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为当下华语乐坛最备受期待的作品,方大同之《15》是一张很难去用好或不好评价的专辑。

    可以说,方大同是山寨化的R&B中国风的掘墓人。他如同一股黑色旋风,让许多乐迷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soul,让许多人惊叹,一个香港男孩竟能做出这样纯正的黑人音乐来,从此三月不知肉味,对二手货之流也不再稀罕。但在晋身华语一线男歌手之后,大同是否能顶住压力、坚持走自己的路,这是许多人关注的重点。在上一张翻唱致敬专辑《Timeless》中,这一问题并未得到解决,因此《15》更显得全城关注。

    《Gotta Make A Change》一分多钟的室内乐拉开了专辑的序幕。刚上来方大同便出其不意地祭出老式灵歌的唱腔,人声的混缩方式对乐迷来说均是陌生的。接下来的《昙花》更让你吃惊,这样的布鲁斯老摇滚,在21世纪初白色条纹(The White Stripes)掀起复古大潮之后,有多久没有进入主流乐迷视野了?如此汹涌澎湃的复古吉他solo和密集的鼓点着实有点让我措手不及。此后的《张永成》同样是充满了old school风味的布鲁斯作品,香港本土著名跨界嘻哈艺人Ghost Style的加入让歌曲平添了几分街头滑板、涂鸦、跑酷的动感。包括《Take Me》里头那仿若Jimi Hendrix式的狂放的60年代吉他solo,也让人耳边一亮。

    尽管方大同的声线在band sound中稍显薄弱,但如若整张专辑均是这样下来,会是如何的光景?当然,我们都知道流行音乐工业里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进入到专辑的中段,你会感叹《15》或许是方大同最妥协的一次。《情胜策略》《好不容易》都太过朗朗上口,与徐佳莹合唱的《自以为》更多的是出于唱片公司商业上的考量,否则她的声线出现在一堆复古长号里头多少有点突兀。至于吉他小品《无菇朋友》则是方大同有史以来最“小清新”的出品,尽管他已用了许多蓝调吉他滑棒音色去修饰。

    而到了专辑的末尾,大同又转换频道,交出了许多乐评人朋友在这张专辑中最爱的一首浓烈的新灵魂乐(neo-soul)作品《Over》(以及隐藏曲目中的纯演奏版),让人浮想起当年在《Soul Boy》中崭露头角的他,尤其是被誉为“明日之星”的爵士乐手Dontae Winslow演奏的小喇叭,更让歌曲增色不少。

    《15》就是这么一张缺乏完整主题的专辑,在各个风格倾向上都显得浅尝辄止。网络上不少乐迷诟病其歌词,的确,缺少了周耀辉的加持,方大同的音乐就仿佛缺少了一条伏线,各种音乐元素便没能整合起来,我们也无法看到《爱爱爱》《未来》中那浑然天成的整饬感。总体而言,去除掉专辑里的布鲁斯摇滚元素,《15》更倾向于《橙月》里那些被弱化的骚灵情歌,对于“娇生惯养”的了方大同乐迷来说,或许多少有些不能满足吧。

    当然,从纵向来看,《15》比不上《爱爱爱》《未来》甚至《橙月》,但它依然是2011年最值得听的华语流行音乐作品。横向做比,目测至少前三吧!(笑)

    (南都。此为完整版。)
  • 2010年岁末,一场(准确来说应该是北京、上海各一场)名为“怒放”的怀旧主题摇滚乐演唱会点燃了媒体和乐迷们蛰伏已久的热情。那一刻,满城尽是摇滚乐的气息,大家高喊着,我们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而在2011年,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休整后,这一趟“在路上”的旅程又将重新出发。

    “光辉岁月—殿堂级中国摇滚世界巡回演唱会”,这和“怒放”无疑是一脉相承的。不同的是,走马灯式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重在参与的方式,被浓缩成了一个更精炼的主题,而在侧重点上,也从单纯的宣泄式走向了对昔日荣光的自豪感的挖掘,强调的是继往开来的血脉传承。虽然演出阵容被精简为唐朝、黑豹、黄家强(Beyond)及乐队,但覆盖的广度被大大地拓展,从北京出发,一路途径香港、台北、新加坡、吉隆坡、温哥华、旧金山、墨尔本,这才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tour——要知道,tour这个词在摇滚乐的辞典中是充满了分量的。

    巡演海报上,唐朝、黑豹、黄家强以及他的乐队,斗志昂扬,一字排开。他们是中国摇滚乐在上世纪90年代初最辉煌的代表。在唱片业极度萎缩的今天,年轻的一代或许会对《黑豹》当年的狂销150万张感到不可思议,但在那个时代,“也许是我不懂的事太多,也许是我的错”,这样最简单的歌词,并不复杂却又让人肾上腺激素喷薄的旋律,对于每一个年轻人是具备着怎样的魔力;同样的,年轻的一代或许不会明白,为什么唐朝乐队前贝斯手张炬的不幸逝世会,直到今天还被大家所铭记着,他凭什么会被大家用不仅是两张纪念专辑的方式怀念着;至于Beyond,在中国每一个大大小小的城市、小镇、乃至村子里头,大家都在用虔诚的态度学唱他们的粤语歌曲,这股热潮不亚于对“四大天王”的热潮。他们是中国摇滚乐商业化和艺术性结合度最高的缩影,他们身上集中体现了改革开放初期、中国新一代年轻人价值观遭到外来文化颠覆和冲击时所表现出来的复杂的情感,无论是对时代的拷问还是对爱情的求索,这无主名、却又不得不抹黑前进的思潮,也是贯穿于他们音乐始终的“活化石”般的时代特征和价值。

    主办方打出了“这不是一场演唱会”的口号,透露了“光辉岁月”绝非是拼盘式的做法,每个环节都有精心设计的主题,三支乐队会很频繁地切换,还会一起表演的环节。这或许会让你想起张学友的舞台剧“雪狼湖”。那么,有着华丽solo的《飞翔鸟》,和堪比KTV金曲的《Don't Break My Heart》,再有《光辉岁月》《海阔天空》,他们如何能够被一条故事的主轴窜起来呢?这是不是有史以来最难想的Rundown?这让我们拭目以待。

    值得注意的是,“光辉岁月”世界巡回演唱会在营销方面,对中国摇滚乐演出市场也是具有开创性意义的。巡演主办方与近期火速攀升的奇艺合拍同名主题电影《光辉岁月之再见理想》(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奇艺上线一年至今第一次的影视拍摄投资),作为单独的影片在院线上映之余,同时也会剪辑出“精华版”,在“光辉岁月”巡演现场播放。此举不仅增强了巡演中观众的带入感,以具体的画面进一步渲染live中的情绪,调动乐迷的回忆,而电影本身也被赋予了强烈而立体的事件背景。与著名摇滚乐网站“吉他中国”联手设计的限量版纪念吉他,以回馈购票乐迷,这也是破天荒的。

    毋庸置疑,摇滚乐实在承载着我们太多的情感与太多的命题了。十多年前,代表摇滚乐之唐朝、黑豹、Beyond是怎样成为亿万青年之共同热爱的流行音乐,而时至今日摇滚乐却又被不断边缘化的,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去深思的。从策划创意和商业推广来说,“光辉岁月”巡演都是一个很好的尝试,走吧,让我们再一次出发!

  • 周六晚,林生祥“大地书房”2011内地演出广州站。现场一如既往地精彩,除了生祥在极具个人特色音乐道路上朝大众审美相反方向的一往无前,早川彻和大竹研的演出更是让人印象深刻。Toru以其浑厚的爵士功底、bass手中出众的旋律感增添了生祥歌曲的厚度和广度,而与生祥亦师亦友的ken更赋予了生祥音乐绚烂的肌理。在演出中,Ken还演奏了一首他的首张个人专辑中的一首曲子《Wave》——今天要给大家推荐的正是这张《似曾至此 I Must Have Been There》。

    日本新生代吉他手大竹研进入华语世界听众的视野,首先要感谢林生祥。从《种树》起,ken一直都是林生祥的最重要的合作者,参与了三张专辑的创作,同时亦在节奏、即兴方面给予生祥大量的指导。另一位则是万芳,通过“万芳的房间剧场”,大竹研充沛的即兴能力、内敛的讨好性格获得了更广泛的认可。去年便得知大竹研要发行自己的唱片,一直很期待。自己也喜欢摆弄吉他,因此从一个弹吉他唱歌的创作者角度出发,大竹研是一个很好“夹”的乐手。他总是很认真地去倾听创作者的歌曲旋律、动机,全身心地投入到作者的内心世界里,再从中阐发出自己的情感和领悟。换句话说,即使是与菜鸟如我者合作,大竹研秉承日本吉他手之专业态度也能呈现惯有的高水准。看他和生祥的现场真是一种享受,生祥在台前用力地歌唱,只需安心自己的节奏和框架部分,而歌曲的空白处、和声需要填充的部分,均可放心地交给ken。而ken总是注视着旁边的生祥,捕捉生祥每一刻的神态,而由此衍生出来的每一下泛音都是那样地动人。可以说,大竹研是我所见到的最强的“僚机”。于是,我对大竹研个人作品如此感兴趣,正是因为,这么一个善于倾听别人的人,当需要他来担当主角、表达自我的时候,会是怎么样。

    《似曾至此 I Must Have Been There》就是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

    这是一张世界音乐专辑,如果非要给它定个标签的话。在某些时候,你甚至能听出一点和平之月的风味来。如《Wave》中钟玉凤的琵琶。大竹研并没有把专辑当作是自己吉他技术的秀场,没有像不少的古典或指弹吉他大师那样,用一把吉他贯穿始终。反之,尽管是一张个人作品,但好客的ken请来了大大树旗下的众多好友、好手,他们在专辑中均占有极大的比重。如之前所提到的钟玉凤,其在生祥的《临暗》中已有精彩发挥,近年来多番前往德国、日本演出,和大竹研以两种拨弦乐器对话,探索彼此音乐世界,早已是默契的音乐伙伴;专辑中让人难忘的弦乐器音色则来自Pekko Kappi,一位出色的芬兰古琴Jouhikko演奏家——如果你有参观过2010年上海世博会芬兰馆,或是关注过李带果,或对北欧民谣、爵士等有一定关注的话,一定会对这个中古时代就已经存在的芬兰式弓型古希腊竖琴过目(或过耳)不忘;至于谢杰延的手风琴,喜欢万芳的乐迷再熟悉不过了,其音色本身就是“流浪者之歌”的最好代言;贝司手早川彻Turo更不用说,这位长着一副典型爵士乐手体态的胖子超强的即兴能力让人惊叹。因此这张专辑的表演者才会被称为“大竹研和朋友们”。

    开篇曲《Looking Back, Looking Forward》是专辑中唯一的一首属于大竹研的独角戏,他似乎是在招呼着大伙儿来自家做客,没有半点炫技,演奏风格也游走在日式与台式间,让人难以捉摸。随后的《Wave》则是最new age的一首,而《In The Soundless Village》却又用吉他和芬兰古琴Jouhikko的对话勾勒出介乎于北欧和日本村庄的静谧和幽怨。在《Cold Cold, Mama》里面,在与谢杰延的风琴主导下,以及早川彻不动声色的节奏铺排,讲述了一个类似“流浪到台北”的哀伤故事;之后在《When I Was Darkness》里,大竹研又和谢杰延角色对调,同一个主题,但这次吉他成了主角。

    如之前所说,我原本希望在这张作品中一睹大竹研作为男一号的风采,但他却依然选择了谦逊。有时候我甚至会为他暗暗着急,为什么不把你的个人特色再凸显出一点呢。但大竹研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或者说,大大树的音乐人们就是这样的一团和睦,生祥不断地提他身后的钟永丰、他身边的大竹研,而万芳也总是把谢杰延和ken挂在嘴边。如同在专辑最后一首《reunion》中,大竹研还要来一个名副其实的“团圆”,带着大家集体谢幕。整张专辑就像是一场音乐舞台剧,背景是美浓的稻田、谷场,还有村口的那棵“大大树”。如此的动人。

    于是,我可以快意地失望了。

    (注:所谓僚机,指的是编队飞行中跟随长机执行任务的飞机。僚机通常保持在编队中规定的位置,观察空中情况,执行长机的命令。僚机负责帮助长机完成各种任务,保护长机,让长机把全部精力集中到攻击上去。)

    http://ent.qq.com/a/20110427/000381.htm

  •   为了吸引眼球,不让这个严肃的话题变得这么乏味,我把李宇春的新专辑带上。“玉米”们可能要失望了,实际上这不是一篇关于李宇春新专辑的碟评。这是一篇关于华语流行音乐未来走向抛砖引玉之探讨。

      1

      早在几个月前,跟一位同龄的朋友聊天,没多久两人便倚老卖老地表示,现在“90后”的、自诩为文艺青年的那一小撮子人,跟我们当年完全不一样:不买打口碟,不听鲍勃·迪伦、地下丝绒、大门,不读《达摩流浪者》《嚎叫》(嗯,其实我也不喜欢读);他们听陈奕迅、陈绮贞,只听mp3而把钱花在ipod上,没事老拿着相机四十五度白内障自拍。甚至,现在的文艺青年都会跳舞了!


    这,就是文艺吗?(请用“这就是桃园吗”的语气念出来。)

      没想到,李宇春2011年全新个人专辑,竟命名为《会跳舞的文艺青年》——我后悔没有注册商标,收取版权。

      2

      先生,您能告诉我们,现在国内卖得最好的唱片是哪些呢?

      这是我们的总经理周小川先生经常会被问到的问题之一。作为国内最大的唱片发行公司星外星唱片的掌门人,作为最熟悉第一线唱片消费市场的人,对这个问题当然最有发言权。但我不解的是,为什么大家提到“哪些唱片卖得最好”的时候,这个语气和神态,跟大家打听明星八卦、朋友间的桃色绯闻没什么区别似的。

      去年,也就是2010年,国内唱片市场里,华语专辑的部分,蔡依林、张靓颖、周笔畅、张杰、李霄云、曾轶可、“快男”合辑、S.H.E.、田馥甄、罗志祥、张学友、梁静茹、飞轮海,他们的唱片都是卖得比较好的(排名不分先后,别想太多哦)。我在分析当下流行趋势和唱片消费倾向习惯的时候,总结了这么一个规律:一,传统老牌流行歌手;二,选秀出身的“湘军”。好吧,你可以说我这个按类型分是废话,但再究一些,你发现在周笔畅、曾轶可、田馥甄等的专辑中,加入了越来越多独立音乐(indie)的元素吗?好吧,这个依然是废话,那么,你会发现现在越来越多的主流新生代歌手,都有意无意地打着“文艺”的旗帜吗?

      还需要我赘言周笔畅、曾轶可、田馥甄的所谓“文艺”在哪些地方吗?“公主”陈珊妮和她的御用搭档徐千秀竟然在《i.鱼.光.镜》里奉献了三首歌曲,首首精彩;曾轶可被“可爱多”们誉为中国版多莉·艾莫丝、现代版梵高、少女版左小祖咒;至于田馥甄,你有买过《To Hebe》的CD吗?看到里头那张hebe捂着嘴和鼻子的海报吗?在此之前,你有见过流行女歌手在专辑造型中主动遮住自己的脸的吗?


    上文我说的海报。

      这就是新时代的文艺。

      3

      对于所谓“新、老文艺青年”之区别的问题,著名新生代乐评人邮差是这样表示的:新一代的“90后”乐迷把陈奕迅当作文艺的标志,看重的是陈奕迅区别于主流流行歌手的、与他自己天王身份不匹配的、离经叛道的那些行为,以及陈奕迅歌中出现的那些灰色地带的情感。当然,陈绮贞、苏打绿这些,就更不用说了。但和老一代文艺青年不一样的是,“90后”文艺青年是彻底的在网络化环境中成长的一代,他们普遍优越的物质条件和成长环境,让其和“苦逼”之类的词绝缘。他们对流行音乐的进阶性诉求到了陈绮贞这一层就嘎然而止,不会再深究下去,他们对表面化的、区别于主流(罗志祥、飞轮海)的形式即感到满足。一句话,缺少生活之历练,环境制约了其向独立音乐的表现主义、反抗精神的追求。没有普遍的饥饿感,自然也不会有为了多买一张打口盘省吃俭用的行为。


    陈奕迅虽贵为流行天王,但其特立独行也成为了“文艺”消费的标签。

      这样的一个属于时代的审美改变多许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一部分独立音乐人可以拨开云雾,或被更多的大众所认识,或参与更多的流行音乐制作中(多拿一些银子,再做自己的音乐,曲线救国)。前者包括如和时尚挂钩的新裤子、果味VC,美男子彭坦,以及曹方;后者则有旅行团(曾轶可作品编曲、谭维维作品编曲)、虞洋(孙燕姿《完美的一天》作者)、自由脚踏车(李宇春作品创作)等。但另一方面,这又会“惯坏”了年轻一代的乐迷,使得去寻觅尼克·杨、鲍勃·迪伦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在之前的“迪伦热”中,上海《新民晚报》《新闻晨报》摆乌龙,错把威利纳尔逊照片当迪伦,也正是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新一代的媒体从业者在专业素养上的匮乏。这是让人不得不担忧的。


    90后文艺酵母:曾轶可。

      这不是从精英角度去审视问题,实际上我很乐意见到亚文化的兴旺,满大街的年轻人都穿着切·格瓦拉的T恤。但在金字塔的结构里,基础或曰基数的扩大不一定意味着顶端的同级增长,这就好比李宇春《会跳舞的文艺青年》大卖,并不代表着皮亚佐拉的销量能增加多少(两者有关系吗?)。我羡慕日本、美国这样的文化消费氛围,我羡慕《交响情人梦》的热播让拉赫曼尼诺夫也随之走俏。他们也很商业,但他们在商业之外,对艺术保留了足够的阳光、雨露和土壤。但我知道,在国内,急功近利、一窝蜂、实用主义的现状短期内无法能有这种文化消费倡导,无论是媒体还是商家。

      4


    左起:张悬、周迅、桂纶镁。三人均为当下文艺青年热捧对象。

      我对当下流行音乐中“文艺化”的大潮是不乐观的。这和整个美国都在Rap、整个台湾都在R&B区别不大——哦,我错了,现在应该是,全世界都在Lady Gaga(再次提醒:美、欧、日本在lady gaga外对非主流文化、艺术都保留有足够空间)。至于这么一股“文艺风”的走向在哪,是否需要一个如周杰伦那样的偶像来引领大家迈进,我统统都不知道。但我有一点很清楚的是,希望大家喜欢张悬的原因,不是因为她在演出现场大口地喝啤酒。

      (腾讯:http://ent.qq.com/a/20110420/000385.htm) 

  • 古巨基《大时代》
    出版:英皇
    时间:2011年4月

    在“情歌王”之后,古巨基已经有三年没有发行国语唱片了。《大时代》当然和郭敬明的《小时代》没有太大关系,熟悉古sir的歌迷当然知道这是他的粤语专辑《时代》之“内地版”。在粤语专辑中,古巨基讲述了香港时下年轻人“Hea”“宅”“公主病”等普遍心态。尽管有林夕的妙笔加持,但实际上,以流行音乐的载体去反映社会问题,着实不是一件高效的事情,尤其是古巨基毕竟还是一个娱乐化程度这么高的star呢。因此,在《大时代》里面,你别企图能在其中听到什么深入骨髓的社会批判,这是摇滚乐要做的事情。因此,你也别嫌《大时代》的浅尝辄止,《蚂蚁》《蜗居》《富万代》《选秀》,即使单看歌名你也知道这将的是什么。一直致力于打造概念专辑的古巨基,在唱遍电玩、宠物、情歌、各种乐器之后,把关注的重点放到了社会民生中,也算是功德无量的事情。毕竟处身社会底层之外,锦衣玉食,其对生民之多艰了解必不深入,必不能感同身受,绝不会有如内地独立新民谣歌手万晓利《下岗了》或是杨一《样样干》之振聋发聩。但能做到这个样子,大家也应该对古Sir满意了。何况这张专辑的音乐性还是这么地强呢!

    张震岳《我想要的感觉》
    出版:滚石
    时间:2011年4月

    作为华语乐坛的另类“K歌天王”,张震岳的作品一直有着很高的传唱度,但这张新专辑《我想要的感觉》或许是个例外。原本以为,在和李宗盛、罗大佑、周华健组成纵贯线的这两年,对张震岳的音乐会产生“老龄化”的影响,但没想到新专辑却是这样的“年轻”,电子、舞曲的元素这么的多。包括《OK2010》,和老搭档MCHotDog合作的《嗨嗨人生》,这样的张震岳是过往没有的。在阿岳之前的作品里,他的形象总是那样的一位忧郁小生而存在,可资深的乐迷不会忘了退伍后他曾在夜店里化身“Dj Orange”,这次的《我想要的感觉》或许也有所指,但绝对是最club的一次了。有了快感你就喊,现在请叫他夜店小天王!PS.原本专辑只考虑数位渠道,但现在CD版本也在台湾内地同步上市,阿岳的歌迷可以关注。

    Gala《追梦痴子心》
    出版:东乐影音
    时间:2011年3月

    多年之前,凭着一首青春无敌的、与著名英伦摇滚乐队“山羊皮”神似的《Young For You》,Gala获得了许多小众歌迷的推崇。如今他们签约了张亚东的厂牌东乐,但依然保持着自我的风格。Gala代表的是中国摇滚乐队的另一种形态,自嘲,不靠谱,没心没肺,穷开心,和另一支名气更为大的前辈“新裤子”颇有相似度。《追梦痴子心》从专辑名起就充满了恶搞的心态,首先是恶搞自己,然后是恶搞别人,比如那首《出道四年》,最后竟然还乱入一句“爱拼才会赢”,实在让人捧腹。但Gala这些年是进步的,他们的节奏比过去稳得多,在挥洒才情的时候也懂得何时应该适时收敛。这是一支特立独行的乐队,我很难描绘他们的风格,但有一点能确认的是,他们在给你欢乐之余,还能给你思考。

  •  

      我的朋友石磊最近在MSN上与我的话题,全是关于鲍勃·迪伦。从香港站消息宣布,到开票哄抢,到北京、上海站公布、到嘲讽某些媒体伪狂热甚至把尼克·杨的相片当作迪伦(哦,我记错了,不是NY,我也是道听途说的,真相在这里:http://www.wangxiaofeng.net/?p=7229 )……正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了。

      在去年迪伦宣布“或”来华演出的时候,我也正儿八经地写了一篇《关于鲍勃·迪伦中国行的二三事 》,主题是希望当下的年轻人应该戒骄戒躁,耐下性子,好好地听上30张迪伦,定会有恍然开朗的收获——结果演出黄了。幸好我早有心理准备,留了一手,写到“无论迪伦来还是不来,我们都应该……”云云。而这一次,基本上已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我的前列腺忍不住再度发炎,但无奈各媒体早已狂轰滥炸,因此在这里不妨换个角度,谈谈那些著名的“迪伦的信徒”,或曰“迪伦的布道者”。

      在初探迪伦的世界的时候,听者常会觉得如汪洋大海,手足无措。我常把鲍勃·迪伦与曹雪芹作比,若没有脂批、没有周汝昌、没有王蒙、没有张爱玲,我们会觉得步履维艰。他们不仅是导游,还是一个布道者,在看了他们的批注之后,发现原来文本背后的世界是这样的。作为中文世界里面的乐迷,听迪伦你不可绕过的三人是:马世芳、袁越、张铁志。


    马芳和“金发佳人”。(无责任广告乱入。《金发佳人》卓越购买地址>>>

      马世芳自然不用多介绍。出身世家,成长于台湾民歌运动,在母亲陶女士熏陶下,以唱片为玩具地长大,后为音乐543站长,乃当下最值得收听的音乐电台节目;横跨写作、播音等多个领域,并深入参与到多张重要的专辑制作中。2007年,所著《地下乡愁蓝调》在内地出版。在这本书中,他以浪漫无比的笔触,回忆着自己年少时与迪伦的“隔空爱恋”:如何迷上那个破铜锣似的嗓音;如何疯狂地收集迪伦的bootleg、如何与大洋彼岸的迪伦信徒互通有无、如何一遍遍抄写着迪伦的歌词;如何把自己的青春铭刻在迪伦的音乐里。许多文字出自马芳的早期,其充沛的感染力都快从书的夹缝中满出来了。对于年轻的乐迷来说,马芳会是迪伦很好的导聆者,你会希望知道能让马芳这样顶礼膜拜的、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大家有留意过马世芳在各大互联网社区所用的头像吗?他把自己藏在鲍勃·迪伦1966年经典专辑《Blonde on Blonde》的背后,伸出一个手指放在封面上的迪伦嘴边,作“嘘”声状。为什么马世芳会对《金发佳人》这张专辑情有独钟?具体原因他自己是否有解释,亦不太记得清了。莫非是因为《金发佳人》是迪伦继《Highway 62 Revisited》后又一同时期巅峰之作、且代表了迪伦在音乐生涯第一阶段时的绝唱(在这张唱片推出后的两个多月,迪伦差点因为一场车祸而命丧黄泉。70年代复出后的他出人意料地转战乡村民谣领域),因此也是马芳对自己过往青春的纪念?无论如何,作为鲍勃·迪伦在内地正式出版的为数不多的专辑之一(另外两张是《重回61号》、第8号Bootleg《Tell Tale Signs》,如有遗漏欢迎补充),大家不妨可买来听听。


    张铁志《时代的噪音》

      张铁志不仅是乐评人,也是著名的文化与政治评论人。他的《声音与愤怒》影响了一代青年,而最近新书《时代的噪音》也同样受到广泛的追捧。张铁志本人对音乐的解读更为地形而上,他结合摇滚乐在中国传播的特点,强调其作为一种不同于集体主义之下的反抗的力量。而鲍勃·迪伦作为流行音乐历史中最著名的“反抗歌手”,他更符号化地集中了张铁志的笔墨。有时候,我会嫌铁志为音乐赋予了太多政治性的解读——包括迪伦本人也是在被大众赋予“反抗歌手旗帜”的期望后,迅速地走向了与自己歌迷的对立面,成为犹大,成为变色龙,但我们的时代无疑需要这种声音。流行音乐不仅是一个时代的缩影,他更有可能反过来站在时代的最前端,介入或改变时代的走向。


    袁越《来自民间的叛逆》。07年再版。

      最后来谈谈《三联生活周刊》专栏记者袁越的《来自民间的叛逆》。由于长时间在美国居住的经历,使得《来自民间的叛逆》一书无比的充满厚度。他不仅是美国的民歌史,具体地说更是鲍勃·迪伦的个人传记。教科书般的细致与严谨,详实的背景资料,以及可读性上佳的叙述语言,这几乎是了解迪伦的最好的中文读物。值得一提的是,袁越并没有把迪伦当作一个单独的、割裂的文化现象来看,他写迪伦,先从伍迪·格斯里开始写起,从最开始对伍迪的模仿,到之后真正继承“这把吉他会杀死法西斯”的精神,到最终走上属于自己的伟大之路,书中的迪伦血肉丰满,形象高大完整。

      今天,迪伦内地演唱会已经出票了。在期待迪伦到来之前,我们温习他的音乐,也不妨从文字的角度,了解这个堪称近50年来最伟大的歌手。

    (腾讯:http://ent.qq.com/a/20110330/000508.htm)

     

  •  

    如果我不提醒你,你会否知道《羽毛河》已经是草莓救星成军第13年的作品?“啊,我还以为他们是新人咧!”

    曾几何时(其实就是八年前啦),草莓救星刚发行了他们的第一张正式作品,立即获得了满堂彩。当主唱蜡笔不加修饰地唱着女生每月的烦恼,振臂高呼“我的男朋友也在等待和我的自由”(《太阳系》中的《自由》)的时候,我们似乎完全不会想到这只台湾独立摇滚乐队在未来的时间里会这样地命运多舛:服兵役、为生存打拼、nylas另起炉灶、获得了新闻局“辅助乐团辅导金”但团员又寻求个人发展……于是,当他们趟着《羽毛河》回来的时候,在主打歌《想不到》中唱到:“自由的生命不自由的身体,她们有什么好追寻”。和《太阳系》中同样是讲述“自由”的话题相比,草莓救星让人感觉既熟悉、又陌生。

    总感觉草莓救星是一支才华横溢、让人捉摸不透的乐队。在post-rock概念方兴未艾的时候,他们结合了台客的泼辣、美式的直爽,像一股旋风横扫华语独立乐坛;另一面,草莓救星所衍生的、玩着电子民谣的Nylas却散发着另一种童真的浪漫,平日让人觉得“男仔头”式的蜡笔也如此淑女,泰斗级教父林强也忍不住不加余力地提携他们;到了《羽毛河》时,他们又玩起了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独立气质,无论从音墙的运用、节奏的控制,都是国际级的水准——即使他们偶尔写出一首抒情小品,也甜美得足以杀入流行歌的排行榜里。嗯,还有还有,蜡笔还是半个漫画家呢。


    蜡笔为风和日丽内地版绘制的限量版明信片。8CD 160元。购买地址>>>

    实际上,当你听到《羽毛河》第一首歌曲《想不到》的时候,你就会知道这张专辑所处的位置。失真吉他随开篇一下倾泻而出,奔腾的鼓点如脱缰野马,与Bass你追我赶。八年不见,草莓救星对器乐的掌控能力已经完全上了一个台阶,蜡笔的声音和歌词也展现出经过时间沉淀的味道。随后的《琐碎的小事》同样尽显三大件交替之美,并带着一点英式的颓废感。而《巴士十一号》则是带着小步舞曲的优雅,在重型噪音下反衬轻声耳语的呢喃。

    我必须再不厌其烦地推荐一次《瘟疫青年》。如同重金属乐队Extreme被最广泛所熟知的反倒是那首木吉他编配的情歌小品《More Than Words》,草莓救星在这张摇滚专辑中最精彩的作品是这首最不摇滚的《瘟疫青年》。一反乐队“传统”的Acoustic guitar刷chord和分解和弦,和五月天玛莎相仿的阳光下蠕动的贝司,与Nylas一脉相承的画龙点睛的钢片琴,还有那个秒杀两岸三地文艺青年的歌词:“他们说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瘟疫青年,只会说不会做可惜你们都不了解我”“这世界本来就太过拥挤,我也想保持沉默不在意,专心找生活的缝隙,专心我自己”。恰好在去年的这个时候,网路上曾疯狂地流传着《文艺青年,非常瘟疫》一文,作者痛心疾首地感叹厦门鼓浪屿遭遇全国各地蝗虫般“瘟疫青年”的席卷(原文地址:http://www.blogbus.com/magicying-logs/61369908.html),而一年过后,草莓救星的这首歌,会否又称为“瘟疫青年”们趾高气扬的反击?同样,另一首《Something About You》也是正中90后年轻乐迷下怀的一首作品——当然尾奏时的band sound让全曲上了另一个档次。同样的,《褪色的彩虹》也有一个相当“小清新”的开头,可你是否有预料到它的由简入繁、如烟花般的层层绚烂绽放?

    在草莓救星暂停活动的时期,我相信Nylas对于其日后的发展是大有裨益的。蜡笔和ARNY有机会实现更多电汽化的尝试,这些经验也被应用到《羽毛河》里头来。如《白马败家子》,在Nylas之前的专辑中已经出现过,重新的编曲跟两人组合时当然更乐队化,但和传统的草莓救星相比则又显得爵士化、Fusion化、电子化。如《梦幻安东尼》,这样大篇幅使用电子音效的草莓救星是前所未见的。我承认《轰炸你的耳朵》玩得很硬派、直来直往,但我更喜欢专辑同名曲《羽毛河》那样柔软的触觉,电子碎拍如镜头的穿行,弦乐如云朵般把我托在半空。

    这样的草莓救星,很好。这样的摇滚乐,很好。

    (BTW,草莓救星《羽毛河》已于近日在内地上市,购买地址>>>。你相信当年大喊着月经走开、男友快来的乐团,有朝一日能在大陆正式发行吗……?)

     

  •  

    范玮琪《Love & FanFan》
    时间:2011-03-18
    出版:福茂唱片

    对于近年来通过音乐大秀幸福的那些歌手们,范玮琪所交出的《Love & FanFan》或许是其中最好听的一张作品。关于事业,出道10年,虽有波折但也培养了一批忠实的歌迷;关于爱情,在漫漫地长跑中让旁人羡慕,“准新娘”已收到了雪花纷飞般的祝福。因此,这张《Love & FanFan》是一张相当放松的唱片,没有急功近利,范范本人也没有过往的专辑中对于自己歌路、风格、形象的焦虑,没有对自己拥有这么多优秀作品但事业却未能更进一步的患得患失——尽管我至今依然觉得多年前的《因为》是她最好的歌。除了封面上的一些lomo化文艺处理(包括那带着波西米亚风格的穿着),这张专辑与文艺相关的东西不算太多,也并没有特别的主打歌推荐,但胜在整体性强,流畅自然,且大方得体。这不仅是范范给自己的一份漂亮的嫁妆,同时也是给支持她多年的歌迷一份满意的答卷。

     

    刺猬《甜蜜与杀害》
    时间:2011-03
    出版:摩登天空

    作为近年国内备受关注的新一代独立摇滚乐队“刺猬”来说,他们几乎每一张专辑都在蜕变,从最开始带着民谣肌理的朋克/indie摇滚,到往音速青年的风格靠拢,再到今天的《甜蜜与杀害》。这是刺猬至今最为低调内敛的一张作品,同样也可说是刺猬最成熟、最优秀的一张作品。不是因为这个专辑名字唤醒了多少沉睡的回忆,也不是说《最后,我们会一起去海边》勾起了听者心中多少敏感的神经,即使他们唱着“我们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这句老掉牙的摇滚青年口号,但也让人感觉到了几分心意。包括《埋葬在阳光下》,短短两分钟的一首演奏曲,我们也能在这种对青春挥手作别的影子里,这种俗套的剧情中,找到那些永恒的东西。对于刺猬来说,《甜蜜与杀害》是他们的一次彻底的自我超越,整张专辑犹如一部黑白的公路片,一首首的歌曲如火车外往后飞过的景色。噢!这和范冰冰的新作《观音山》的情绪很像!

     

    风和日丽群星《风和日丽内地特别版套装》
    时间:2011-03
    出版:星外星

    对于喜欢台湾独立音乐的乐迷来说,“风和日丽”绝不是一个陌生的名字。作为台湾最著名的独立音乐厂牌之一,风和日丽在过去的几年来一直为我们带来了充满个性的音乐。和大家所理解的“小清新”不一样,其下音乐人风格各异。如929乐团的诗人气质、由林强一手提携的民谣电音组合Nylas的幽默童真、还有一把吉他走遍台湾的黄玠、以“简约不简陋”独树一帜的黄小桢……本月,内地的乐迷终于可以通过正式发行的实体CD来感受他们的精彩了,风和日丽“全家福”内地特别版8CD套装现已上市。值得一提的是,台湾最好的后摇滚乐团草莓救星在超越器乐摇滚后于2010年年末发行的《羽毛河》也赶上这趟末班车。一向剑走偏锋、不拘一格的草莓救星这次也写出优美如蜜糖的旋律,如《瘟疫青年》中缓缓唱到的“他们说我是个不折不扣的文艺青年”,和笔者在去年年初介绍的另一只台湾后摇班霸甜梅号《脑海群岛》相映成趣。

    卓越独家购买地址:请摸这里

    (信息时报)

     

  • 2011-03-20

    杨千嬅

    出道第十五年;离开十年、重回娘家华星唱片的首张国语专辑;个人第三张国语专辑;论阵势,杨千嬅这次的《Ready or Not》确实是“大阵相”。

    专辑同名主打一上来就让人掉下巴。那节奏、那旋律,这不就是时下最潮的lady gaga么?罗志祥、潘玮柏最近不都在玩这一套么?别说,杨千嬅甚至指名道姓,“豁出来”“把心一横”。许多乐迷直呼天雷滚滚,这也难怪千嬅从来都主打性格牌,勇子当头,但要把港女、飞女式的情感突然嫁接到舶来品的嘎嘎宣言里头,确实是让人一时难以接受。

    同类型的歌还陆续有来:《圣女不败》已经达到了扭曲牵强的地步;《有种沉默叫做思念》以“有种XX叫做XX”之“折翅天使”的句式为歌名,还偏偏是一首凸显型格的电子碎拍的快歌,这着实让人消化不良了。这几首歌暂且不说可听度上的问题,单是“欲赋新词强叫爽”的做法,就让人不得不对制作单位“肃然起敬”。

    实际上,从《微笑》到《扬眉》,千嬅在国语音乐的版图中一直处于较为鸡肋的位置,和她粤语歌上取得的成就实在相去太远,因此许多港乐迷对“Raady or Not”这一问题内心早已有自己的答案。即使在专辑在其第二主打位置便送上了由林一峰炮制的《女人三十》,亦是千嬅较为拿手的民谣流行小品,题材也具备一定的应景话题,但丁太的演绎依然有“故作可爱”之嫌,她的俏皮活泼怎么听怎么觉得老气横秋了些。至于《哭出来》《还未完成的拼图》《醒了》这几首算作是中规中矩的慢板情歌,说不上难听,但也没有值得让人记住且传唱的价值。于是,到了最后,最让人舒坦的反倒是《我係我(Remix)》——专辑中唯一的一首粤语歌。

    香港歌手在转战国语市场时遭遇的水土不服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尤其是像千嬅这一港味、草根味甚浓的典型。这一张《Raady or Not》放在整个国语流行音乐市场里没有太大的竞争力可言,即使是与之前何韵诗、G.E.M、谢安琪的国语碟相比也要逊色得多。对于家有喜事且喜事连连的丁太来说,本身对音乐掌控的权利是一回事,当下年龄段对音乐形象的转变和追求又是另一回事,而香港乐坛当下对一张专辑企划的轻视也是一回事,近期频频出碟的杨千嬅为的若非是短期内增加曝光度,又是作怎么地想?这着实让人摸不着头脑。

    总的来说,这是一张过程很让人欢乐、结果很在人意料之中的专辑。对于千嬅的乐迷来说,肯定会有找来一听的好奇,但也无须太过地失望。仅此而已。

    (南方都市报)

  • 首先,这是我接手星外星工作以来第一个较为完整的案子。许多朋友会认为,发行本身没有技术含量可言,但其实无论是通路的营销,还是单就其产品本身所做的包装、定价、推广等方案,对于一个唱片来说都是不可或缺的。如何把唱片到达消费者手里,这是一个挺大学问的问题。

     

    以下是一些碎碎念,只是在我个人的观点和想法,不代表官方意见。

    [关于定价]

    风和日丽8CD套装+内地特别版明信片(各人寄语+手绘),从3月15日起在卓越网独家预购,定价180元。如果按正常的零售价来说,这或许会上到270元的幅度,现在平均下来是每张22元左右。正如A同学所说,这次的价格很亲民。是的,我们发现现在唱片越来越不好卖了,但却越来越贵了。有时候唱片公司会想,反正卖30还是卖40,不买的还是不买,买的还是会买,干脆就卖40吧!我想说的是,唱片的定价不是我们一方就可以决定的,但在尽可能的情况下,我们希望能做到相对的低价,尤其是像风和日丽这样我们倡导的音乐。包括像之前陈绮贞《太阳演唱会2CD》,我们在价格上也是相对较低的。

    对于我来说,180元这个价格还是相当有吸引力的,包括里头的明信片……呃,蜡笔的画很可爱,吴志宁的也是。

    不多说,购买地址请点击。

    PS.限量只有300套哦。

    [关于包装]

    有买过我们《我的高中同学》的朋友,我们这次的包装尺寸,都会按照这个样子。实际上,这是跟台版一模一样的。而这次我们还做了一个小改进,为保证唱片在挤成一块的情况下,保持平整,因此把放置碟芯的那块地方,做得平整了,具体的可以拿到实体碟之后大家再看。虽然似乎台版的带着手工特色、似乎是黏上去的碟套也蛮有风味,但从保护唱片本身出发,我们还是做出了一个修改。许多朋友很关心,引进版是否是做得跟台版一样,但我可以说,引进版有时候会比台版做得更好一些,至少在某些方面吧。

    在终端陈列上,我们也会做一个专属的展示架,上面贴一些带有风和日丽设计元素的小贴纸。到时候大家可以去看看。

    [关于删歌]

    呃,删歌,或许是大家最关心的问题。犹如当年的胡德夫,没了《美丽岛》——其实我们比乐迷会更遗憾。

    这次的风和日丽也有删歌。三首。一首是黄玠《绿色的日子》中同名歌曲,一首是929《也许像星星》中的《贡寮你好吗》,一首是黄小桢《No Budget》中的《姐姐关于蔬菜园的一些事情》。《绿色的日子》是考虑到“绿”这么一个带有阵营倾向色彩的字眼,同时歌中内容也和“军事”有些关系,虽然写的是自己的内心反叛和压抑;《贡寮你好吗》内容来自一部同名的纪录片,耗时六年拍摄,讲述的是贡寮的渔民们反对在自家门口建核电厂所做的抗争——插一句,从科学的角度出发,核电站在运行过程中要产生巨大的热量,因此选址必须靠近水源,才方便降温等操作。不难理解为什么仙台、大亚湾等大部分的核电厂都建在海边。根据国际上通行的关于核电站选址的技术经济、安全、环境和社会四原则,要求厂址深部必须没有断裂带通过,核电站数千米范围内没有活动断裂,厂址100千米海域、50千米内陆历史上没有发生过6级以上地震,厂址区600年来也没有发生6级地震的构造背景。没想到的是,躲得过地震,躲不过海啸。嗯,借着这首被删节的歌,我们向在日本仙台地震中罹难的、以及那些死士们致敬吧。

    至于最后的黄小桢的这首《Sister... Couple Things About Her Vege Garden》,理由很简单,大家有听过的都知道的(有脏话啦……)。

    [关于其他]

    许多关心星外星的朋友都表示,去年你们很大动作,发了不少好东西,今年似乎没见什么动作。我们现在来了。

    去年年底搬了新家之后,iphen送了一台播放机,自己添了一对惠威的玩具,慢慢地最近也恢复了听CD的习惯。搞卫生的时候会听,做饭+吃饭的时候会听。慢慢地也会发现许多内地版唱片其实做的蛮用心,虽然因为成本限制,在碟片质量等方面还有所欠缺,但能看到大家的努力。

    我们一起加油吧!

    附赠明信片实拍图。我最喜欢熊宝贝和草莓救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