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19

    陈奕迅《Time Flies》:寂寞又添几分

      要为乐坛最火的super star写上这么两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因为大家都对其太过熟悉,谈起自己的偶像如数家珍,你让国内大牌乐评人们怎么不会绕道而行?于是至今为止我记忆中对周杰伦最好的点批还停留在2004年贺愉的《打死我也不说周杰伦的坏话》中。而要为陈奕迅的新专辑写上这么两句则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尤其是之前我对《H3M》的嗤之以鼻已经让许多Eason的歌迷牙根痒痒恨不得把我生煎活剥——好了,闲话就此打住。

      “打死我也不说某某某的坏话”,这个句式在陈奕迅身上其实也是非常适用的。不是吗?可以像他这样集合了鬼马与深情于一身的奇才,彻底贯彻了从小学时候老师就教导我们的“学要认认真真地学,玩要认认真真地玩”的精神,甚至一度让人怀疑他精神分裂、包括关于他上台必嗑药的传闻等等。当一个歌手由于太过活跃或太过投入而无法用普通逻辑去理解的时候,旁观者只能用“嗑药”之类的传闻去抚平心中的卑微感,以此表示“影响不大”,这和医学家研究爱因斯坦大脑并提出一大堆借口是一个道理。

      我们回顾陈奕迅成为巨星的足迹,不难发现他绝对不是一个唱着《甜蜜蜜》的、整天嘻嘻哈哈的憨人,他对甜呼呼的泡泡糖情歌的兴趣甚至没有他对亲情的感悟来得深厚——《天下无双》《单车》《Shall We Talk》正好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神作。而他被全球华人听众所接受、所深爱的作品,绝大部分都是来自于那些灰暗的、消极的、似乎没有尽头的负能量情感,包括《富士山下》《1874》《明年今日》《兄妹》《K歌之王》《Last Order》《落花流水》……等等等等。你突然发现,陈奕迅完美地诠释了孤独的定义。在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无论是诗人还是画家,无论是生前窘迫还是向来就被名利场包围,孤独总是他们的状态,表面上看大红大紫,但自己心里依旧行影相吊,知音寥寥。而陈奕迅亦是这样。但和梵高的自画像的抑郁、李白的“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的超脱不一样,陈奕迅的“孤独”背后靠的是一个配合默契且个人能力强、在区域防守加人盯人中依然能送出一脚天外飞仙般的直塞的团队。而无可否认的是,现在,这个团队在不断地退步,在滑坡。

      但没有人永远都是对的,就像爱因斯坦建立了广义相对论的基础,但对量子力学的态度却错了,着着实实地错了。没有人能保持最好的状态,没有人能永远拥有最好的年华。

      在上一张专辑《H3M》中,主打依然是在贩卖“臣式孤独”,如《七百年后》。但无奈林若宁只学得林夕之皮毛,以为物象的拼贴就能沁人心脾,这根本就是低估了听者的智慧。林若宁只是一个代表,他代表了是新一代羽翼未丰而勉强接班,而canto-pop的老家伙们呢?拜托,人家已经打拼了几十年了,还能写出歌来,就不要要求太多了。因此,陈奕迅才需要跟蔡健雅邀歌,跟之前默默无闻的吴向飞合作,跟方大同合作,跟卢广仲邀歌,诸如此类。但方大同跟陈奕迅是有代沟的,即使陈奕迅凭借着扎实的功底能把《倒带人生》演绎得鬼魅幽怨,但这毕竟不是最传统的他——跟你面对面,直接了当,简单粗暴。

      《Time Flies》虽然只是一张EP,一张为演唱会预热的作品,但他是有野心的。这爱情无人证,《无人之境》不加修饰地依然讲述着那个永恒的孤独,这种孤独是因为越陷越深最后发现无路可退的孤独。这是陈奕迅近两年来最好的作品?或许是,或许不是。在没有太多的负担,不像《H3M》大碟中《于心有愧》的小心翼翼,也不需要太多地讲究情感层次的拿捏,就这么一路高歌,反倒让人感受了久违的淋漓之感。最后那一下吉他人工泛音,这种意犹未尽的感觉确实不易。

      其后《陀飞轮》可作《沙龙》的姐妹篇,而《味之素》理所当然地和林宥嘉《看见什么吃什么》为同一个主题。物欲与食欲,正如李碧华所云:有两种耗损男人很乐意:——第一是胃液;第二是精液。但这都属于泛泛而论,无篇也无句,难以触动人心。现在,Y亦要淡出词坛了,在香港杂志《jet》中谈及“Shot The Lyricist”填词人联盟的建立,他表示:“这两年减产,好多工作没法做,大部分找我写歌的都是好朋友,就算我帮不了忙,也不太放心让他们在街边食立杂嘢,不如找几间靓餐厅名厨,让他们有地方落脚。”“立杂嘢”指的是无牌小贩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一比喻可见香港乐坛产能的严重不足。

      林夕信佛,而相信接触过一点佛教文化的朋友都知道“一丝不挂”这个词的来龙去脉。平心而论,《一丝不挂》的编曲确实不得不说精彩,但林夕词作已不再闪光。在他最初接触佛经的时候,那种寻觅答案的修道士心理驱使他写出了一首又一首表明心迹的作品,而现在被佛偈充斥了大脑之后,他的出脱感不会让他交出有所谓的词作,也不会有怎样的机锋。

      因此,目前的陈奕迅没有办法达到加盟新艺宝伊始时《U87》《What's going on》这样一气呵成、势如破竹的专辑,同样EP也难以达到《Life Continues》的水准。这不是他一个人的责任。因而,在《Time Flies》中,我听到的“臣式寂寞”中,平添了又几分的新的寂寞:你Y走了,哥还咋办?

      港乐复兴,任重而道远。一句话说三年,我还没烦。

    (by me。腾讯:http://ent.qq.com/a/20100319/000521.ht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