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8-16

    陵园路口的那刻大榕树

    我对Ricky Gervais和Stephen Merchant并不熟悉,或者并不了解,但我知道他们一定有着小镇青年的背景,才能把这种感情展现得如此到位。

    《陵园路口 Cemetery Junction》估计是最近我看到最有意义的一部新片。情节很普通,但很好看,故事平淡,又发人深省,但丝毫不感觉煽情。三位小镇男青年加一女主角,他们各自都有各自的选择,各自有各自的未来和归属。

    这时候不由得想到林生祥的《种树》:

    种给离乡的人
    种给太宽的路面
    种给归不得的心情

    种给留乡的人
    种给落难的童年
    种给出不去的心情

    种给虫儿逃命
    种给鸟儿歇夜
    种给太阳长影子跳舞

    种给河流乘凉
    种给雨水歇脚
    种给南风吹来唱山歌

    钟永丰在《种树》中,写的是两件事:第一件,城市的发展,大量工厂,加工业制造业的发展,让农村中许多青年外出打工,而导致农村的年龄层迅速老化,活力明显下降;第二件,各种新兴的科技,让生产力和生产效率大大地提高,农村本身已经用不着这么多的年轻人,土地不需要这么多人来耕种,这种情况下又迫使了农村里的年轻人出去。这是钟永丰想要表现的沉重的问题,但他一改以往的沉重,至少是在外在表现形式上让人有一个有浅及里的过程。

    《种树》和《陵园路口》一样,他们都是给那些离乡又回不来的人、留乡又出不去的人,是献给他们的作品。作为一个有着完全贴合的“落难的童年”的人,我清楚地记得家乡在河堤上,泥土里,草地上,那些永恒的记忆,老人们的客家山歌,什么都不知道的心情,每天晚上都不断传来的京广线的轰隆隆的声音,所有的虫儿、鸟儿、树荫——围绕着河坝上的大榕树所衍生的,我想这是每个小镇青年的共同回忆。

    因为这个片子,昨晚竟然闭着眼开始回忆起那些微不足道的,关于故乡的小事。这些事情,已经十多年没有想起过了。人的记忆真奇怪。

    分享到:

    评论

  • 与其相濡以沫 不如相忘于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