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7-25

    父母不是祸害,是你这辈子三分之二的爱

    如果不出意外,人的一辈子需要有两到三次的告别。父母是一定的,还有你的配偶,当然你可能会比你的配偶先走一步。

    最近在看耶鲁公开课《死亡》的时候,教授的一句话让我印象很深刻:了解死亡的本质能帮助我们更好地生活。

    因此我现在老去看人人字幕组更新没。

    这个星期,我的父母完成了骑行中国的旅途,回家了。从5月开始,到7月结束,从广东韶关到呼和浩特,再到漠河,北极村。有一天,工作日,中午休息的时候,在办公室,我在韶关家园的户外论坛看着他们的相片,看着他们沿途的人和事。

    他们写到:某天经过一个小城市,然后想跟论坛的驴友们分享旅途情况,然后就找了个网吧上网。网吧自然是黑蒙蒙的,都是技校生,在打网游之类,他们打着手电筒,抹黑操作。然后我很诧异他们是怎么样找到usb口怎么把图片上传上去,还有是怎么打字的。在家里都是用手写板,虽然我爸会五笔——但这是我小学时候,他上夜校学的,现在水平怎么样我当然最清楚了,打一个字都要半天。然后我看到他们写的一篇《网吧感想》,类似小学生作文的口吻,但是完全能够描绘和再现出当时的情景。

    然后我就突然掉下眼泪来。

    跟细细说,我很开心,又很难过。

    开心的是,我的父母不需要再为我操心,他们可以有自己的生活。一直以来我的父母就希望为我安排一切,要练字,要写日记,要学电子琴,等等。目前为止,我爸还一直沾沾自喜地认为我能够从事文字工作是因为他当年强迫我每天写日记、强迫我读保尔柯察金的功劳。但后来,到了我十六岁的时候,我开始不断地反抗自己的家里,不让他们给我买衣服,不让他们管我头发的长度,不让他们对我的生活进行指摘等等。虽然没有实际的沟通,但我一直在用行动抗拒,比如不再陪他们看春晚,只是埋头在电脑前面。尤其是在高三那一年,我的爸妈一直在忙着新房子装修的事情,连住都不跟我一起,也自然没有那些揪心的关心,和我同住的外婆自然也不管我到凌晨两点还在上网之类的事情。因此,在最后我可以自由地选自己想念的大学,弹自己想弹的吉他,做自己想做的工作。

    但我的妈妈依旧还是很为我操心,虽然她不太敢表现出来。在广州读大学,不过是200多公里,但算是我第一次出远门,第一年她老说,晚上想起我的时候会偷偷地哭。大学时请同学来家里玩,带着他们去丹霞山,然后我妈帮我准备了一堆的药品食品等,出门前递给我,我大发雷霆。在路上的时候,跟同学解释,我不想永远被妈妈照顾,要自己独立,一方面要从我做起,另一方面也要呵斥我妈的关心。人总是要自己去面对的。

    后来我妈就越来越不敢管我了。除非我开口,主动跟她说。

    大学毕业后,因为妈妈哭过三次。第一次是,一年的生日,电脑报废一周,孤零零一个人,走在街上。然后突然收到妈妈的一条短信,知道你的电脑坏了,给你汇了多少多少钱,装一台吧自己。生日快乐。第二次是我患了整整一年的耳鸣以及终身性的鼓膜内陷,广州中山三院的医生说再听耳塞再听什么摇滚乐你就聋了。心情很低落,一年后慢慢地好了一些,后又回家里复诊,妈妈陪着。这是一个周末,在楼下的医院看完,说没什么大碍,回家的路上,妈妈说,要不要吃什么水果?你爱吃香蕉,买一点吧。没等我答应,就自顾去买了。然后我开始背过身,面对着马路,开始拼命忍着又拼命忍不住地哭,但又担心我妈发现。这是我第一次发现妈妈老了,虽然一直做面膜,但脸上的斑还是开始多了起来,但她还是觉得我是小孩,还是这样地自发地去照顾我。回到家后,我把整把香蕉都给一口气吃完了。不知道是不是这样。第三次则是大学毕业后,在广州,一直找不到工作,当然其实是没怎么找。我害怕这个社会。某天妈妈突然给我个电话,问我最近怎么样,支支吾吾。然后她说了一句:没事,不行就回家里来。然后我说了一句,好,就挂了。接着就开始哭了半个小时。Anyway,我后来还是回家了一段时间,她也没见怎么为我上心,就是给我钱,让我买菜做饭去。

    好了,直到了这一次他们出门远行,我才觉得,真的不为我操心了。在为我操了22年的心后,她的重心越发地转移到我爸身上,然后我很自然低联想到,我们以后如果有了孩子之后,是不是也要是以ta为重心,直到ta自立了之后才能有自己的世界?

    每次同细番梧州,她的父母都会来接。然后有一次我跟他的妈妈说,你们年纪大了,不需要来接了,走的时候也不需要送了。她也不小了,会自己照顾自己,再不成我也会照顾她啊。你们不可能永远地照顾她的,反过来是她要照顾你们才对。

    说起来,我是不太习惯被父母“送”这种感觉。倒不是狠心,是觉得自己太狠心,被父母养育了之后就把他们抛开,自己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自顾自去了。

    但,这总是喜的。

    可我却又很难过。然后我把我的喜和难过,通过一条70字的短信发给了我的妈妈。她竟然还明白了。

    我说,我在开心之余,又突然觉得自己很孤独。觉得二十年之后,跟父母的关系似乎就不一样了,开始要自己去成为父母,这辈子中最重要的三分之二的爱变得淡薄了。父母一直操心自己,觉得很不爽;但父母不操心自己之后,又觉得很失落。联想到未来还要和他们做相继的死别,这心里就更难过了,所以就流泪了。当然我没把死死声这样的发给老人家,受不住,晦气,可我真是这样想的。

    上一周看了父母皆祸害的报道。我只是想说,免掉这个祸害,让你饿了没人给你喂奶,尿布湿了没人给你换才好。虽然是一个极端的说法。

    怎么会是祸害呢?

    分享到:

    评论

  • 最受不了这种文字了,每次必然击中内心。
    其实看到标题和开头就有数了,接下来的路数如何如何。这也不奇怪,描述真实情感的文字都是这样。不过还是继续看完,直到让自己被击中。。。
  • 喜欢看你的文章,祝开心
  • 很喜欢这篇日志
  • 以前他们给予更多唠叨的时候,自己却没有耐性,现在身在异地,发现他们给予的爱变得克制,知道他们想要自己独立,但却更怀念在父母身边的时光。
    回复神飞说:
    克制。我喜欢这个词。
    2010-07-26 09:13:24
  • 关注了你的大巴很久,发现原来是同一个地方的人。我父母亲也在前段时间到了漠河和北极村。
    回复神飞说:
    不是吧……莫非是一道的……?
    2010-07-26 09:12: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