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20

    唱好广州,路漫漫

    在连续两季的《唱好广州》之后,东山少爷时隔三年又回到大家面前。这次不是《唱好广州3》,大概是因为广州现在不需要他来唱好了,亚运会已经足够让世界了解广州这个城市,因此东山少爷把专辑定名为《三世书》,依然有着浓郁的岭南情调。

    曾经有读者问我怎么看东山少爷。我说,他是成也广州,败也广州。一方面,通过对岭南风土人情的勾勒,确实为他带来了一定的媒体、歌迷关注度;但这仅限于广州,在划地为牢之后,“东山少爷”这样一个地域性、排外性极强的符号,和小农经济下的闭关锁国其实没有什么本质区别,温饱足矣,但要更进一步,无疑是有大大阻碍。于是,在新专辑《三世书》中,他做出了积极的变化,有意地去模糊(但未去打破)这些界线,亦企图把音乐的关注度从广州人的情谊传统上升到一定的文化高度上,从“唱好”到“立书”,野心不可谓不小。

    实际上,无论是《三世书》还是《鸡公仔》,从歌词到旋律再到编曲,和东山少爷过往的作品其实没有太大区别,从广式传统民乐取经而来的和声运用也很得体。尤其是《三世书》,在节奏上及副歌的编排上很有心思,应是近期珠三角一带DJ播碟时的热门之选。但要求在短短的一张专辑里表现出广州人民的文化传统,却是有心无力。于是,东山少爷还是没有避开西关大街之类的字眼,他希望通过更为抽象的情感去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但一时之间又没有办法能寻找到合适的立足点。毕竟不是每一个音乐创作者都像林生祥那么好运气,身边都有一个下笔如刀的钟永丰。

    可喜的是,在音乐的制作上东山少爷加入了更多时尚的元素,以尽量摆脱小作坊的气息。如《黄飞鸿》在融入了更多电音元素后,港味立显;《广州仔》同样如此,听起来甚至有点林狗或者是软硬的影子,让整张专辑“潮”了起来。反倒是专辑中的几首情歌《My Dear》、与易桀齐合作的《不是说你爱我》、普通话作品《只是回忆》显得那么格格不入,且几首带有致敬意思的歌曲也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毕竟《小芳》《弯弯的月亮》虽说确实是代表着广州原创乐坛最风光的时代,但对这些歌曲有爱的听众群未必与东山大少的歌迷群体契合。

    可以看出,连续两弹“唱好”后的东山少爷意料之中地处于一个进退维谷的瓶颈期,他既不想抛弃赖以成名的集体回忆承载的角色,又想往情歌的路子去尝试,也不抗拒一些新鲜的音乐风格,但这些问题都未能在短时间内解决。同样的,到底现在珠三角的音乐市场对已经不再新鲜的他还有多大的接受度,这也是一个问号。从我个人看来,抛开杂念去拼出一张更细腻、主题更鲜明的作品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到了一定的阶段,地域性就成了世界性,林生祥不就是一个很好的榜样吗?

    (原刊于南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