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05

    知耻而后勇

    对广州人保护粤语一事,我始终没有抱有足够的热情和参与度。说:还说要做公共知识分子!这点觉悟都没有!

    上上周,江南西地铁口;上周,北京路;这天,又传来喜讯:西门口地铁站,一外地女子用普语向保安问路,不料保安却用粤语回答她:“广州人讲广州话,听唔懂就翻乡下”。结果这女子生气至极并向地铁工作人员投诉该名保安。目前,这条微博正在飞速传播着,绝大部分人都在叫好之,觉得这是一个很cool的事情。

    但我完全不认同。

    首先,必须澄清的是:我的母语是粤语,带着有强烈韶关口音的粤语;其次,从大学起我就生活在广州,中途随网易搬迁在京城住了半年,但还是回到了广州;第三,我现在还在东圃置业了。其实我真想继续留在员村,因为我喜欢这里操着粤语的老居民们,不喜欢车陂东圃那块全是外地人的感觉。员村是天河仅有的一块老广州的绿洲。其实我就想表达一句话——我不是外省人。

    我是客家人。我的母亲是粤北客家人,我的父亲是粤东客家人(河源),但诡异的是,我父亲的客家话说的很烂。小时候家里的所有大人都说粤语,只有我的外婆,也就是我妈妈的妈妈,只会客家话这么一种语言。作为一个客家人,不会说客家话是很可耻的,幸好到了中学的时候,班上有一半以上是乡镇来的同学,他们是土生土长的庄稼人,来自乡下,中学才来县城读书,跟我这样已经从地里爬出来的孩子不一样。他们不会粤语,因此我终于在这个时候学会了客家话,而他们也在这个时候学会了粤语。

    据说在广东的一些城市,如茂名这些地方,上课都是用方言的,就是高州话……很恐怖。广州的情况我不知道,但毕竟韶关这个城市有着韶关钢铁厂、有着韶关冶炼场,是一个充满了外地人的城市,所以我们上课都说普通话,而我小学时候还有一个死党(现在去了中科院了的一个理科天才)正是乔迁子弟,用普通话沟通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于是,我边操有普通话、粤语、客家话三种语言。

    所以我才能这么喜欢林生祥不是么。

    许多我的读者看不出我是广东人。因为我的文字没有太多的粤文化气息——甚至说,一点也没有。在我从小受到的教育里面,是四大名著和明清小说,后来是五四、余华、穆斯林的葬礼、村上春树、欧·亨利、猎人笔记,而对于粤语的文学作品,我只看过李碧华,连亦舒都没看过。直到后来我成了乐评人,关注的也是不是canto-pop,只有my little airport这么一个特例,以致那时候邮差等同学觉得我的乐评最大特色就是身在广州但一点广味都没完全就是一个北佬——这里的北佬没有贬义。

    这不能怪我,因为中原文化就是如此。在语言学的概念中,我们知道,当你在写作的时候,无论你是用哪一种语言,无论你是用笔还是用键盘,你在写作的过程中,心中都是有声的,因为文字有天然的声音属性,就算你不开口念,心中会默默地念叨着。大家都有这个经验。我承认自己从小开始,无论在哪个人群中都是文字表述能力的佼佼者,大学时在修语言学这门课的课后讨论中,曾有舍友表示,我的文字表单能力强,原因在于我的汉语言系统很丰富,这个语言系统包括古诗词和近代作品(要知道我在高中时候上的最多的就是古典诗词网站,平上去入和各种词牌是我最熟悉的事情)的积累,而导致我在切换至书写功能时没有任何阻碍。但对于许多广州学生来说,当他们换成文字书写状态的时候,还是用回这个粤语语音系统,而这个系统是缺乏文学作品积累的,因此自然不能写出什么好文章。

    换句话来说:以广州话为方言的大家,当你们在IM或发SMS的时候,你们用的是什么语音系统?是普通话还是粤语?

    突然觉得自己一直在偷换概念了。广州人保护粤语,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文化。方言确实是文化的一种,但文化不仅仅包括方言,这个大家都明白。我喜欢广州的文化,喜欢广州的无阶级挂念和有钱鸟就大,但我不认为广州在狭义的“文化”上有怎么样的建树。李碧华的许多散文是用粤语语音系统来写的,这让她的散文有一点五四遗风的古味,因为粤语作为方言的白言不白的特性,但这个特性太难拿捏,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口语,端端正正的文章也就成了随随便便的博客。

    我喜欢广州的文化,是包括一年四季都可以有的糖水铺、又平又好的衣服、很热的天气很旧却很好看的骑楼,粤语本身是否遭到了政府部门因为政绩需求或者是迎亚运需求而做出的一些很傻帽的决定,只要自己内心足够强大就好。如果一些外部的刺激就把自己弄得扎扎跳,恨不得立刻就要散步,我不认为这是一个强者应有的姿态。或者说,粤方言地区的文化,已经萎缩到只剩下方言这么一颗独苗,而这一方言的语言活力越发地降低,并因为珠三角不再是全国首屈一指的经济重心而遭受到了冷落时,那一种没落贵族的自尊所做出的跳墙的反应。

    新闻日日睇的潮爆粤语,每天都需要很努力地去想一些段子,杀你,吹水,每天的片花都在强调着这个城市的活力,但确实无法掩盖其文化产业衰落的事实。或者说,广州本身就没有文化产业。这是一个公共汽车从人工售票转自主投币一刀切而不用像北京这样还要一车子保留三个乘务员的城市,这是一个下了岗没什么大不了老子开一家士多店大排档也能活得美滋滋的城市,这是一座生钩钩的城市,但当我把生钩钩敲出来却又感觉很怪的城市。

    请广州的侯生仔多读书而不要老宅在家里抽机。请广州人民直面粤语贫瘠的事实。中国人有句老话,知耻而后勇,请问这句话在粤语中如何表达?

    分享到:

    评论

  • 粤语是我在人生中第一种学会的语言。我现在讲普通话,但我依然爱粤语。这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什么“推普废粤”根本就是在难为广东广州的老居民。带着有强烈韶关口音的粤语,什么样?不可以吗?虽然是带着有强烈韶关口音的粤语,但依然是粤语。不管怎么样,粤语是我的母语,我依然会说粤语的。
  • 我x 伤心了。写了洋洋洒洒一大堆,告诉我不能超过200字。忍痛删到只剩200个字,一看才是个开头。
  • 如果不出意外,一段时间之后我再回来看这里的评论应该会有不少“没落贵族的自尊所做出的跳墙”的反应了。如同樱姐以前写的某些言辞较为激烈或者立场一反大众的文章一样。
    粤语不了解,广州文化不熟悉,早些年代广州流行音乐可能算是个现象,现在也一般般了。粤语部分也只是觉得看遣词造句很有意思,有文言古风的感觉。真让我去学,兴趣不是很大。如果我去了南粤之地游玩,可能还是普通话或者英语用的比较多吧。
    回复f说:
    多心了。我在豆瓣上还做过关于这个的一些讨论,后来我跟樱嫂还做过很长时间的讨论,其实我的观点还是太浅薄了些。完全就是犬儒主义。
    2010-08-09 17:22:09
  • 别忘记了木子美亦是广东文化的代表
    回复SelinZhang说:
    因为我觉得她跟上海宝贝是一样的。
    2010-08-07 16:46:52
  • 况且,广州所谓文化自古在于从商,追溯到唐宋,它从来就跟文化扯不上边,所以你不能对它报以文化的希望,并以此来衡量粤语的价值。

    只能说,我们理想的城市:一年四季都可以有的糖水铺、又平又好的衣服+深厚的文化,是我们这里不存在的。

    这也不能说是广州之耻。
  • 粤语语系和普通话语系的人群比例是1:10000,当然我这是估算。所以你要求粤语产出大量的文化产品,是不公平的。
  • “我的母语是粤语,带着有强烈韶关口音的粤语” 不要太難過,國父還帶有強烈的中山口音呢。
  • 怎么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