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27

    处子秀之后的碎碎念

    第一次登台唱歌不知道要追溯到什么时候了。但对于我来说,这一晚的意义在于,这是第一次完整地去唱自己的歌。

    由于来的大部分都是朋友,因此对我很宽容,而且鉴于我的kuso演出风格,一些小节估计大家也不会太介意了。只是可惜,在唱完《飞了》之后,胃又开始不舒服,手又开始剧烈地疼痛——前一晚弹了太久——导致最后,左手僵硬,很多间奏过门尾奏弹得都乱七八糟。

    西非话好中意我在每首歌间隙串场说的话,其实我自己都不太清楚到底说了些什么。我几乎纯粹地按照时间顺序把我写的歌一路唱下来,然后这其中展现的是,或许就是自然和本色,包括我这两年时间的不断变化。至于我的音乐风格,民谣英式还是小清新之类的,就不太重要了。反正有一个词叫做singer-songwriter不是么。

    最后明白小匡以前说过的话,每一场演出过后,立马就会忘掉,包括自己在上面所说的很多话。

    感谢主办方西排,及每一位来宾。

    另外,给一个链路到iphen的所谓卓华饭局,在咏乐汇后的又一个山寨版。这一期是嘉宾。

    分享到:

    评论

  •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