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0-26

    飞流直下三千尺 只缘我爸是李刚

    我这人没啥本事,就会看相。

    小时候做小儿疝气手术,躺在医院就一星期,我爸怕我闷,给我在医院外的地摊上买了本看相的书,于是就此奠定了我识人面相的扎实根基。至今为止,我对身边的人,观其面相知其内心,基本都八九不离十,因此,当我看到李刚和他儿子在中央电视台上的道歉视频时,不得不惊呼:两父子绝对是亲生的,这个李刚绝对不是冒牌的,因为他们的演技都一样,都这么差!是的,就算我没有《Lie to me》中Lightman博士那样的功力,但我也能一眼就看看明白,丫演技太差了!

    从小,我的老师就用凿壁偷光、闻鸡起舞等感人的事例告诉我:无产阶级,只要努力,定能成功。但后来无所的事例却从反向告诉我,只有富二代才能救中国。不是富二代,至少也是世家,他们从小所受到的教育是无产阶级无法想象的优越,你看王小波去下乡时还带着本《变形记》呢,其他无产阶级带的不都是妈妈塞的馍馍之类的。可李刚的儿子李启铭呢?长得这么一副技校精英的样子,我嘞个去啊,你真丢富二代的脸哟。谁他妈的告诉我富二代都是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啊!

    我不知道如果没有之前的70码事件,保定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二大队给出的那一份《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是否会认定是伤者、死者故意冲出道路之类的。谁知道呢,在保定这个伟大的国度里。

    如果这事情发生在几十年前,或者更早的时候,会是这样的一个版本:

    李刚儿子喝醉了酒,助着酒兴,要到河北大学里面借叔一萧;然后开着一辆东风,醉醺醺地不小心撞死了俩;被人围住,大喝一声:我嘞个去!我爸是李刚!结果扬长而去。之后闹出人命了,死者家属倔强地不接受私了,要求法律的公道,而后李刚连同公安局里的下属们三下五除二地把死伤者家属全部抓了起来平息了此事。至于学校,校方很快地封锁了消息。至于死伤者家属如果有漏网之鱼,要来京上访……嗯,马家楼欢迎你。然后这个屁大一点的小事,在其父李刚的护荫之下马上摆平。

    可万幸之处在于有了互联网这个怪力乱神的东西,这个热火朝天地传播三俗的东西。

    “我爸是李刚。”这句话全国网民一夜间都学会了。当然,我说的“全国网民”是泛指,很大部分喜欢玩茎舞团的玩家不在此列。而据称李刚他儿子在撞死人之后跑回家删淫淫网上的好友——我相信这不是空穴来风,复合这个脑残富二代官二代的做法,他以为自己看不到别人,别人就看不到他……是的,只有这么理解才能解释他这一举措的动机。之前我说李刚父子演技太差,后看到中国经济时报的报道,看到这么一段“对方矢口否认自己为李刚,并且再三追究记者从何处获知其联系方式,并严厉告诉本报记者:‘等我查到你是谁,我要告你’。”结合李刚的典型公安局长长相,那脸横肉,还有满面的油光,再次证明了其道歉的虚假。

    现在的校方都聪明了,都会封QQ封BBS断网,你装的是电信ADSL也可以联合ISP服务商把你掐掉,大不了老虎钳一剪没。据说事故发生地点是在大学的武术协会门前,许多武术协会成员都目睹了案发经过,习武之人应该是有天不怕地不怕精神的,你要唬我发帖会查IP之类的大不了老子用代理。正如之前一博文中的那句话:“在这样一个科技发达的时代里,一切的谎言或许都即将在事实真相面前露出自己的狐狸尾巴的。”于是,和历次发生的事件一样,在疯狂的人肉搜索中,李刚的豪宅被曝光,李刚儿子的脑残自拍被曝光,李刚岳父是河北省副省长被曝光,再加上河北大学封口一事,以及校长王洪瑞的学术诈骗、与李刚沆瀣一气一事,显然已经是一个好莱坞剧本的程度了。既然非死不可都可以拍片子,我朝这么多网络群体事件不能拍片子啊!

    今日看新闻,受害者将在未来保研保博。河北大学原来还有研究生、博士啊……?用这个来收买受害者人心,用学位来作为补偿,这馊主意是谁想的啊!相比之下,还不如想想某企业家在自己的微博上所说的,如若哪位学子因为公布一些李刚门的“进步言论”而被河大和谐的话,本公司的大门向他敞开。说真的,现在读个硕士博士也没用,问问那个企业家,提供的职位不是门卫啊、警卫室监控录像管理员啊之类的,我觉得都可以的。

    在很久很久以前,若遇到这么频繁的自然灾害,只能靠着当地居民自救的时候,估计这村子要么是没了,要么是难民们联合起来成了草寇去打劫隔壁的村子,再或者是干脆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可现在是信息社会了,到处都是眼线,到处都有救援,一方有难自己宁可把银子给朝鲜研究核武器也不肯用在难民手上非得八方支援。可当李刚他儿子喊出“我爸是李刚”的时候,为什么又想不起现在是信息社会了呢?你可是一个玩淫淫网的技校精英啊!你爸可是李刚啊!follow你的人一定很多啊!怎么会不知道网民们变成暴民的时候有多恐怖呢?

    最后,再次庆幸一下,我魔上周侥幸偷得一胜,全靠加里·内维尔他爸是李刚啊!不然他这一而再再而三地粗暴铲断能躲过红牌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