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14

    与时俱进的古典乐

    因为《热海搜查官》的缘故,我突然迷上了Eric Satie,并照着网上搜的谱子,也管不上什么指法了,就拿起民谣琴练起了《裸体舞曲》。不仅是因为剧中环保男气场很大的那话“萨蒂的曲子,最适合分别的时候吧”,同样也觉得导演和配乐师这么会选曲,看起来真的只有萨蒂这样的性格和风格最适合《热海》了。

    接下来又看当年曾经一度掀起日本、台湾、香港管弦乐热潮的《交响情人梦》。千秋的指挥暂且不说(我也不懂……),只是看野田妹的表情、以及首席清良小提琴的弓法、指法,虽然明知道是摆个架子,但不得不说模仿得相当专业。在这种没有办法用指替的角色里面,即使事务所在演员年幼时有相关的培训,但估计现在也忘得一干二净了,这又背台词又还要记得自己的动作的,真太痛苦,但一个管弦乐团就你一人弓法不对会很容易露馅不是么……日本人的严谨真让人佩服。厄,貌似当年是莫扎特诞辰250周年?

    很容易想象《交响情人梦》热播时七号等古典名曲在日本民众彩铃的下载量中所占的比重。再联想到日本整个国度对古典乐的推崇,日剧里、动漫中、文学作品中总是反复出现,如直到现在每当听到《四季》时我总忍不住想到《求婚大作战》,这样的例子真的太多太多了。

    上月家里搞装修,大部分时间都和妈妈一起,突然聊到日本的时候,她说有朋友移民之类的去了日本,回来之后大谈鬼子的好处之类,但从传统道德感上又有点不接受。我安慰她说,我就是彻底的亲日派,因为…………!#%!#%!%(以下内容省去)。就古典音乐这一案例,众所周知其在明治维新时便开始引入西方古典音乐,并在新式学堂中用西方古典乐取而代之日本的传统音乐,而发展到今天,古典音乐已经无时无刻地渗透到日本民众生活的方方面面,作为邻国80后的一代,我们便从动漫、偶像剧、电影、游戏等方方面面不停地受到熏陶,何况是日本本土的年轻人?据称在今年马勒诞辰150周年的一年中,除奥地利不遗余力的宣传活动外,日本举行的相关纪念音乐会也超过百场,可见对于日本国民来说,古典乐和流行音乐之间的距离远不是那么的大,而举国普及的体制也让日本国民把这一舶来品当做了是自身的音乐。对于强调向西方优秀文化传统、技术学习的日本民众来说,古典音乐本土化、普及化的过程,和他们自强不息、迈向世界的宗旨是一致的。是的,当在无数日本偶像剧、有关谈到肖邦、莫扎特、贝多芬、德彪西、巴赫、勃拉姆斯的时候,剧中人物所透露出来的表情以及呼唤着这些古典音乐家们的口吻,通常都会让人感觉到古典音乐的发源地其实是不是东京?

    为什么不是?如果不是为什么日本会成为全球最大的古典乐消费市场?

    让我们把目光放到中国。我们的motherland。

    在我所住的小区里头,有一家规模不小的音乐培训中心。在广州以及中国的其他城市,每个大型楼盘或住宅区都会有星罗棋布的提供音乐培训服务的琴行,钢琴,小提琴,古琴,等等,而那里的生源总不是问题,之前我在另一篇博客《琴童、父母皆祸害,以及叉腰肌》中提及的内容有点类似。在当今的中国,在一部分人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并开始在精神世界寻找慰藉的时候,确依然摸不着北。在此前的博客中,有读者的留言我觉得不错,摘录如下:

    音乐可以洗涤一个人的心灵。

    相反的,大多数的中国家长不会逼迫小孩去学习一门乐器,而是学奥数学新东方学周末老师布置的补习班。即便是家长们希望用乐器来当做武器,过关斩将,逼迫孩子牺牲自己的爱好去练琴,它仍旧比补习班好一万倍。

    我弹琴十年有余,同样也是一个不考级的人。小时候我家人也严刑拷打着我练琴,牺牲掉许多玩耍的时间。但这一切是值得的,无论理由怎样。

    设想一个人在孩童时期没有方向感,除了完美令人羡煞的童年,没有其他。在他老了,在他不再在乎人生跑道上的欢呼声的时候,在他突然之间不想再继续跑下去的时候。还剩下什么来慰藉他自己呢?如果他找不到,是不是像大多数人一般将自己埋葬?

    音乐,艺术,文学,我相信是可以照耀我们一生的东西。无论是再可笑的理由去学习,也不足为过。(读者 T)

    但是,能这样想的孩子有多少呢?有多少孩子是像野田妹一样,因为比赛而被扼杀简单的快乐的呢?

    突然无厘头地想起马特拉齐在自传里面写到的:如果我捧得了世界杯,我将会拿着喇叭,用最大的音量放鲍勃·玛丽。这才是快乐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