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5-25

    麦浚龙《Nothing Lasts Forever》:不只是富二代

      流行歌手身上都贴着各种标签,让不足够了解他们但又要谈论他们的人顺手拈来,就如陈奕迅是二代歌神,谢安琪是草根天后,杨千嬅是大笑姑婆,陈冠希是摄影大师。这些标签对于歌手而言,有时是公司便于宣传故意打的包装,有时则是一个甩不掉的包袱。

      作为向主流音乐say no反复尝试音乐其它可能性的香港歌手,作为把时尚理念和音乐电影融合行销的行业潮人,作为闲时只在家中煲碟听歌的文艺青年,麦浚龙身上的标签却只有一个:富二代。

      富二代麦浚龙(说起来和花和尚鲁智深一样顺口)最近和日本动作片女星苍井空合拍MV《超生培育》,这个MV着眼恋物和恋尸,影像风格大玩cult片路线,歌曲则收录在麦浚龙4月份推出的新歌+精选专辑《Nothing Lasts Forever》。而据说,何超仪投资的《剖术者》已在香港粉岭开拍,麦浚龙和苍井空还将在戏中缠绵。此外,再加上迄今为止他参演过的三部电影,发行过的十一张专辑,创办的Chapel of Dawn潮牌,麦浚龙正在事业黄金期上拾阶而上。搭造这个阶梯,无论用的是真金白银,还是实力运气,我们都不要急着下结论。

      让时间一点点往前退。

      09年是麦浚龙成绩单上的高分年,《弱水三千》为他赢得了香港各大颁奖典礼的认可,其所在专辑《天生地梦》探讨生死轮回,谈佛道禅,是一张港乐概念专辑。玩主题,玩暗黑,麦浚龙的个人品牌多年来不偏不倚,基本原则坚定执行。我们顺藤摸瓜,很容易追溯到07年的《Chapel of Dawn》。

      《Chapel of Dawn》至今为止仍然是麦浚龙的拳头产品。终于有一部分人,从这张大碟开始撕下富二代的标签看看这个人的内心戏。结果,他们惊艳于诡谲的电子乐、哥特式的曲风、话剧般完整的故事架构、称身合体的制作班底,以及一种被称诚意的品质。香港遍地歌手,没钱免谈诚意,统统沦为唱片流水线上的扯线木偶,至于有钱人家,铺钱出EP潇洒走一回的不在少数。麦浚龙有幸是个例外。很难说清楚青山大乐队、人山人海、Pixel Toy、林夕、黄伟文、周耀辉这些幕后英雄与麦浚龙的联姻,是政治婚姻还是情投意合,这注定是富二代瓜田李下的处境。

      这数年间,麦浚龙把暗黑系的个人品牌扩张到电影圈和时尚圈。他拥有与B级片相称的外型身段和品位爱好,这自然不难与彭浩翔等恶趣味之人一拍即合,拍罢《破事儿》和《维多利亚壹号》,他自己执笔重口味电影《剖术者》的原创故事,并找到何超仪投资(毫无疑问,这多亏了富二代之间的良好情谊)。一个天天在家煲cult片的影迷,最后自己披甲上阵,我们隐约看到了梦想的催化剂。就像麦浚龙自己所言“我喜欢变态戏,如果要我拍戏,我第一个会找浅野忠信,你说我暗藏杀机?不如说我收起自己的理想,我的目标可能无人知,但我一天不完成它,便一天不会心息。”


    麦浚龙早前接拍的广告硬照彰显独立姿态。

      时间再往前退一点点,这时他不过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手握数百万的制作费和宣传费迅速成为环球的力捧新人,并在舞曲和情歌糅杂的专辑中力求多几首派台,多几次亮相。当廿岁的他唱着耿耿于怀,与吴日言一起穿梭在香港街头,你无法知道他除了青春还有什么抢眼。现在看回去,那原来是一个潜心蛰伏的年轻人。

      至于新歌+精选《Nothing Lasts Forever》,麦浚龙故意把旧歌放在新歌之前,是一种见证自己蜕变的方式。除了老搭档林夕周耀辉,麦浚龙的新歌找来了方大同,制作班底一如既往的扎实靠谱。在专辑中,环球时期作品《有人》和《没有人》是普通的canto-pop,但黄伟文巧妙的相反笔法,仍然是匠心别具。随着《耿耿于怀》这首大热KTV情歌的过渡,专辑来到Silly Thing时代的诡秘曲风。《雌雄同体》作为一首在主流和实验之间游刃有余的作品,当年为麦浚龙的转型起了个好头,专辑后半部分的《借火》、《吃鲸鱼的人》、《林民龙》、《写得太多》,都是逐渐开始叫好又叫座的作品。值得一提的是,专辑并没有收录《Chapel of Dawn》以及《天生地梦》的曲目,从另一方面支撑了这两张概念专辑各自的完整性,拒绝断章取义的解读。

      这样一个风格鲜明的富二代,若去《非诚勿扰》,不知道灯会熄灭几盏。

      不过幸好,我们还是很容易把他和其他富二代区分开来。

        (http://ent.qq.com/a/20100525/000611.ht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