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6-05

    张敬轩《No. Eleven》:不改旗不易帜

      赶潮流是流行歌手的本能,从上世纪90年代以黎明陈慧琳为代表的香港乐坛电音舞曲,到新世纪第一个十年以陶喆周董为代表的台湾乐坛R&B风潮,总有一些歌手风格和作品成为他人的风向标。时过境迁,如今工业化产品已经不吃香,小独立和小情调如雨后春笋。听众们卖帐的是个性,就算是主流歌手,也得想方设法搞个性包装,赶个性这波潮流。于是,个性和潮流,就像李逵和李鬼一样说不清楚。

      港乐一直立足于浅显易懂的旋律,情深意浓的歌词意境,然而这个时代深情不值钱,平庸很可耻,香港乐坛就是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加速衰败。何韵诗、麦浚龙等一众歌手已经致力于主题概念大碟的挖掘,各种曲风剑走偏锋,姑且不论好坏,但这显然已经不是港乐旧貌。香港歌手一直在潮流的更新换代中寻求出路,谁都不甘心沦为旧时代的情歌发声机。但张敬轩却是守在传统港乐阵地上的人。从《笑忘书》开始,他的歌曲慢慢消却了内地特色,努力跟香港乐坛融为一体。他在媒体前面从不掩饰对卢冠廷、徐小凤等旧时风物的留恋,并在近两张专辑中坚持加入老曲翻唱的部分。不可否认张敬轩在R&B、SOUL等风格上都有涵盖,但是每张专辑中字正腔圆的咬字以及港乐为主的格局,都让这位歌手留守在老阵地里。在张敬轩的历张专辑中,听众几乎看不到华丽的文案包装和主题设定,曲风也一直处于主流保守的状态,大热的《酷爱》、《樱花树下》、《余震》等作品,卖点都是港乐旋律和张敬轩的过硬唱功。环球一直要打造其唱将形象,让买CD的歌迷招招见真功夫,选歌上也不敢往新奇处探路,《No. Eleven》自然也是一贯路数。

      《No. Eleven》意谓张敬轩的第十一张个人专辑,以港式情歌为主,Edmond Tsang、林夕、C.Y Kong、周博贤、Ted Lo等制作班底,决定了大致格局与过往专辑无大出入。《春秋》和《衬》均是在旋律方面下足功夫的派台作品,是成为轩式情歌代表的备选曲目,两首歌都言“惨”,一首是苦恋之惨,一首是单身之惨,编曲均精致讲究,明显是专辑的主打产品。在特色产品方面,专辑里的《诗邮寄》和《茶想曲》,R&B和JAZZ各有涉猎,与小克、黄艾伦等词曲作者也是张敬轩的新尝试。环球用老人带新人的方式,在《石径》中打包张敬轩和麦家瑜,二人配合默契尚可,歌曲风格也清新讨好,不难成为继《手望》后K房里的又一对唱大热。《摄氏零度》带着作词人潘源良的旧风骨,带出港乐词作一贯的深情温软。《隔夜茶》、《怎么可》没惊艳没失望,专辑就在一番情深意切当中过完所有新歌。

      张敬轩是一个很努力的艺人,努力程度清清楚楚地表现在声音里。在专辑里,他的唱功常常要盖过词曲,成为听众首先注意到的要素。低音的颤抖,高音的亢奋,每个副歌部分的大张大合,张敬轩都亲力亲为,不乐意借助后期的整修。在年初的十大劲歌金曲颁奖礼,他更在台上把《yes & no》唱到青筋现形,海豚翻滚,入戏程度让阿Sa在台下失笑。在歌手的敬业、专业程度上,张敬轩完全拿了高分,然而独角戏往往都会有难以为继的一天。

      就像张敬轩所言,除了黄伟文以外,他有幸常常与众多一线词曲人合作。但抱歉,似乎几年来C.Y Kong的最好曲目给了陈奕迅,林夕的最好词作给了杨千嬅,周博贤的最佳监制给了谢安琪,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缪斯女神”,每个人都没有把最好的创作水准交给张敬轩。在这张《No. Eleven》中,问题最为突出。林夕在陈奕迅的《一丝不挂》后,写出《春秋》,这个题材上已是强弩之末;周博贤在《石径》和《怎么可》中平庸的叙事和意境,遣词造句上已经失尽谢安琪前期作品的自然流畅;潘源良的《摄氏零度》亦早不及当年情怀,再者“怎么方可叫爱重燃,从零度再起升向未來”这种歌词,已经随着时代语境的变化显得残旧。每个站在制高点的歌手,必因得到一流创作人的宠爱,王菲、陈奕迅等等,无一例外。要在不失不过的现状中更进一步,做出有突破性的佳作,张敬轩就必须获得一线词曲人更劳心劳力的关照。话说到此,必定绕不过张敬轩的创作问题。除了一线词曲人以外,张敬轩自身的创作作品一直受人期待。从《断点》、《My Way》、《孤单公园》到近来的《故园花茶》、《Yes & No》,张敬轩的创作水平并不寒酸,并且已经承诺自《No. Eleven》后会推出一批创作作品,一定程度上回归唱作人角色。但是,对于现阶段的张敬轩,仅靠个人作品显然力量有限,毕竟这只能在粉丝范围内获得口碑。尽管曾与王菀之、方大同和张继聪被称为“唱作四小强”,但如果看到张敬轩掣肘仍在词曲上,那么仅凭一人之力难免乏术。

      《No. Eleven》对于张敬轩是一张远远未够的专辑。回顾乐坛一哥陈奕迅的历程,在一番情歌摸爬滚打中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个性选择,而古巨基尽管目前经历着易帜阵痛,但当初令其大振旗鼓的,是《游戏基》、《HUMAN 我生》等一系列主题完整的专辑。如今,唱功和深情已经是歌手最不值钱的卖点,题材多样化、主题个性化,是乐坛潮流的大势所趋。如果张敬轩要沿着自己路线走下去,除了更精良的词曲以外,更需要耐得住潮流以外的寂寞。倘若这只是环球唱片确保万无一失的策略,那对于唱过《骚灵情歌》、《迷失表参道》的张敬轩来说,是一个误判。

    http://ent.qq.com/a/20100604/000663.htm

    分享到:

    评论

  • 轩仔选择放弃唱作人的定位,而选择成为演唱悲惨情歌的歌者是其成功的蜕变。要想在香港乐坛有一席之地,必须唱林夕,Wyman,Edmond Tsang、林夕、C.Y Kong、周博贤、Ted Lo等所作词曲。香港乐坛没有适合唱作人生存的土壤,轩仔只是适应了这种生存方式。至于论唱功远远不能比拟Eason,但好在轩仔够勤力。支持暂居香港的广州仔,张敬轩。
    回复Kevian说:
    看来是hits的铁杆粉丝哈哈

    我觉得yes and no很有喜感就是了
    借用sean的话,hits的创作其实很幼稚……
    2010-06-09 16:0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