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19

    五月天:十年以前,十年之后

      为了纪念乐队成军十周年,五月天在2009年举行了名为“DNA创造”的世界巡回演唱会。而在近日,精心剪辑后的Live DVD三碟装终于在翘首期盼中粉墨登场。

      五月天如果不走红的话,是不是天理难容呢?或者说,回想起上世纪末台湾学生乐队纷纷浮出水面的时候,五月天仅是其中凭借着《志明与春娇》《拥抱》领跑其中,而在56K小猫拨号的网络不发达时期,如笔者一般最初跟随他们的铁杆五迷,是否能想到有朝一日他们会成为“亚洲第一天团”呢?再或者,当年咬着牙剩下了多少零花钱攒来的台版VCD或DVD,在电脑屏幕前一边看着《你要去哪里》“告别演唱会”一边为这支乐队隔岸观火却洒下感动的青春热泪,想着“要是能亲眼看一次五月天现场就好了”的人们,能想象时隔多年之后,五月天甚至把演唱会开到黑龙江去了呢?

      在过去的十年里,五月天和我一起成长。在第一张同名创作专辑中,他们带着浓重的学生气息,依旧保留着校园乐队的青涩和地下乐队的粗放。更重要的是,在李宗盛的指导下,他们从第一张专辑就开始深度介入自己的作品制作的整个流程里面,从录音到后期,这使得五月天在之后的音乐旅程中一直把握着风格的主动权,这也是乐队良性发展的重要保证。而在第二张专辑《爱情万岁》中,五月天开始学会如何完整地策划一个概念和主题,音乐形式上完成了对伍佰&Blue的超越,《温柔》《明白》已经将第一天团的潜质暴露得淋漓尽致。值得一提的是,在《憨人》中,五月天开始接触弦乐的编写,他们也成为了最会编曲的摇滚乐队。第三张专辑,也就是五月天短暂解散之前的最后一张作品,《人生海海》在单曲传唱度上可能比不上之前的《温柔》,但对于资深五迷来说,它是五月天最好的作品。“你要去哪里?”围绕着这个永恒的成长话题,五月天几乎诠释了青春的一切。暂不说成熟的编曲,只说阿信的词作,也在专辑中达到了巅峰:“我想到遥远遥远的以后,会不会有人知道我在这个寂寞的星球曾这样的活过。(《一颗苹果》)”“所以我说,就让他去,我知道潮落之后一定有潮起,有什么了不起。(《人生海海》)”直到现在为止,《人生海海》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首歌曲,陪伴我走过了一个接一个的低潮期,每当听到前奏那化用《桂河大桥进行曲》的口哨声时,我都会放下房价、工作等困扰,认真地回忆自己青春期的纯真、激情和勇气。

      如之前所述,五月天不红真是天理难容。他们是特别的,阿信的文艺腔调和哲学家头脑、以及对旋律的天生敏感,让五月天写下了一首首词曲具秀的作品;而石头与怪兽两者的演奏风格刚好互补,一个委婉,热衷于布鲁斯和爵士,一个粗暴,热衷于重型节奏和速拨solo,你可以在《DNA演唱会影音全纪录》的飚琴部分看到这一切;至于玛莎,他从来不是一个安分的贝司手,五月天每首歌曲几乎都有着华丽的Bass Line,《憨人》的前奏、《一颗苹果》的间奏等部分甚至就是直接的Bass Solo;冠佑的鼓呢?可以说,他完美胜任了“第一天团”所要承担的“演出机器”的鼓手职能,多变的节奏型,沉稳与灵动并重。在五月天早期的演出中,不像“DNA”那样可以有三个专职和音歌手的时候,他也很好地胜任了和音的部分。一个歌唱爱情、梦想,有着耐听旋律、歌词可以被供奉被摘抄,编曲自成一格、华丽大气,成员之间配合默契、没有短板,主唱还长着一张日系美男子的脸蛋,这样的乐队,不红,你说可能吗?

      《人生海海》是过去十年华语乐坛最青春且最有深度的专辑作品。但是,当五月天重组后,发行其第四张录音室专辑《时光机》,标志他们朝“第一天团”的地位完成了一次质的飞跃,而离他们安身立命的根源却渐行渐远。

      五月天从出道起从来就没有偏离过商业化。但我们在《时光机》中,明显地发现阿信唱歌的方式开始变化,矫揉造作取代了针尖锋芒,表面化、话题性的歌词也越来越空洞。就连乐队的模式也在悄然改变,吉他riff不再那么耐人咀嚼,整个编曲架构也开始流程化、口水化。尽管《而我知道》《九号球》依然存留着昔日风流的影子,但在更往后的作品中,能拿的出手的确实越来越少。第五张专辑《神的孩子都在跳舞》抹杀了最后一丝摇滚气息,华丽的编曲将他们送上最佳KTV乐队。就不要提第六张专辑《为爱而生》了——在DNA里面你能找到多少首里面的歌曲呢?

      被巡演压垮的“第一天团”不是不知道自身存在的问题,创作时间的被压缩和题材的难以为继,以及乐队成员年龄渐长导致的青春不再等,五月天对此非常清醒。第七张《后青春期的诗》在出发点上是一张回归之作,但这时的五月天已经完全地有心无力,专辑找不到任何可圈可点之处。正应了琳距离的评论题目:没有青春没有诗。即使《笑忘歌》故作青春地去再现十年前的场景,但这么一堆老大不小而立之年的人唱着“屋顶的天空是我们的,放学后夕阳也都会是我们的”,以及阿信装嫩的嗓音,都让我打字心里地对其排斥。至少当年的五月天是不会用《我心中尚未崩坏的地方》《生存以上 生活以下》这样没有内涵的装逼歌名的。

      毋庸置疑,五月天奠定了一种音乐风格,为华语流行乐队输了一套规范化的标准。以至我们听到后来的未来脚踏车、Fusion、Mr.等都忍不住要与其进行比较。他们从艺术上、商业上都完成了对所有前辈的超越,包括史前时代的温拿、太极、Beyond.他们是励志座右铭,他们是梦想贩卖机,他们是青春实验课。在一批歌迷老去之后,又会有新的一批歌迷补充进来,生生不息。

      但五月天必须反省。正如他们所崇拜的披头四、约翰列侬,同时讲述一个想象中的乌托邦世界,表达对和平的向往,但相比之下,五月天的爱与和平则显得低龄化许多。从产品策划的角度来看,24岁以下是一个群体,25至35岁以上又是另外一个群体,但貌似五月天一直都把自己丢在了24岁以前,这使得他们的音乐内核与形式都无法跟得上其乐团年龄和成熟度的发展。以阿信的修养,五月天的深度绝非仅仅如此——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2010年的五月天甚至还比不上2001年的五月天,而这正是整个《DNA Live》给我的最深刻感觉。

      实际上,我完全可以用文艺的腔调、装模作样说一句:“在青春的转角,我曾经遇到过一只叫做五月天的乐队。”但是,这样有意义吗?

      《DNA Live》中,有一段穿插了五月天这十年来的舞台足迹。168、十万青年站出来、你要去哪里、天空之城、离开地球表面……曾几何时,阿信还因每次现场都遭遇大雨而被戏称“雨男”,五月天泪水、汗水、雨水夹杂的画面猛地让我有点恍惚——啊,十年就这样过去了吗?

      “我和你都约好了,要再唱这首笑忘歌。”台上的五月天信誓旦旦,但请问,你、我真的有信心吗?

    (腾讯:http://ent.qq.com/a/20100419/000319.htm)

    分享到:

    评论

  • 他们的歌,永远听不厌。但是不得不说,有的很经典,有的很一般。由光芒四射到归于平淡,似乎是流行音乐界几乎所有人的通病。而且,已步入不惑之年的他们,再青春激扬好像已经有些不地道的感觉,但要转型又是多么艰难和冒险的事!这是一个必然的尴尬。
  • 不管怎么样,五月天已经在我心中占据了不可动摇的地位,只因为他们的歌一直陪我度过了最迷茫苦闷的日子
  • 某主唱明明长了一张台客脸
    日系。。那是凹出来的吧

    另,博主是不是很久没有去他们的live了
    至少DNA上海场的时候热血仍在
    在“我”出来的时候,“候鸟”出来的时候,某主唱脱鞋站在音箱上“志明与春娇”的时候
    感动甚至比finalhome,地球表面系列更甚
    DVD么。。么啥感觉。。就是一记录嘛
  • 我也多想让五月天像在《相信》里唱的一样:现在是2001,永远的2001。
    可是我却是在2001的八年后才喜欢上他们。即使这样,我与五月天仍是同步的,因为我到了他们01年的年纪开始疯狂追逐他们当时优秀的作品。
    希望,希望什么呢!希望他们能被时间老人遗忘,没有被拖拽着往前走。
  • 话说几年前还经常在TOM看你的评论来着呵呵
    回复Danieluu7说:
    您还记得哦……真是我的老读者了。
    2010-04-21 10:02:31
  • 话说几年前还经常在TOM的音乐频道看你的评论来着。。。
  • 总是觉得五月天为了不偏离商业航道放弃了很多出轨的机会,曲子越来越儿歌,歌词越来越口号
    但又不甘心的想着,阿信,勇敢的把真实的那个你拿出来给我们看吧,即使回不去疯狂世界,也多给我们一点盛夏光年
  • 总是觉得阿信为了不偏离商业航道放弃了很多出轨的机会,最近的歌曲越来越像儿歌,听着越来越像口号。
    但是心里还是想着,阿信,你没有真正的你展现给我们看啊,五月天是乐队不是清纯偶像
    何不稍稍出轨呢,多给我们一点盛夏光年
  • 刚才看到他们最近一个访问,阿信说:一路走来五月天的音乐其实早就产生了很大的改变,陪我们十年的歌迷也一定听得出来了嘛。至于未来会怎么发展,我们只能说我们对人生一向不规划。那如果没有办法规划人生的话,就没有办法规划音乐的走向。创作比较像一个野孩子,你越想管他他就越叛逆。你不管他的话呢,他还是叛逆,他也不可能循规蹈矩。那干脆就不要管他。
  • 无论内容我是否同意,还是觉得写的很诚恳。超越自己才是最难的事(详见《素人自拍》)。但是五月天做到了,只是不以你预想的方式或方向。生命在前进,每个阶段各不相同,快不得也回不去。五月天都把这些真是地写进歌里了,无论残酷与否。一个人怎么能要求三十五岁的自己还能写出十八岁时的文字?无论那个人多么喜欢十八岁的自己。
  • 爱他们就要包容他们,他们也确实在改变。改变得好,乐迷当然很高兴,变得不好,也只是暂时的。当然,我们作为乐迷的,就想我们的乐队永远都是那么棒的。但这是不可能的。C罗,梅西偶尔也会发会盹。但不影响他们天王的地位。

    我爱五月天,要和他们一起走到他们再也唱不动为止。
    回复五月树说:
    我只看过他们校园场,还未看过售票演唱会。我的记忆一直停留在校园。
    2010-04-19 14:0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