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19

    【Y-MailBox】万芳新砖解读|乐评为什么不多谈歌词|如何欣赏窦唯

    来自:飘洋过海
    时间:2010-07-01

       万芳的声音有一点模糊,看着慢慢出来的那三四个MV我就明白了些。这几年她在台湾的电台里培养出了雷光夏的气质,走灰色地带。
      
       《我们不要伤心了》,写一种离别,一种安慰。歌名直白得仿佛是一种新文艺范儿,跟什么电影《我们天上见》一样让人觉得有新意。

       MV开始是巷子口两个女孩在等着后面的伙伴一起上小提琴课,勾起了三缺一的伤痛。两身黑衣,纪念着因为感情而轻生的伙伴。昨天在坐在这里,还在欢笑。沉默的女孩那一段没看懂,应该是女孩买不起小提琴,如同陈老师以前那样,伤心卑微。钟欣凌扮演的小提琴老师很感性,一直觉得这样的胖女孩去当谐星很心酸。年轻人看着老板多给的卤蛋,在狭小的房间里燃起了对未来的希望。对淡淡的温情总是有克制不住的感性。不知道男生会不会。

       《看见快乐对我笑》,写一个自闭的男孩,失去了什么,在孤单的房间吹气球。主色调是橙色,代表温暖、微笑。
      
       整个专辑给我的感觉就是,失去固然痛苦,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当然这种痛苦趋向于是生命的那种。每次去殡仪馆的时候,夜深的时候,就能勾起这种感触。
      
       金曲奖评审有个叫做王介安的,以前有在中广流行网做主持人,做这一类深夜疗伤主持人的。我整个青春期都在听他的节目《星河夜语》。后来陆陆续续有万芳这些人。还很小的时候,我在靠近台湾的泉州小农村用收音机可以清晰听到这种电台,感觉挺好的。后来这个拿过金钟奖的节目随着电台的商业化消失了。

       所以当乐评人一律把台湾玩青春的民谣都叫做小清新的时候,还蛮伤心的。有一些当然就只是一般的小作品,但是有的歌词写的东西还蛮值得我们思考的。虽然我写不出那种感觉。这个给你新开的栏目做点参考。

    ————————————————————————

       我的男朋友听的是王力宏,跟我在音乐上没有什么话好说的。王力宏把音乐中的编曲和制作玩得很爽,但是显然这位ABC的歌词永远只能在烂俗的爱和唯一和 FOREVER中跳跃,别人帮他写的就好多了。
      
       陈升的话我知道他玩的很爽歌词写的很棒,可是我想不通他现在的曲是高深了还是怎么了,还是说手被打伤后对曲要求就不多了。或者是老了,唱美声的那种感觉多了起来,口齿有点。。我觉得他现在最好制作那种类似于ELLE特辑那种,类似于深夜旁白的,类似于陈绮贞的DEMO3那种,然后出书(我有买他的书 9999 tears)。虽然说玩的爽,但是旁人我很困惑。我觉得萧煌奇现在在顶替他早期的位置。《爱做梦的人》,我是闽南人,我听得懂,哈哈。很棒。

      可是不说真的不太懂 诚如梵高的画,几米的画,看着看着有心疼的感觉。梁祝的音乐,听着听着有遗憾的感觉。可是我的词汇确实如此的模糊。联系作者生前身后确实能扯不少东西出来,可是感觉还是写不到点上。为什么对一个作品要负载这么多没用的东西呢。
      
      每次乐评写编曲的时候,我除了看得懂,这首歌原来是这个风格,加了那个乐器以外。我也没有多少斩获。

       金曲奖虽然广受批判,但是我每次最认真的,不是看金牌大风买奖(还记得华纳本来不报名的吗?可能就是竞标不到金牌大风郑东汉的那个价位所以差点放弃,后来不是黄小琥、方大同他们都没有去,萧敬腾不过是因为要让新人出来混一下,没拿奖也不丢人)。看的是那些原住民啊,什么丝竹空爵士团啊,有的时候,这种专辑买不到试听不到,反而很渴望看到他们做音乐的热情。黄韵玲啊,萧青阳啊,李欣芸的那张《故事岛》我深深的被封面的美感震撼了。能不能以后乐评的时候多评价下对这些的赏析呢?因为我只能感受到,但我很外行。

    ——————————————————————————

       外国的我是几乎听不下去的,左小祖咒地位很好,但是我也不懂。窦唯的纯音乐,我也听不懂。去了一次热波,吴卓玲那女的在台上操人的骂,下面观众吹口哨让我一个人觉得很无聊。这些都是一等一的实话。内地装B太多了,台湾装人装得太童话了(卢同学为代表,你不信我也不信的那种KUSO,不过他们素质真的比较高,从不同电台点播的歌曲以及CALL-IN观众的素质对比就知道了),外国的,打比方,我听了一个什么热波的Reptile and Retard,从头到尾都是I LOVE CHINA ,she is a beautiful country,YEAH...yeah~~都没有歌词的。台下一群16岁左右的90后一身时尚,老成的抽烟,让我这种冲动跑去成都的人觉得自己跟土猴一般。一群人在装。公益是幌子。吃饭需要票子。垃圾满地都是。就是一群废物在搞奇怪的事情。痛痒我欣赏不来,树子还挺喜欢。
      
       我作为一个外行人,我深深感觉不到这种音乐靠近了我,觉得很疏远。听一听万芳,听一听张悬,听一听萧煌奇,反而才能感觉的这些歌词是真心地拥抱我。至少我感受到了那种意境。如果你有招数,请你教我,怎么对左小祖咒的音乐入手,怎么对窦唯的音乐入手,难道我需要去学习五线谱才能理解吗?
      
       把多年来的困惑解释给一个乐评人,我心满意足了。谢谢你听我唠叨。有空写写万芳的乐评,她本身无娱乐,也不要写她的滚石时代,更不要写千篇一律的东西的话,就写写这张专辑以及你的人生领悟。这个会不会很苛刻啊。不是要求,只是期待。我自己期待我以后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乐评人。

     

    发往: 飘洋过海
    时间: 2010-07-01 15:18

      感谢你的解读。《看见快乐对我笑》是不是很俗的一首歌呢,但我觉得这首歌的歌词、旋律、编曲是万芳这张专辑最自然的一首。只是我看到万芳在房间里面的蹦蹦跳跳,想到她都快50岁的人了,就不由得菊花一紧。所以还是不看MV的好。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同的理解。
      
      我小时候对音乐兴趣不大,更喜欢看书,听电台的时候,听的也是小说连播,武侠梦,没有像你这样的机会可以听到外面的声音。直到大学时候才开始对音乐感兴趣,所以这方面我很晚熟。原来按照我的中文修养,对歌词应该很敏感才对,但情况却似乎并非如此。我听得最多的反倒是英语、法语方面,尤其是法语,根本不知道在说啥,但我能感觉到里面所传递的情感。其实我英文也很烂,四级考试考了五次加起来总分不超过200的那种,所以英文歌曲我也是听不懂的。所以我听歌常常不求甚解,只听个大概。
      
      老外流行歌尤其是R&B太逗了,通常就是爱来爱去就完成一首歌,首首歌都一样,其实这个角度来说王力宏还真是蛮纯粹的一个 R&B歌手。关于歌词的看法,我写过一遍《写词的那些事儿》,你可以看看。升哥的词我在里面提到,是很个人化很男性化的词,他把男人写绝了,就像李宗盛把女人写绝了一样。手废了之后旋律感降低,其中或许是一个方面,他现在确实没有那种让人怦然心动的某一个乐段了(不知道你注意到否,升哥的词和曲是无法割裂的),像“写歌的人假正经,听歌的人最无情”,这样的段子也是太少太少了。以前升哥是不少的。现在他更偏向于有句无篇的状态,跟黄舒骏当年很像,叙事散文诗入歌,肯定就是这样的。但他的重心确实是在这里。
      
      其实对于乐评来说,歌词是绕不开的一环,但目前许多乐评都很少去剖析歌词方面的涵义,反倒去说这首歌编曲如何如何牛逼之类,包括我本人也经常有这个改不了的坏毛病。究其原因,我想有以下:

    1,觉得歌词分析门槛太低,人人都能做,因此不屑;
    2,怕引用歌词太多,被人说骗稿费;
    3,好的歌词不多,需要费力去着重解析的更少;
    4,有的歌词太过隐晦,不少乐评人文化素质不高,自己都理解不来,何况说与人听;
    5,许多歌词需要结合这个音乐人本身的创作动机,这些信息需要从音乐人的访谈等内容中来,对于某些乐评人来说,这样太浪费时间了,他们可能一张碟都没听过一次,就要赶着写稿了,赶着在大家的热潮还在兴头的时候发稿了。

          我想这些就是乐评不太多去解释歌词的原因。
      
      说完歌词,继续解答你的问题。
      
      萧煌奇确实是一个一听就感觉很老派式的歌手,他的专辑整体而言水平不错,但似乎还缺乏一个能够像《身骑白马》这样让人有炒作点的东西。对于一个新人来说确实需要这样的刺激。
      
      唱片封面确实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好的设计会让人过目不忘。如披头四过马路,涅槃潜水等。李欣芸那张专辑确实是让人吃惊,我在看到实物的时候真是……只能说这样的封面就是为了拿奖么,完全是不计成本的设计啊。我以后确实也会多提提这些硬件上的东西,或者说,多提提综合性的东西。
      
      你说对左小祖咒有兴趣,但是听不下去,但这么多人说好听,这么多人力荐,想知道怎么可以听进去,听得出里头的妙处来,我的建议是——顺势而为。包括像窦唯、痛痒,其实无论任何音乐,你只要遵循一个原则,就是——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要相信媒体、乐评人、你的朋友。我妈到了后来也不相信这些媒体什么的了,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儿子从小就是一个大话精,这样的人就在社会上传播着声音,连自己老妈都骗,对公众还得了。音乐只需要忠于自己,做音乐是这样,听音乐也是这样。它毕竟是一个艺术形式,艺术就是为了表达的,既然你觉得无法对这种表达方式提起兴趣,那就找别的门路去。对窦唯不感兴趣,那就听张悬去,听万芳去。凭什么我非得要觉得窦唯好听?
      
      杨波曾经在一次面对面的交流中,讲爵士,然后底下有观众提问,杨波先生,您说了这么多,但我就是觉得阿姆斯特朗不好听,不知道这是啥玩意,我觉得克莱德曼好听,你能教我如何去欣赏阿姆斯特朗吗?结果杨波就说:你觉得不好听,就别强迫自己去听。看起来杨波貌似还有点生气了,这个不得而知,但他说的这话是对的,没必要强迫自己去听爵士,听古典。真的没有必要。某一天,你突然觉得好听的时候,再来听吧。何况不是每种风格都适合每个人的。我就不喜欢 RAP了(但最近我觉得侃爷的三部曲蛮好听的),我以前听迪伦、科恩都没听出妙处来,我以前也凡是电子都跳过,古典更是不要沾,但现在都成了两位老爷子的死忠了,其他的也慢慢听一点了。

          音乐是很私人的,没必要为了别人的看法去勉强自己的耳朵和听觉神经。


      About

      做一个信箱栏目,是需要鼓起十万匹马力和勇气的事情。“你算哪根葱啊”之类的关于妄自非大的冷眼,“到底有没有写信来呢”这个连自己都没底的问 题,两座大山足够让人打退堂鼓。

      但这毕竟是一个跟梦想有关系的事情。

      我的三大Dream Work:粤语足球评述员(偶像何辉);住在鼓浪屿上的自由作家(偶像连岳);让人深更半夜感动流涕的RPG脚本策划师(大宇)。而偶像之一的连岳其中有 一个重要的环节便是“我爱问连岳”,至今已是国内最受欢迎的信箱栏目。我没有这样的雄心大志,但坚信在互动中的双方是平等的。这期间不只是一问一答,而更 多是讨论和分享,而我们也不必拘泥于平日里的正襟危坐,只需要用最直截的方式传递彼此想法。“为大家提供另外一种思考的角度”是我一直以来的坚持,而“和 乐不问”则是另外一种比撰文更直观更有效的体现方式。

      在过往的时间里,有不少朋友非常热心地通过邮件方式跟我讨论各种问题,当然,以音乐为主,也有其他。感谢你们的肯定。而在此栏目的开始,我会把 这些以往的邮件整理出来(经彼此的许可),同时在此静候各位的来信。

      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与我联系:

      1,豆瓣·豆邮:http://www.douban.com/people/magicying/

      2,Email:magicying@gmail.co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