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26

    谈吃茶

      (文/叫瘦)我不嗜茶,却天天必喝茶。原因是我的牙齿一直不好。忘了是哪天听说喝茶对牙齿健康有益,于是便天天喝茶,一直喝到现在。按照科学的说法,茶叶里富含“氟”元素,于牙齿有益。但究竟有没有益,我是不确定的,毕竟用了这么多年的含氟牙膏,也不见什么效果,然而只要有一丁点好处,就值得了,于是我坚持天天喝茶。

      如果我某天误入了时光隧道,恰好碰到了古代的茶圣陆羽,肯定会被他老人家谋杀了。听说陆羽的脾气很大,他的茶童煮茶时贪玩,没看好火,竟被他推进火里。我对茶的态度,恐怕比他的茶童更可恶,他老人家当面打不过我,只好暗地里把我谋杀了。

      有人喝茶为解渴,有人喝茶为显摆,有人喝茶为消闲,而我喝茶,独为治牙齿,可谓奇乎怪哉!我什么茶都喝,不讲究。不过,若把碧螺春、铁观音、普洱、乌龙、龙井、茉莉花茶、菊花茶都摆在我面前,我还是会挑铁观音喝的。铁观音味道不怪,此其一,其二,铁观音含氟量大,对我的牙齿好。其三,铁观音茶性偏中,不凉不热,四季皆宜。但有一点要留意,不要空腹喝茶,空腹喝茶伤胃。普洱茶养胃,我也喝过一段时间,起初有点效,久之便不见效了。这说明,茶只是茶,并不是药。

      日本人很好玩。中国的剑术传到日本,叫剑道;中国的摔跤传到日本,叫柔道,中国的茶艺传到日本,叫茶道。好有什么棋道,花道之类,却唯独少了“人道”。难怪韩国和中国都要仇视日本仔。我不入茶道,也不敢跟人谈论茶艺,因为我根本不会品茶。泡一杯十块钱一斤的茶叶和一杯八百元一斤的茶叶放在我面前,我分不出差别。我所喝的是茶水,而不是茶味,我是吃茶,而不是喝茶。喝了这么久茶,我的茶艺还是一点没长进,这也就不奇怪了。

      茶最解渴,这是我长期喝茶的体会。无论吃得多咸多辣,只要喝一杯茶,喉咙便舒舒服服了。我喝茶,用的是最普通的陶瓷杯,加盖的,几块钱一个,摔碎了好几个。紫砂茶具泡的茶,没喝过。在亲戚朋友家里,见到的紫砂茶具,也不过是红色的而已,是不是真紫砂,就不好说了。大街小巷里都有标称紫砂的茶具,才十几元一套。喝茶本是极简单的事情,用水泡了茶叶便喝。但真讲究起来,就十分繁琐了,从茶具、茶礼、茶叶到烧茶火候、选用清水等方面都要斤斤计较,喝茶的行为无意中成为了一种庄严的仪式。在这种仪式下喝茶,不是我这种粗人能忍受的。大碗喝酒,大口吃肉我做不到,大口喝茶,大口吃面包则是我最常做的事情。

      注:经常从学校的学报上看到很多谈吃茶的文章,大多出自中学生或大学生之手。这些文章千篇一律,无外是说苦茶好喝,人生淡入茶。这些未成熟的作者总要通过吃茶来炫耀他们的心态的淡然和超脱。看着这些自命清高的学生,我只能苦笑。我写这篇文章,就是要说明:喝茶就是喝茶。不要以为喝了一杯茶就变成陶渊明了。同样,李白也不是喝了一杯酒就成为醉仙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