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12-21

    沼泽《沧浪星》:情怀不衰

     


    在很久很久以前,中国的后摇圈里头一直流传着“北惘闻、南沼泽、中花伦”的说法。今日,惘闻已经历过欧洲巡演,花伦也越发的成熟,而沼泽也不甘人后,与2010行将就木之际送上了他们的最新作品《沧浪星》。

    “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吾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吾足。”这是我们中学课本里就学到的诗句。而沼泽的新专辑命名为《沧浪星》,绝没有辜负“沧浪”这么一个有着浓厚中国传统文学底蕴的词。将古琴融入器乐中,这是专辑最大的卖点。但有了古琴并不代表就有古韵有中国传统,恕我直言,当初沼泽在《声声急》中初尝古琴与三大件的化学作用,我觉得整售曲子铺排得太满、太赶,即使要突出“急”字,也和传统民乐中《十面埋伏》的那种千钧一发的紧迫感相距甚远。因此,我一直认为沼泽的古琴只是一个噱头,是为了在国内后摇乐队的竞争中让自己更有特色(当然,沼泽的气场其实已经足够优秀了)。我知道,我错了。

    从首篇《摇篮星》开始,海亮演奏的古琴便透露出浓浓的韵味。大量的留白,悠长的意境,远处传来的擦片以及小辉擅长的效果器音色,却奇妙地揉成一块,让人仿佛置身于江南的某一湖畔;忽地鼓点躁动起来,演奏古琴的女子(抱歉,我已经入戏了)被突如而来的这一下子吓了一跳,瞅了一眼后又不紧不慢地继续演奏,直至曲终。

    原本我打算就此为沼泽击掌叫好,可没想到接下来的《落木》猛地又把专辑带到另一个境界。前三分钟古琴一直唱着主角——嗯,这句话可以引申为,在整张《沧浪星》里,古琴一直都是主角。如果说古琴是“无边落木萧萧下”,那吉他便是“不尽长江滚滚来”了。之后是辉招牌式的狂躁吉他音墙倾泻而下,则贝司手阿来和鼓手海逊也非常稳重地做好他们的铺排工作。整首曲子衔接有度,古琴收放自如,实在是上佳之作。

    《飞天猪》可看作是《落木》的姐妹篇吗?实际上,无论古琴的元素有多强,沼泽从和声的使用上一直没有偏离他们从《变形记》《惊惶》《人猿星球》《未来水世界》等积累下来的老练模式。但当歌曲的主题从未来、科技、时光到了中国古诗词中的草长莺飞时,这期间又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是的,我在《飞天猪》里仿佛进入了《山海经》光怪陆离的世界,那些上古神物们一个个地漂浮在这长达13分钟的巨幅画卷里。海亮,莫不如你的下张专辑就叫做《南山·西山》?

    《打捞星星的少年》是沼泽擅长的讲述理想、青春的故事,你不难在其中听到海逊漂亮的军鼓跳跃以及那些别出心裁的键盘梦幻音色,中段的一处吉他riff和古琴的交相辉映着实精彩,以及至高潮时的主题旋律也无不让人印象深刻。至于《声声急》,我必须收回之前的评价了。经历过不断的洗刷后,如今这个版本的《声声急》,沼泽明白了“蝉噪林愈静,鸟鸣山更幽”的道理,不再一味地追求音符的密度,中段长达三分钟的情绪酝酿让暴风雨来得更加的猛烈。接下来的《过客》是一首蛮有小清新情调的作品。在原声吉他分解里,口风琴的轻盈让我想起了“牧童遥指杏花村”之类的情景。最后的一首点题之作《沧浪谁与游》亦用效果器造出了美妙的空间感,仿佛像是听者全身失重,漂浮在大气层之外,远远地遥望着这颗蔚蓝色的星球。被音乐围绕着的感觉,美哉。

    很早之前,沼泽便称他们不会再做实体唱片,而这次的《沧浪星》则是以木制U盘作为载体。当然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Brett Anderson什么的也都有所尝试,但作为国内独立乐队来说,这份勇气也着实值得嘉奖。当然,最值得嘉奖的还是沼泽的音乐本身。几年前的一个现场,与海亮谈及“情怀”二字,倍感亲切,而《沧浪星》正是这么一张有着“情怀”的专辑。尽管唱片文案宣传里会强调它的实验、前卫,但对于我来说,它一点也不陌生,它似乎就有着我们骨子里头的那种文化共同点,轻轻触碰就被唤醒,然后便只需要安心地浮游在被沼泽包裹的音乐世界里。

    向带给我们这么优秀音乐作品的沼泽致敬!

    http://ent.qq.com/a/20101221/000401.htm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