小笑话:曾经有朋友对我说,“像你这样的文艺青年……”,立即被我打断,坚决地声称自己绝非文艺青年。而他问,那你对文艺青年的定义是什么?我说,对生活和社会现状感觉失望,因而产生逃避的心理,将兴趣和激情转移到书籍、电影、音乐等艺术领域中,并为之付诸实践(如在路上),这才叫做文艺青年。朋友又说,那么,因对书籍、电影、音乐等有深入研究并因此获得了一份不错工作的,叫做什么?我的回答是:编辑。

      这个故事的意思是,熊宝贝的《年年》之所以能脱胎换骨,展现全新的风貌,全赖乐队成员这些年间对生活的体验、对梦想的坚持,此外别无他法。No Pain,No Rock。你懂的。

      如果单听《夏天》的话,你或许会以为这是一张简单的励志专辑,“喜欢黄昏时候留有余温的街道,喜欢众声喧嚣人潮里你的背影沉着而骄傲”,背后的鼓点甚至会让你瞬间有了“欢快”的错觉。反复之后,你突然发现了这原来是一首充满力量的歌曲,在台湾乐团普遍具备的岛民特色中,在喧闹的band sound交织背后,蕴含着难以用言语去描述的感情涌动。紧接着的《Rockable!》来势更为凶猛,铃鼓的加入更彰显不插电的肌理,吉他音墙在副歌部分的轰鸣亦无法掩盖饼干充满的希望和热情,“不管穿衬衫还是T恤,拿着皮包还是乐器;脚踩的地方就是stage,不管有没有观众在听”,这是熊宝贝简单的生活逻辑和态度,也是引领这张专辑的精气神。

      在流畅的朋克曲《烟》结束后,三首精彩的开场曲已让人拍手称赞,没想到这只是前菜。接下来的专辑同名主打作品《年年》或许不是熊宝贝过往作品中最讨好的,但一定是最有里程碑意义的。饼干稳重的贝斯线提纲挈领式地贯穿歌曲始终,精彩纷呈的鼓点与擦片控制让歌曲充满立体感,电吉他在和弦中回环往复、往后更适当地弱化以凸显整体层次,没有规避优美的旋律,如童谣一般地轻轻地唱着:“是我们改变了吗,是我们改变了呀;是我们改变了还是时间哪,悄悄将一切移动啦。”如此简单的措辞,谈不上什么的大道理,碎碎念地梦呓却在大提琴的煽动下显然那样充满了平静的力量——平静的力量,这是熊宝贝这张新专辑中最有价值之处。从此,熊宝贝告别小清新,告别仅停留在形式上的乐团状态。在《年年》里,熊宝贝终于摸到了摇滚乐的命门——毫无保留地表达自我,声嘶力竭地歌唱生活。

      你不会轻易地在这张专辑里察觉到乐队主创饼干失去父亲的悲伤,正如《胡桃钳女孩》在swing的节奏与饱满的吉他音墙下讲述一个并不这么美好的故事,听起来却也是不卑不亢。饼干不是单纯地在音乐中分享悲伤,她更多地是在分享遭遇不幸后的勇敢,这也是为什么专辑中重新以钢琴与大提琴编曲的《萤火》听起来那么地有画面感、温暖而有希望。透过歌声,我能够感觉到熊宝贝在大步大步地朝前走。

      熊宝贝是少有的能将后摇美学与英式吉他扭成一股绳的乐队,这在《03:53》中大家早已见识过了。新专辑中的《回家》就是在此基础上的加强版,也是我个人觉得这张专辑里最有气质的一首作品。包括后来的《怪物》,shoegazing的低音鼓一响起就让人欲罢不能。不能不提的《过境》,平静如水之后,北欧式的吉他混响和回输、整饬的鼓点再次让人感受到熊宝贝的冰火两重天——配乐是冷峻的,情感是温暖的。反倒是在《亲爱的陌生人》里,乐队在编曲上做了一次优雅的减法,一首优美的双吉它的弹唱小品肯定会成为未来一段时间内吉他爱好者们的新宠。

      在新专辑《年年》的硬照里,熊宝贝的表情一如往常地平静自然,但我们完全能感受到他们所传递的力量。在熊宝贝身上,我们没有发现所谓的“第二张综合症”,《年年》让看到了久违的梦想与坚持,以及一支年轻的乐队对使命感的自省。尽管连续遭遇了成员变动、家庭成员离世的各种不幸,但凭借着常人难以想象的韧劲,熊宝贝咬着牙关挺过来了,此磨练也成为了他们宝贵的精神财富,让其对带音乐的态度也从“玩”进阶到了“表达”。熊宝贝们把勇气、希望、热诚注入了他们的音乐里,加上原本就已根基雄厚的编曲功力,让其作品更具可听性,这也是“乐队”和“摇滚乐队”之间区别所在。

      Rock,For A Better World。

      【专访熊宝贝主唱饼干:我希望能做出具有时代感的作品】

      问:乐队成员的变动对熊宝贝来说意味着什么?从《年年》看来,双吉它到单吉他、以及鼓手的更迭,似乎都没有太大的影响熊宝贝一贯的整体风格,你们花了很多时间去重新磨合吗?

      饼干:成员的变动意味着夥伴的离开,每发生一次其实都考虑乐团是不是要继续走下去。

      2009年foo和孟谚同时离开的时候挣扎最大,新鼓手泰元的出现让乐团有继续下去的动力,才有《年年》这张专辑的诞生。

      团员间有着共识,我们都喜欢好听的旋律和言之有物的歌词,编曲的方向要尽量留着歌曲的精神和味道,我们花了半年和泰元重编旧歌才开始表演,又表演了快半年才开始准备进录音室。

      问:过往熊宝贝给我的印象是,旋律、编曲都很流畅,吉他riff很棒,专辑整体把握度很高,但似乎会给人“听过很多遍印象却不太深刻”,但《年年》中却很明显地出现了一些很容易让人一听就记住的旋律和歌词,比如我个人很喜欢的《夏天》《Rockable》《年年》。在做新专辑的时候你们有强调要有出彩的主打歌吗?

      饼干:第一张专辑有很多歌是写歌的习作,在创作的时候并没有限定方向,想到什么有趣都去玩玩看,所以整体其实很杂乱。

      虽然有能力可以写出还不错的旋律,但是那时候乐团内部的气氛是希望挑战市场既有的听觉习惯,甚至有些歌会希望旋律性越不易记越好。

      到了一个年纪之后,关於写歌这件事的想法有点改变,也没有刻意去追求主打歌,只是变得比较顺其自然。

      问:在《03:53》之后,熊宝贝是不是有在思考如何在自己的作品中加入一些比较锐利的态度,让音乐更有内涵?至少在《年年》中,确实有让我感觉到整个乐队焕然一新的面貌,也从精神层面看更像一支“摇滚乐队”。

      饼干:谢谢你,这是让人很开心的赞美:)

      《03:53》在发行前团员对於曲目意见相当分歧,有人觉得早期的作品也是熊宝贝不能放弃,有人认为应该只收后期的作品才能为熊宝贝的音乐定出调性。想要放弃的歌是后来最受到大家喜欢的简单和环岛旅行。这其实很弔诡,如果不是这两首歌,大家不会认识熊团。但因为这两首歌,大家对这个团的印象不是我们当下最想呈现的。

      在《03:53》发行前后我们乐团的形状其实已经固定下来,但因为《03:53》的关系,大家对我们的印象很混乱也很模糊。在《年年》里头,除了创作和录音技术的逐渐成熟之外,我想最大的差别不是去加入什么,而是丢掉一些元素,将音乐的杂乱收敛起来。

      问:你们应该是一支标准的underground的乐队,但在许多内地网友歌迷的心目中,却有许多“偶像派”的成分。你对于熊宝贝的乐队形象与定位是怎么看的?对自己的未来有什么规划吗?

      饼干:我们是“偶像派”吗??(有点惊讶)

      一直以来跟听众的相处都像朋友一样,尤其是那些陪了我们很久的听众,已经建立了革命情感。乐团的形象我们并没有刻意去营造,尽量维持自然,跟我们自己平常的样子一样。在词曲编曲上每一次都希望有新的想说的东西才去作,我想听众也是这样期待我们的。很希望能作出更具有时代感甚至突破性的作品,但仍能维持美好的旋律。

      在声音的呈现上我们已经到了吹毛求疵的地步,非常希望有一天能有机会举办大型售票演唱会,在表演的视听呈现上能有机会要求到尽善尽美。

    (腾讯:http://ent.qq.com/a/20100316/000467.htm)

    分享到:

    评论

  • 小清新定义广泛
  • 我觉得萤火是大作。
  • 认识熊宝贝是《环岛旅行》,一直很爱。
  • 喜欢熊宝贝 是从《简单》开始的
    之后便渐渐习惯有那种清新的声音陪伴的日子
  • 我喜欢这支乐队,曾经很偶然听到《和平之城》和《I Could》,一直听。
  • 旺福不是小清新!大哥还是大姐你听过嘛!!
  • 您确定Tizzy Bac是一小清新乐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