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06

    琴童、父母皆祸害,以及叉腰肌

    原本以为是一个天才励志炫耀显摆片,但看到最后的时候,发现不是这么一回事。

    07年的统计数据,中国有三千万琴童。我不知道现在这个数字有怎样的变化,但一年前朋友曾想开一家琴行,于是暗暗地开始留意,发现除城中村外广州有楼盘的地方,无论新旧就有琴行。据朋友说,就连我们老家这么一个小镇,也有十家琴行。我的天。

    学琴为了什么,这是一个问题。

    朋友说,学琴至少是一门手艺,考过了英皇,以后随便去教小孩,不担心饿死。至于要当音乐家之类的,不知道有多少人有这么个雄心壮志。

    学琴有多苦有多累,我真的不知道,我想自己连指型那关都过不了。就像我弹了这么多年吉他,音阶还是这么烂。

    而学琴之路,又是伴随着无尽的考级、比赛,没有尽头。

    在《音乐人生》这部纪录片中,这些零零碎碎的片段,都被串联到一起。

    影片的开始,你会厌恶男主角的嘴脸,自恋狂,自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对别人苛刻,不知道音乐天赋这种东西不是人人均等的。对于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孩,我认为他头脑简单,大不了就是一个弹琴弹得不错的小朋友而已。之后看见黄家正此人大部分时间都在指导学校弦乐团的排练,开始让人纳闷。按道理来说,他是应该每天练琴七八个小时才对的。然后到了最后,他代领团队赢得比赛,准确地说是完成这一场演奏,那一种兴奋和满足感,又让人和影片小时候扑捉到他钢琴家的形象完全不符。任何一个钢琴家都是自私的,他才没有这么多功夫带小朋友玩,尤其是在这个黄金年龄。

    黄家正的妹妹拉的是大提琴,印象很深刻的是这么一个镜头,他说,明天比赛,你把它当做是你人生最后一次演奏就好了。你马上就要上中几忘记了,肯定不会再拉琴了,所以明天肯定是你的最后一次(公开)演奏。人生最后一次,肯定是拉给自己听的,你还想着拉给别人听,想着比赛神马的,你还是人吗你?

    如果告别teenage后就不再演奏,请问学琴到底是为了什么?

    中国的多少千万琴童,你们毕业后要去哪里?你们到底爱不爱音乐?

    片子男主角并没有去思考这个社会性问题,他更多的关注在自己,他不断地强调自己是一个human being,不断地强调音乐中学会做人。而当导演问起,你11岁时横空出世,欧洲巡演,出唱片,到现在似乎泯然众人矣,这是不是一个伤仲永的故事?好吧,这些词汇是我自己加的。

    因此,这并不是一部说教片,这是引发观者思考的片。

    在某次演出散场时,两个阿姨过来问黄家正,你钢琴弹得真好,多少级啊?黄家正一笑:我不考级。阿姨菊花一紧,搪塞道:哦,未来前途无量啊!这是印象最为深刻的镜头。

    这是一部献给所有琴童、琴童的父母、有意向培养琴童的父母、以及其他无关人等的电影。它用一个天才琴童的案例,用他的据说说服力的反叛和自省——虽然这些自省在年长十岁的我看来多少有些少年心气——展现给大家面前。这不是一个成功人士的路子,甚至可以说这是一个成名在望的少年主动放弃自己父母为自己安排的路而让自己重新选择的故事。他的天赋让人羡慕,他的叛逆更让人折服。

    以下是黄家正给观众的信,节选部分:

    我痛恨自己被冠上“有天赋”,甚至“天才”。首先,这并不是真的;其次,它摧毁我的童年。就像中国人所谓的命理,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及命运。试想,如果母亲并没带我和兄妹去跟那位钢琴老师学琴,而是带我去上数学班,而父亲训练我的数学像他训练我弹钢琴一样—午时2小时,晚上或许再多一点,之后让我参加比赛且继续获得更多成就,甚至变成十年饭桌上唯一的话题。现在你或许会说我很肤浅,不了解比赛给予我的;但如果你每年二月和三月参加同样的比赛,这样的生活,在你的童年持续个十年,或许你就会有这份同情。

    比赛的确带给我动力。当你八岁能获得某些小东西是很酷、很有成就的,但也隐约逼着我为了错误的理由演奏音乐。诸多的比赛,让我比别人更早领悟到比赛毫无意义地摧毁一个人的音乐。

    我没有感受到任何叉腰肌的意思。

    分享到:

    评论

  • 深刻的作品
  • 他在寻找生命的意义啊,呵呵
  • 我是某个假期自己提出去学琴的。那时只是说当作兴趣,却想不及高三的我成为了所谓的艺术生。我想我是爱音乐的 我希望我能早日爱上钢琴。若我不悔 就好
  • 从来就不懂任何效果的飘过~
  • 设想一个人在孩童时期没有方向感,除了完美令人羡煞的童年,没有其他。在他老了,在他不再在乎人生跑道上的欢呼声的时候,在他突然之间不想再继续跑下去的时候。还剩下什么来慰藉他自己呢?如果他找不到,是不是像大多数人一般将自己埋葬?
    音乐,艺术,文学,我相信是可以照耀我们一生的东西。无论是再可笑的理由去学习,也不足为过。
  • 音乐可以洗涤一个人的心灵。
    相反的,大多数的中国家长不会逼迫小孩去学习一门乐器,而是学奥数学新东方学周末老师布置的补习班。即便是家长们希望用乐器来当做武器,过关斩将,逼迫孩子牺牲自己的爱好去练琴,它仍旧比补习班好一万倍。
    我弹琴十年有余,同样也是一个不考级的人。小时候我家人也严刑拷打着我练琴,牺牲掉许多玩耍的时间。但这一切是值得的,无论理由怎样。
    回复t说:
    是。比如我就觉得为什么我家里人小时候不逼着我去练琴。
    2010-10-12 12:32:46
  • 看了此片后找了几个黄家正的电台访问来听,未经(仔细)剪辑的他更为粗糙,也更为真实。
    他说,最痛恨的就是被别人说他“有嚣张的资本”。虽然他的而且确的张扬着,却不一定是嚣张。
    个人认为,对于某些人来说,天赋和追求带来了热爱,也带来痛苦。好像黄永玉说过:
    “人生天地间,自己喜欢、自己追求的东西往往是自己的冤家。胶漆淋头、蚂蝗缠身,如影随形,一辈子摆脱不掉。”
    回复StolenSoul说:
    看到你博客上的感触。是的。
    2010-10-07 18:4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