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04

    都是新垃圾 感谢郭嘉

    贺愉老师曾经在许多许多年前的《非音乐》年终特刊中写了一篇《都是新垃圾》,这个标题可以囊括一切,包括今日的图书市场。

    都是新垃圾,这可以是我现在已经几近不读书的借口。最近一年读的只有《来自民间的叛逆》,手头上的《活埋蓝调里》看了一半有点几近放弃,看了电影之后又找来小说读的是《禁闭岛》,还有电子版看了几本东野圭吾,包括《白夜行》这些大热。发现自己很功利了,要么就是看跟音乐相关的,要么就是小说,还要是悬疑的,纯文学的东西几本不碰。想当年我还是如假包换的文学青年。

    上周末某晚,因为李少红版《红楼》预告片即将放出,然后睡觉前同细细一直谈《红楼梦》,内容涉及刘某人的秦学,曹学,版本学,索引派等等,然后一直聊到2点多才睡去;从宝玉到底是不是两次出家,为了什么,讨论到后四十回到底怎么了,京城的圈子是否有读过这完整版,圣上是否知道曹家后人正在写着这么一本政治小说,高鹗是不是御用文人,是不是奉领导的意思把后面抄家的改写成通行本的样子,不然他怎么可以如此续写如此在前文删改了这么重要的部分处处到肉。等等等等。

    实际上,如果我们愿意的,每晚临睡前都可以以这个作为话题,问题是这样有点太扯淡了。实际上也证明了另外一个事情——当下图书市场的悲哀。

    前些天跟细的一个大学朋友吃饭,以前她是做出版的,后来转行做了杂志的广告销售。言谈中,她表示了觉得出版社的工作没有什么前途。我说,是这个行业没有前途,这个郭嘉没有前途。比如说,翻译千字30元,能翻译出什么蛋蛋来?然而领导更喜欢翻译的作品,对原创、尤其是新人的原创持保留态度——这个很容易了解了,译作,怎么说也有一个东西摆在那里,国外媒体也报道过了,推广起来也容易,成本也低,风险也小,我是领导我也提倡大家搞译作。

    这样的直接后果是——原创都是文字消费品——都是废品——译作水准参差不齐——我现在也后悔买了《活埋蓝调里》了,尤其是译者说自己并不是太喜欢乔普林。

    出版业的式微跟唱片业的完蛋有一点类似的地方,就是大家觉得这个东西不值这个钱。一本书20元都很多人喊贵,正如一张CD要卖20元大家也喊贵一样。大家觉得书就是成本几块钱,CD呢,更便宜了。他们不知道其中所蕴含的价值,对文化对精神根本就有概念,我以前一舍友后来还考上了现当代文学的研究生,就是持这个书应该两块钱一本的概念。

    对文化的漠视,对精神生活的无视,跟整个社会对物质和经济的追求是一样的。我从来不反对追求物质,但人生在世除了吃喝二字还是应该有其他的,正如一个水杯塞了几个高尔夫球之后,还应该再塞点沙子、咖啡,这样的人生才完整。

    问题是,郭嘉用每年的GDP增长率言传身受地引导了整个社会的走向。

    我不知道是不是郭嘉要求出版社都承担这个垃圾厂的功能,不然为何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中国的文学领域会一片空白,只有屈指可数的如《活着》可以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依然能被人提及。哦,还有阿来、阿城,也是好作家。

    如果多出这么一些好作家,郭台铭让员工人手一本,规定还要写读后感,富士康的跳楼率可会降一些。当然也可能不会。

    小时候一直不明白为何国外媒体会把此和焚书坑儒相比较,但我现在越发地感受到了,稳定压倒一切,GDP压倒一切。文化?越有文化越反动,给我我也这么干。

    分享到:

    评论

  • 好吧我发现了链接……
    回复jetty说:
    自动链接……
    2010-06-07 15:2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