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21

    【补遗 刊于12530】高晓松之时间没有等你我

      距离《青春无悔》十四年后,高晓松出落成一个满脸坑坑洼洼的中年胖子,混迹在各种选秀节目的评委席上,似乎没有人再去介意过他曾经作为旗手的那一切。时间没有为某人而停留,在《万物生长》的唱片文案里,高晓松依旧保留着他的知识分子的高傲与自恋,以及类似王朔的京城痞气,但新成长的歌迷如他的爱徒曾轶可的“可爱多”们应该不会对此买单。那么,谁会喜欢这张《万物生长》呢?

      依旧还是渐入而立或者已经踏入并跨越着而立之年的我们。和《青春无悔》一样,《万物生长》依旧是找来了一班朋友们配唱。老狼《一个北京人在北京》依旧有着老狼式的朴实,即使狼哥已经淡出了主流乐坛、和地下音乐人们挨得更近,但他的心态很好,作品也保持着一贯的高水准,不浓不淡,刚刚好。在一众老名字当中,谭维维算是年轻的血液,《如果你》编曲和旋律、包括谭维维学院派的演绎都不得不让人想起另一位高老师的嫡系——叶蓓。这已经不是白衣飘飘的年代,这是钞票飘飘的年代,虽然谭维维很努力,但留给我们的只剩下唏嘘。《一叶知秋》是高晓松在五六年前的作品,当年作为新人出道的、还未走上性感之路的阿朵曾经在现场演绎过,如今陈楚生接过这杆枪,远远不止“一叶”耳,歌声中物是人非的无力感扑面而来。或许是先入为主的原因,刘欢、杨坤甚至水木年华在内,他们的演绎都让我感觉不太对味,尽管高晓松当年赖以成名的学生气已经被磨平,但毕竟还尚有残留一丝的青春尾巴,如你在高晓松本人演唱的《旧的童年》中听到的那样,淡淡地去涂抹昔日遗老遗少的尊贵,但刘欢、杨坤在气质上确实相去甚远。

      总之,这是一张献给高自己、还有曾经青春过的那些人们。时间即使洗刷了理想,但青春依旧被定格在某个时刻与时空里,所有东西都改变了,但有些东西却一直都在,这其实是“万物生长”真正的含义。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