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10

    刘堃《嘿 青年!》:垮掉青年的民谣梦

      毫不夸张地说,《嘿,青年!》会是近一年来中国独立音乐的出版物中最值得去听的。

      当刘堃还是低苦艾的乐队主唱和主创的时候,他还是一个类似垮掉派的青年,音乐风格包括歌曲旋律、氛围、编排等都带着浓烈的The Doors、Jim Morrison的影子。这次刘堃首张以个人名义发表的专辑作品《嘿,青年!》貌似忽然来了一个180度的大拐弯,但实际上,从迷幻摇滚跳到民谣,他的这一改变其实早有先兆,在低苦艾的《黄河上游》《我们不由自主的亲吻对方》中越发内敛化就已经能看出一点端倪。

      美好药店遭遇朴实的西北汉子,这确实是一个美妙的事情。小河的灵气赋予了专辑更多的可听性与延展力,张玮玮的手风琴则一如既往地优美且带有辨识度。专辑文案中将刘堃与Leonard Cohen作比,确实在《祁连山脉》的吉他扫弦里、在《嘿 青年 你要去哪?》的诗化及梦呓式的唱白中,我们听出了70年代的风采,这是刘堃自己的部分。如果抛开《三国》中那稍显造作的采样(当然这首歌的歌词也有点牵强附会之意),《没有》《鬼脸》中的实验色彩还是在可控范围内的,尽管个人依然觉得《不要叫醒他》中的吉他分解似乎更适合刘堃,而歌曲结尾处的八音盒正是画龙点睛的一笔。包括《你将灵魂何处安放》这样优美的吉他弹唱小品,简单纯粹的风格是刘堃所擅长的,而不甘寂寞的小河又在歌曲结尾处层层叠加了许许多多说不出名字的声效,以及张玮玮的稍显落寞的风琴,再次增加了歌曲的容量。专辑的最后以纯器乐演奏曲《冥想中心》做结,淳朴再战鬼马,但却优美不堪言。

      刘堃用这张极度个人化的作品完成了自己的一次重新出发,尽管小河的搅和在某些时候会让你摸不着头脑,但在骨子里整张专辑的风格和脉络从未喧宾夺主。在唱片宣传海报上,刘堃披散着头发,裸着全身,仅用吉他遮挡住了敏感部位,微闭的双眼和含笑的嘴唇似乎暗示了他自己对这张作品的满意态度,而这张海报的整体设计也让人联想起了钮承泽的《情非得已之生存之道》。确实,刘堃是在和我们坦诚相见。

      搜狐:http://music.yule.sohu.com/20100316/n270868040.shtml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