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13

    无规律

    说她很难接受身边那些特别有规律的人。比如说,每天中午必须要睡个午觉,你在旁边有一点声响(如翻书)都会被强烈抗议云云。嗯,这个是大学的事情。

    我现在的这家公司就是这么一个聚集了一群特别有规律的人群的地。早上一来,我旁边的一个小空间挤满了在吃早餐的人——因为公司说办公区域不能吃东西——那么吃少一顿早餐会死啊,又是粥又是炒粉什么的,民工小样。中午的时候,办公室的灯全熄了,然后基本上大部分的人都趴在桌子上睡觉,据说熄灯是为了照顾要午休的同事。而每天的指纹打卡,更加让我抓狂。有同事告诉我说,不打卡真的会扣钱的。网易音乐频道那班十点半才到公司的鸟人们,内牛满面。

    我确信这个地方不会有我的粉丝,他们不会有如此高的觉悟来follow me,那我就在这个熄灯的片刻赶紧开喷。我背后的一位同事,非常了得,一次我正想找她说一点事情时,发现她不在位置上了,电脑正显示:“在电脑前坐了这么久,休息一下吧。”然后电脑被锁屏了,还有一个倒计时,提示还需休息4分半钟。然后我彻底就被雷到了。

    你他妈的敢不敢用这种态度在例如网易这样的公司上班啊!

    想想我们昔日忙成怎么一个鸡巴样吧,谁他妈的蛋疼还装这些提示要休息的软件。而我后来好几次看到这位同事真的在系统的提示下做眼保健操……

    真的,永远就是这一小撮子的人,对IT感兴趣,对社会民生切肤之痛,关心这个国家的前途和命运,关心那些跟你没有关系的人,关心各种艺术。我相信这些人和我一样没有午睡的习惯,没有需要在电脑前安装一个定时提醒你去撒尿软件的需要。

    但这一小撮子人无法改变世界。

    分享到:

    评论

  • 这文让我失语
  • 想想小师妹
  • 可是这一大撮人散布在各个机关单位,这一小撮人被当做戏子
  • 结尾段惊现愤青口吻
  • 所以办公室才像一个大机器,各个部件都起落有序。
  • 呵呵,哪里都一样。
    回复五月树说:
    至少在前三年,貌似不是这样的。物以类聚。现在又怀念网易大厦了。
    2010-04-13 18:0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