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16

    这一夜,关公战秦琼

      首先,我在此对已走过十年的华语音乐传媒奖说一声:生日快乐。


    Kay妈竟然不走音。

      在获得某著名汽车品牌的赞助之后,华语音乐传媒奖在第十个年头的时候终于迎来了有史以来最体面的颁奖礼。对于任何单位、团体或个人组织的奖项来说,一场体面的颁奖礼永远都是最重要的,无论这个奖评得再好或再烂,没有像样的地面活动,没有能撑得起关注度和收视率的到场明星,其它都是白搭。这一切的前提是,你要找到一个肯掏钱的主。但是,当主儿掏了钱之后,事情的发展又必须被妥协,这点我们后面再说。

      或许对于许多乐迷来说,华语音乐传媒奖还“算是”一个有影响力的奖项。一方面,参与该奖项评选的囊括了国内第一二三四五代的(摇滚)乐评人,他们(或不置身事外地说我们)对非主流音乐的不遗余力的力挺,这些都是资深乐迷们喜闻乐见的。当然,颜峻老师在好些年前闹出的那场义正言辞的退出声明后,留下的空白总是有那么一点的遗憾。另一方面,由于主办方南方都市报及南方报业集团在国内传媒领域中领军地位,其企业形象还是能笼络住一批对“媒体”二字有抱负有信仰有向往有追求的四有青年。但在当晚我冒雨前往颁奖礼举行地点广州体育馆的时候,我的女朋友说了一句:啊,这个奖办了十年了吗?怎么以前都没听说过?我相信这道出了大部分普通歌迷的心声。

      这一晚,广州遭遇了五月份以来的第三场特大暴雨,汽车变成了汽艇,一直没有收敛的雨势让体育馆的顶棚总是断断续续地发出震耳欲聋的响声,以致在舞台表演的间隙时间场内观众总会下意识地往头上看,多少也是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在简单的客套话之后,颁奖礼开始。第一位上台表演的最佳国语男新人奖获得者刘东明,只是一上来场内音响就出了点问题,贝斯一直没声音(注:现场调音台处看到了海逊,因此我便想当然认为沼泽是负责本次音响的。后邮差告之我,负责场上乐器和音箱是两班人马,一直出现的状况不能全怪沼泽。然后海亮亦在QQ上给我留言,他们只是负责舞台设备,场内音响不是其工作范围。在此郑重道歉了)。随后放伴奏带的最佳女新人获奖者徐佳莹则表现得整体感强一些,《身骑白马》中规中矩。作为去年的一众女新人中,她的获奖应属众望所归。

      作为南方报业集团的嫡系,五条人理所当然地获得了最佳新乐队奖。仁科和阿茂在台上让人感觉很欢乐,这不仅因为他们的潮汕口音。前几个小时还在大学城南村的他们,不知是否跟我一样是坐着大学城专线一号线过来的吗?他们这次唱了一首《道山靓仔》,和刘东明一样,阿茂最开始的吉他又没有声音,但他依然弹得很开心。


    感谢国家,感谢林宥嘉。

      作为一场兼容并包的颁奖礼,台下的观众似乎在不停地被颇换着频道,从龙卷风到in粤风再到洋巅风。一阵是粤语最佳女新人余翠芝的典型Canto Pop,一阵又是汪峰充满霸气的嘶吼;一阵是来自古城西安黑撒带着浓重的羊肉泡馍的说唱,一阵又是陈奂仁地道的Smooth Jazz.演得最好当属宠物同谋,冯海宁咄咄逼人的气场,充满了时尚性和娱乐性的演出形式,短短的五分钟的演出已让人回味无穷。我开始遗憾在北京时没有来得及去他们的现场。同样惊喜的是来自青海湖畔的代青塔娜,其一丝不苟的演出态度和无懈可击的唱功都散发出专业性的魅力。感谢林宥嘉,感谢张敬轩,感谢陈绮贞,如果不是你们的强大号召力,不会有这么多的人在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听到音乐世界里的另一面。

      获得最佳摇滚艺人后继而获得年度国语专辑的汪峰再次上台演唱。他说,华语音乐传媒奖的前几届,自己已经拿过奖,他清楚,这是一个有良心的奖项。汪峰绝不是一个个别,在化作鸟人飞得更高之前,在他尚未被市场认可前,但在乐评人心目中就已经占据了一席之地,包括现在如日中天的陈老师、陈珊妮,都是传媒奖的老熟人了,多少印证了“今日之独立,明日之主流”这句话,也多少为这一由独立乐评人导向的奖项之前瞻性贴了几块金砖。

      但台上总有一些不和谐音,比如年度最佳粤语专辑竟颁给了Swing的《武当》,我自己也替台上的哥俩难堪。就像当年许志安凭借《美中不足》获得当年“叱咤乐坛至尊歌曲大奖”,遭到全场观众劲嘘,该歌曲填词人黄伟文在领取“填词人大奖”时表示:“我宁愿拿不到奖,人家替我不值;好过我拿到奖,但大家觉得我不值!”二度上台的Swing就有这种感觉。


    陈老师当晚吉他频频出锤。

      主办方最后颁发的“百佳传媒”奖项,得奖的包括“年度最受瞩目男歌手”张敬轩、“年度最受瞩目女歌手”谢安琪、“年度最受瞩目专辑”王菀之,再加上“世纪十年奖项”中“世纪十年卓越粤语歌曲”《My Way》(张敬轩)等等,无须解释大家都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正所谓拿人的手软吃人的口短,办得起这么一场声势浩大的颁奖礼,自然要坦然接受这些事情。可惜的是本想现场看一次张敬轩用骚到找不到北的方式唱《Yes or No》,可惜他只唱了烂大街的《酷爱》;可喜的是谢安琪很有骨气地唱了新专辑中的《活着》,身为香港三大走音天后之一的谢走音竟一点都没走音,不容易不容易。

      颁奖礼最末还准备了一个十层大蛋糕,让诸多明星一同上台来庆祝。这么一场汇聚了失业青年、选秀冠军、富二代、少数民族同胞、美籍华人、朋克教主、独立女王、师奶天后本身就是一锅寿喜烧或乱炖都不能形容的热热闹闹的秀。你无法想象黑撒跟Juno在后台不知道有没有什么交流,但你可以从最后的祝酒仪式的新闻图片上看到这一幕:左边是虚怀若谷的左小祖咒,右边是小家碧玉的王菀之。

      这是一场多么精彩的关公战秦琼的好戏。

    (http://ent.qq.com/a/20100516/000187.htm)

    分享到:

    评论

  • 既是独立乐评人为主的评审队伍,就势必造成swing被摆上台的笑话。术业有专攻,如果这个奖要既要兼顾独立,又要兼顾流行,那么还是要在流行这块评审更有公信力才是。
    回复uic说:
    所以我才说,关公战秦琼了。

    年度最佳粤语专辑,要摆姿态,选my little airport不是更好?
    2010-05-17 13:32:50
  • 既是独立乐评人为主的评审队伍,就势必造成swing被摆上台的笑话。术业有专攻,如果这个奖要既要兼顾独立,又要兼顾流行,那么还是要在流行这块评审更有公信力才是。
  • “香港三大走音天后之一”,噗,其中有一个是千Fa么
    回复black说:
    谢走音,邓走音,还有一个是谁来着我忘了。肯定不是杨走音啦。
    2010-05-17 13:3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