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题。

    感谢关注。

    请勿再给我发邮件了。

    谢谢。

  • (信箱栏目已关闭,此为补遗,请勿再给我发信,谢谢。)

    来自:  秀恩 (南京)
    时间: 2010-07-28 18:54
    话题: 只能讨论中文歌吗?


      小樱你好。
      其实我是在大巴看到你的评论的。
      我想我们是同辈的年轻人。
      
      我是东方神起的歌迷之一(不是仙后)。
      我觉得他们的和声,到后期,已经可以用完美来形容了,在偶像组合里。
      
      我最喜欢他们的一张日文专辑是<Heart,mind and soul>
      典型的J-POP,且销量相对惨淡。
      我个人觉得,这张专辑是他们那么多单曲和专辑里,质素最高的一张。
      固执的觉得<Rising Sun>是他们最好的一张韩文专辑。如果是单曲,应该是<whatever they say>吧。
      
      我用了很多“我觉得”,因为只是我个人观点。
      
      不如说说他们的音乐,如何? ——虽然他们还不能被归入音乐人,但我也想听听不是歌迷的人的、不是发通稿的人的评价。
      
      
      以上
      顺祝夏祺


    发往: 秀恩 (南京)
    时间: 2010-08-05 20:10
    话题: Re:只能讨论中文歌吗?


      你好,这里可以讨论任何跟音乐有关的东西。当然不止是中文歌。但不巧,韩国音乐是我最最最最不熟悉的领域……
      
      所以我没有多大发言权。包括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是仙后,还需要google一下才行。
      
      不过本着专业负责的态度,我还是稍为听了一下你推荐的这首《whatever they say》。在我的印象里,他们和我所知道的h.o.t风格差不多,具体该如何描述这种风格呢……就是韩式舞曲吧……你所推荐的这首歌曲非舞曲路线,编曲还有点RNB的样子,东方神起诠释的感觉也比较类似传统的boy band,正如你所说,讲究的是组合成员之间和声的搭配,在每个人最擅长的音域部分展示每个人最漂亮的声音,这首歌确实还可以。
      
      唔,听完之后,我想这首歌我一定是听过的以前。
      
      关于东方神起我不能说太多,因为确实不了解,那就顺带说说别的。
      
      其实我不太喜欢boy band,就像当年读中学的时候,最流行的就是后街男孩,但我一点兴趣都没。包括boy-zone(是boy band么……),我也没有多大兴趣。我觉得他们都太雷同了,又太软绵绵,在粉丝眼中能分清楚他们每个人的音色,每个人的个性特点,但对于无爱的人来说,则有点对牛弹琴。对于我来说就是这个样子。包括华语的boy band,如草蜢,如小虎队,我都没有喜欢过……残念。
      
      如果是论和声的优美度,我想我永远都是推崇Simon & Garfunkel。后来有一年,格莱美,他们再一次上台,唱了那首不朽经典The Sound of Silence,我就算是看RMVB也是如此如醉。
      
      但我真的对韩国音乐没有太多的想法和兴趣。抱歉。豆瓣上我记得也有韩国独立音乐小组,但也没有多大的兴趣。实在是抱歉。


    来自:  秀恩 (南京)
    时间: 2010-08-08 22:33
    话题: Re(2):只能讨论中文歌吗?


      谢谢你的回复(好客套)
      不熟悉也没关系,你认真答我了。
      The sound of silence的确是经典之经典……但是如果你要用boy band来分类,那滚石、甲壳虫之类不也都是boy band。
      也许你更喜欢个人特色突出的男声或者是女声之类的吧=V=
      但是,如果永远只有一首歌可以听,未免好无趣。
      
      依旧
      顺祝夏祺


    发往: 秀恩 (南京)
    时间: 2010-08-09 11:33
    话题: Re(3):只能讨论中文歌吗?


      为此我特意地去wiki了一下boy band的含义,原来我错了:http://en.wikipedia.org/wiki/Boy_band
      
      我确实是喜欢比较有特色的声线,不过Simon & Garfunkel好听的歌很多很多。不只是大家都知道这一首而已。


    来自:  秀恩 (南京)
    时间: 2010-08-09 13:14
    话题: Re(4):只能讨论中文歌吗?


      那个维基的地址我打不开T T
      在没有网络的年代听过那首歌的CD
      仅此而已

  • (信箱栏目已关闭,请勿再给我发信。此为之前积下来的补遗)

    Yan 发送至 我

    小樱好,请问:

    由于长时间大音量听耳机,导致现在我稍微听一会就头痛,怎么办?

    PS:音量小比不听还难受。另上班没法听音响,且听音响在节上还不如耳机。

    谢谢。

    PP

    邹小樱 发送至 Yan

    你好!这个问题其实由耳科医生来解答应该是最好的,但本着问题到我这里为止的态度,我有以下的建议:

    1,长时间大音量听耳机这个肯定是不好的,用不着医学原理分析也知道是不好的,我觉得开80%的音量就足够了,这个音量也不小了啊……最主要的是,音量太大你不会觉得难受的吗?

    2,不知道你原来用的是什么耳机,我这里把你的耳机概念理解为广义的包括耳机和耳塞在内的。你用的是入耳式耳塞吗?要不你试试普通的耳塞?或者换成挂耳式?直接弄个耳机也行?

    3,我其实也很认同你说的,耳机比音响在听起来的感觉上性价比实在高太多了……

    4,我建议你还是去看看医生吧。我其实已经鼓膜内陷了。那阵子上大学,有一阵子专门听铁娘子,结果就内陷了。这辈子都好不了了。悲剧%……去看医生吧,这个事情可大可小。

    PS.对了,如果你去了医院,估计大夫会让你做什么耳癌检查,从鼻孔里面钻一个内窥镜进去,医生说鼻子和耳朵是连在一起的。然后当时给我操作的是一个实习生,我嘞个去,他竟然第一次没钻成,钻进去但是钻错了……结果扭出来,第二次,我都哭得不行了……


    Yan 发送至 我
           
    谢谢你的回答。

    1, 问题现在我开得一点也不大啊,50%都不到听一阵子都头痛(图方便,办公室里直插笔记本)。最重要的是,像石玫瑰Love Spreads那样的曲子,音量不大你不会觉得难受吗?
    2, 我用普通耳塞,入耳式的更痛,受不了。
    3, 谢谢
    4, 如果你这样建议就不要再PS了吧。。。

  • fei 发送至 我 7月16日
       
    上次看了樱姐某篇博,才知道我一直喜欢干的一件事,原来叫做扒带……身边没有老师,幸好有互联网。我对许多乐器不熟,只能凭自己揣摩。简单试了下,不知道对不对,请指正。
    歌曲是谭维维的《离去之前叫醒我》(试听

    入:电吉他,拉长音。
    跟上节奏吉他,背景有弦乐渐入。应该是电子琴模拟的弦乐。
    “你曾对我说这”开始,加入鼓,另一把电吉他。
    “在离去之前叫醒我”,回到只剩弦乐,鼓,哦,还有节奏吉他。

    “河流已经干枯”的“干枯”,鼓起,加入了钢琴,贝司,另一把电吉他,其他乐器和之前一样,模拟弦乐的那个电子琴消失了一小会儿(两架琴?)贝司的声音这里比较容易分辨。
    “在离去之前叫醒我”,鼓,,弦乐和钢琴的声音,也有贝司(真的是两架琴吧)
    一把电吉他的solo,弦乐+鼓+贝司。
    “如果我们”,和上面一样,两把电吉他也都加入。现在我觉得一把负责失真的的其实就是之前负责的节奏吉他的那把。但是有个部分我似乎听到了三把吉他负责不同的部分,所以也不是很肯定到底两把还是三把。
    然后的大合奏就基本没太多新的变化了,就不说了。不知道我前面这部分扒带,对不对,对乐器的判断正确与否……毕竟没玩过band,真的很大一部分是在凭臆想。请指正啦~

    顺便:《谭某某》这张,除了部分歌曲用力有点过度,整体我觉得是张很好听的专辑,和张靓颖的《我相信》一样,好听程度都超出了意想之外。


    邹小樱 发送至 fei 7月22日
       
    唔,其实扒带的意思是,用耳朵把一首歌的某个(或全部)乐器识别出来后并用乐谱的方式记录下来,识别只是第一部……最后是要形成乐谱。我可能之前说得没有太清晰,厄,扒带是这么一个意思。你可能有点误解啦。不过没关系。

    一开始的这个应该是用人工泛音弄出来的。或者回输都有可能。
    “你曾对我说这”开始的鼓点,用了比较多的混响,所以听起来似乎隔了一层。之后“河流已经干枯”就没有这么多混响直接来了。
    钢琴只有一架,估计是你听到了高音中音和低音的部分分开,但一般来说,不会用两架钢琴这么诡异的……
    这首歌吉他失真怎么这么软绵绵,没点力气……不过也估计是为了体现这个柔情效果吧。是两把。但后来的电琴跟前面有区别,前面是木吉他。
    一般都不会同期录音的啦,都是一个吉他手,换了几轨,录上去的。
    其他都没错啦。

    《谭某某》这张专辑确实不错,比发廊女神的好。比较真实,技巧无瑕疵。我之前不是还给他们写过一篇通稿吗?这张专辑在传媒奖夏季评选中也是前十的。

     

      About

      做一个信箱栏目,是需要鼓起十万匹马力和勇气的事情。“你算哪根葱啊”之类的关于妄自非大的冷眼,“到底有没有写信来呢”这个连自己都没底的问题,两座大山足够让人打退堂鼓。

      但这毕竟是一个跟梦想有关系的事情。

      我的三大Dream Work:粤语足球评述员(偶像何辉);住在鼓浪屿上的自由作家(偶像连岳);让人深更半夜感动流涕的RPG脚本策划师(大宇)。而偶像之一的连岳其中有 一个重要的环节便是“我爱问连岳”,至今已是国内最受欢迎的信箱栏目。我没有这样的雄心大志,但坚信在互动中的双方是平等的。这期间不只是一问一答,而更 多是讨论和分享,而我们也不必拘泥于平日里的正襟危坐,只需要用最直截的方式传递彼此想法。“为大家提供另外一种思考的角度”是我一直以来的坚持,而“和 乐不问”则是另外一种比撰文更直观更有效的体现方式。

      在过往的时间里,有不少朋友非常热心地通过邮件方式跟我讨论各种问题,当然,以音乐为主,也有其他。感谢你们的肯定。而在此栏目的开始,我会把这些以往的邮件整理出来(经彼此的许可),同时在此静候各位的来信。

      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与我联系:

      1,豆瓣·豆邮:http://www.douban.com/people/magicying/

      2,Email:magicying@gmail.com

  • 来自: 孩子岛上的孩子 (成都)
    时间: 2010-07-20 17:43

      想问李霄云的专辑你为什么给1星?你是觉得没有音乐性还是没有情感?能简单说说吗?

    发往: 孩子岛上的孩子 (成都)
    时间: 2010-07-22 14:16


      其实给多少星只是我个人的一个行为,不作为太多参考。具体原因的话,也可以说,但真的只是个人看法。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个判断标准,如果要用五星来判断的话,我的会是这样:
      一星:玩票,滥竽充数,为发片而发片,圈钱,垃圾。
      二星:歌手本人有心无力,或表现得低于能力水准
      三星:勉强可以。各方面中规中矩。
      四星:有大量的想法,真诚的表达,并有几首亮丽的单曲。
      五星:完美。或者是凤凰传奇,慕容晓晓这样的传奇天团神一般的存在。
      
      李霄云的新专辑,我一开始觉得是两星。这张专辑并不佳,音乐性欠奉,歌曲太平,没有起伏,李霄云的演绎,一直也调动不了她的情感。本身在比赛时候,她也不是一个善于用情感注入歌曲的人。只是她确实有一定的特色,音域很低,音色很宽,中性的大家都蛮喜欢。但我个人不喜欢。
      
      而新专辑没办法让人听得下去。我觉得浪费时间。当然当然,这致使我自己的想法。我喜欢极端,要么是刺激我的神经,要么是重剑无锋大巧若拙地去调动我的神经。要么就是巧的极致,要么就是拙的极致。但李霄云这一张专辑是想追求拙的,但却弄拙成更拙。


      About

      做一个信箱栏目,是需要鼓起十万匹马力和勇气的事情。“你算哪根葱啊”之类的关于妄自非大的冷眼,“到底有没有写信来呢”这个连自己都没底的问题,两座大山足够让人打退堂鼓。

      但这毕竟是一个跟梦想有关系的事情。

      我的三大Dream Work:粤语足球评述员(偶像何辉);住在鼓浪屿上的自由作家(偶像连岳);让人深更半夜感动流涕的RPG脚本策划师(大宇)。而偶像之一的连岳其中有 一个重要的环节便是“我爱问连岳”,至今已是国内最受欢迎的信箱栏目。我没有这样的雄心大志,但坚信在互动中的双方是平等的。这期间不只是一问一答,而更 多是讨论和分享,而我们也不必拘泥于平日里的正襟危坐,只需要用最直截的方式传递彼此想法。“为大家提供另外一种思考的角度”是我一直以来的坚持,而“和 乐不问”则是另外一种比撰文更直观更有效的体现方式。

      在过往的时间里,有不少朋友非常热心地通过邮件方式跟我讨论各种问题,当然,以音乐为主,也有其他。感谢你们的肯定。而在此栏目的开始,我会把这些以往的邮件整理出来(经彼此的许可),同时在此静候各位的来信。

      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与我联系:

      1,豆瓣·豆邮:http://www.douban.com/people/magicying/

      2,Email:magicying@gmail.com

  • 来自: RoJay (西安)
    时间: 2010-07-10 12:55

       近来又在听LMF,他们一直让我很喜欢。虽然已经解散了,但是我认为他们是香港乐队(可以这样说吧)的一个传奇,假如不是因为粤语的限制,他们甚至是华语界的一个传奇,让众多玩rap的汗颜。
       作为一支BAND RAP,音乐没得弹,贝司和吉他游走于节奏之间,DJ TOMMY打的碟充满灵气,灵魂当然是那几个raper,摇滚的内核搭载rap的节奏和锋利,非常有power。至今再听,他们的歌词从没过时,戳痛社会的各条神经,可惜当年被世人抹黑为粗口歌,让我既愤怒又很无奈。
       还有一支乐队农夫,虽然走的不是一条路线,不过我也觉得他们不错,不过当然比不上LMF,歌词虽然没那么愤怒,音乐也没那么猛。但是他们的歌词还是能够继续戳痛社会的神经,音乐上的话变化比较多,但不同于我所听过的其他所谓的hip hop乐队的平淡。
       讲那么多,只想看看你对于这两支乐队的看法,当然重点是LMF。
       哈~~


    发往: RoJay (西安)
    时间: 2010-07-12 10:57

      中学时候,班上有几个同学就是大懒堂的忠实粉丝。那时候还没有独立音乐这个说法,在我们印象里,大懒堂跟张震岳是同一个性质。他们不是那些人人都喜欢的,特别帅气或者之类的偶像,歌词中也会有很多当时我们看起来离经叛道的东西,大懒堂就不说了,张震岳也有很多诸如我的小弟弟下次让你一次吃个饱之类的,那时候看到这些歌词真是让人心惊肉跳。
      
      其实粗口歌应该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如大懒堂,用今天的视角,这什么啊。但那时候没有网络,大家还是很平静地上班下班,哦搞错,是上课下课,课间听听diskman,然后听到大懒堂在爆粗,一首两首过后,又开始上课。那时候还很纯情,担心diskman被老师没收。就是这么一个纯情的时代。香港人向来都不乏粗口歌,如黄秋生地痞摇滚,还有阿Paul之后自己的一些作品,也粗得有一定程度。因此我会觉得LMF是一个具有暗号性的,类似时代出英雄这样的一个符号。
      
      我其实不是太中意RAP歌,不过最近也慢慢听一些,比如侃爷维斯特的三部曲,我觉得还是蛮有趣的。华语的RAP我比较喜欢的是MCHotDog,狗董每张专辑我都很喜欢,他们跟大懒堂也算是隔岸相对,题材相仿,现场表演也总是用许多真乐器band sound,包括跟张震岳free9的一起coscover。其实,具有一定深度的题材是不会落伍的,如《韩流来袭》,那时候听跟现在听,听到“艹你MA的BI”之类的,还是很爽。
      
      农夫算是软化的RAP,他们的编曲就很软,也保持了很多悦耳的音乐元素。和农夫类似的应该是蛋堡,蛋堡是我眼中的去年最佳新人。这两者我会更喜欢蛋堡多一些,农夫港味浓,但我比较哈台湾。


    来自: RoJay (西安)
    时间: 2010-07-12 12:44

      张震岳黄秋生啊Paul MCHOTDOG蛋堡什么什么的我都听过。。张震岳和啊PAUL还是很喜欢的。。啊岳的离经叛道和一些情感很MAN。。啊Paul的讨论就更是可以牵扯到BEYOND前世今生。。蛋堡的确是华语界RAP的一个奇葩。。很有文艺气息。。也有深度。。不过个人还是比较喜欢农夫的软RAP。。嬉笑怒骂还是很有趣的。。LMF搭载了Anodize就比较苦海仇深。。广州的讲者也略有耳闻。。虽然我也不是很热衷于RAP。。但是两岸三地比较起来。。内地的RAP就很值得玩味了。。


    来自: 邮差 
    时间: 
    2010-07-30 16:15:17

    粗口歌和RAP和HIP-HOP其实并不完全等同

    HIP-HOP里也有不那么粗口的,比较干净的一种。且不要提蛋堡,蛋堡之前的参劈也很干净的,并且还在RAP郑愁予的诗呢。

    华人RAP最早其实可以追溯到软硬天师的年代,但他们不是很算HIP-HOP,有试过加入VOCAL,但节奏感还有DJ的因素都不是很明显。在台湾,国语RAP溯源则要追溯到LA BOYZ,也就是黄立成黄立行哥仨他们,包括后来单飞的STANLEY,还有MACHI,依旧是宝岛乐坛重要力量。而典型的HIP-HOP,继上世纪的阿岳之后,这个世纪的代表人物还是得数台湾的MC HOTDOG,和香港的LMF。

    当中,LMF里的核心人物MC仁和DJ TOMMY是真正定义了华语HIP-HOP文化的。包括MC仁在流行文化 歌词内涵 涂鸦文化上的造诣,DJ TOMMY在远东、亚洲DJ界里的搓碟 掌控水平,都是标杆性的。——他们的确和BEYOND有师承关系,前提是他们首先先师承了ANODIZE(亚龙大),而ANODIZE本身则可视作BEYOND的一个嫡系分脉。这个比其隔代遗传AMK的MLA而言,LMF更为得90年代豁达BAND潮真传。同时他们在本世纪也非常主流,相比起热狗直到《我爱台妹》才得以升上金曲奖神台。LMF早早就进入了香港四大颁奖礼,还拿到了叱咤组合金奖,还在TWINS和SWING之前。所以LMF其实很早就熟悉了主流工业运作,但同时也很好地保存了地下乐队的态度,SAMMI和MC 仁如今的合作也只不过是致敬当年她和LMF的合作而已。

    LMF其实后来分了几支,一支是MC仁,一支是DJ TOMMY,还有一些人就直接参与创立了现在的二十四味,这个也是有粗口的。而MC仁和DJ TOMMY则先是和陈奂仁一起参与打造陈冠希,你没看错,EDISON在华语HIP-HOP发展史上也是有过很重要的地位。他是直接承继LMF,和下启农夫的那个人。这十年中间的粤语HIP-HOP,03-07年他是里面最代表性的一个人物。他的师承,除了MC仁 陈奂仁™之外,还应有黄秋生和陈少琪。

    大家都以为是陈冠希因为自己退居幕后才推出了农夫,但其实农夫的历史要早很多。作为MC仁的嫡传入室弟子,农夫里面C君的悟性还有词作思考能力其实很早就显现出来了。从02年第一张碟《月下思》就已经看出端倪,那时还是中学生的他们就已经在思考香港文化和自己的根源,和一般RAPER只是在发泄体制内不满或黑帮仇杀,泡妞情仇之类很不同,他们是那种没那么激进,但又颇为早熟的思想者。《郑永芝》里思考教育问题和传媒社会的《十八年华》几乎令人忘记他们的年纪。当然,把G-Funk、Breakbeat、Jazz、电子、民乐穿插进去的DJ GALAXY其实也不差,和LMF的HardCore  Rap不同,农夫的Alternative Rap更易为主流接受。后来农夫们不仅成功主流化,而且拜了麦玲玲为师讲风水讲股票讲时事后也确实红了,但不应忘记他们一直以来还有一位师傅,就是身兼经纪人和监制的娃娃脸DJ TOMMY。

    PS:最早尝试粤语RAP的其实是林子祥。。。。这个农夫也提过的。不提。粤语HIP-HOP历史渊源很久。如今华语HIP-HOP里其实方言RAP也比国语RAP更红火,譬如台语+客语的拷秋勤,上海话的黑棒,台语的猪头皮,张睿铨,陕西的黑撒,北京土著的阴三儿,天津的天津饭,还有云南的李俊驹等等……至于广东的粤语HIP-HOP,也有DUM DUE,讲者,天王星这些显赫名字。噔哚的阿龙和肥宝也各自出过个人碟,他们做的以JAZZ-RAP为主,音乐和技巧比讲者更娴熟。而讲者则在跟MC仁往来多了后,进步了很多,东西也越做越好。

    台湾HIP-HOP历史待续ING(这里也会更新的!小樱注~~)

    (原链接:http://www.douban.com/note/83166689/)

      About

      做一个信箱栏目,是需要鼓起十万匹马力和勇气的事情。“你算哪根葱啊”之类的关于妄自非大的冷眼,“到底有没有写信来呢”这个连自己都没底的问题,两座大山足够让人打退堂鼓。

      但这毕竟是一个跟梦想有关系的事情。

      我的三大Dream Work:粤语足球评述员(偶像何辉);住在鼓浪屿上的自由作家(偶像连岳);让人深更半夜感动流涕的RPG脚本策划师(大宇)。而偶像之一的连岳其中有一个重要的环节便是“我爱问连岳”,至今已是国内最受欢迎的信箱栏目。我没有这样的雄心大志,但坚信在互动中的双方是平等的。这期间不只是一问一答,而更多是讨论和分享,而我们也不必拘泥于平日里的正襟危坐,只需要用最直截的方式传递彼此想法。“为大家提供另外一种思考的角度”是我一直以来的坚持,而“和乐不问”则是另外一种比撰文更直观更有效的体现方式。

      在过往的时间里,有不少朋友非常热心地通过邮件方式跟我讨论各种问题,当然,以音乐为主,也有其他。感谢你们的肯定。而在此栏目的开始,我会把这些以往的邮件整理出来(经彼此的许可),同时在此静候各位的来信。

      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与我联系:

      1,豆瓣·豆邮:http://www.douban.com/people/magicying/

      2,Email:magicying@gmail.com

  • 来自:飘洋过海
    时间:2010-07-01

       万芳的声音有一点模糊,看着慢慢出来的那三四个MV我就明白了些。这几年她在台湾的电台里培养出了雷光夏的气质,走灰色地带。
      
       《我们不要伤心了》,写一种离别,一种安慰。歌名直白得仿佛是一种新文艺范儿,跟什么电影《我们天上见》一样让人觉得有新意。

       MV开始是巷子口两个女孩在等着后面的伙伴一起上小提琴课,勾起了三缺一的伤痛。两身黑衣,纪念着因为感情而轻生的伙伴。昨天在坐在这里,还在欢笑。沉默的女孩那一段没看懂,应该是女孩买不起小提琴,如同陈老师以前那样,伤心卑微。钟欣凌扮演的小提琴老师很感性,一直觉得这样的胖女孩去当谐星很心酸。年轻人看着老板多给的卤蛋,在狭小的房间里燃起了对未来的希望。对淡淡的温情总是有克制不住的感性。不知道男生会不会。

       《看见快乐对我笑》,写一个自闭的男孩,失去了什么,在孤单的房间吹气球。主色调是橙色,代表温暖、微笑。
      
       整个专辑给我的感觉就是,失去固然痛苦,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当然这种痛苦趋向于是生命的那种。每次去殡仪馆的时候,夜深的时候,就能勾起这种感触。
      
       金曲奖评审有个叫做王介安的,以前有在中广流行网做主持人,做这一类深夜疗伤主持人的。我整个青春期都在听他的节目《星河夜语》。后来陆陆续续有万芳这些人。还很小的时候,我在靠近台湾的泉州小农村用收音机可以清晰听到这种电台,感觉挺好的。后来这个拿过金钟奖的节目随着电台的商业化消失了。

       所以当乐评人一律把台湾玩青春的民谣都叫做小清新的时候,还蛮伤心的。有一些当然就只是一般的小作品,但是有的歌词写的东西还蛮值得我们思考的。虽然我写不出那种感觉。这个给你新开的栏目做点参考。

    ————————————————————————

       我的男朋友听的是王力宏,跟我在音乐上没有什么话好说的。王力宏把音乐中的编曲和制作玩得很爽,但是显然这位ABC的歌词永远只能在烂俗的爱和唯一和 FOREVER中跳跃,别人帮他写的就好多了。
      
       陈升的话我知道他玩的很爽歌词写的很棒,可是我想不通他现在的曲是高深了还是怎么了,还是说手被打伤后对曲要求就不多了。或者是老了,唱美声的那种感觉多了起来,口齿有点。。我觉得他现在最好制作那种类似于ELLE特辑那种,类似于深夜旁白的,类似于陈绮贞的DEMO3那种,然后出书(我有买他的书 9999 tears)。虽然说玩的爽,但是旁人我很困惑。我觉得萧煌奇现在在顶替他早期的位置。《爱做梦的人》,我是闽南人,我听得懂,哈哈。很棒。

      可是不说真的不太懂 诚如梵高的画,几米的画,看着看着有心疼的感觉。梁祝的音乐,听着听着有遗憾的感觉。可是我的词汇确实如此的模糊。联系作者生前身后确实能扯不少东西出来,可是感觉还是写不到点上。为什么对一个作品要负载这么多没用的东西呢。
      
      每次乐评写编曲的时候,我除了看得懂,这首歌原来是这个风格,加了那个乐器以外。我也没有多少斩获。

       金曲奖虽然广受批判,但是我每次最认真的,不是看金牌大风买奖(还记得华纳本来不报名的吗?可能就是竞标不到金牌大风郑东汉的那个价位所以差点放弃,后来不是黄小琥、方大同他们都没有去,萧敬腾不过是因为要让新人出来混一下,没拿奖也不丢人)。看的是那些原住民啊,什么丝竹空爵士团啊,有的时候,这种专辑买不到试听不到,反而很渴望看到他们做音乐的热情。黄韵玲啊,萧青阳啊,李欣芸的那张《故事岛》我深深的被封面的美感震撼了。能不能以后乐评的时候多评价下对这些的赏析呢?因为我只能感受到,但我很外行。

    ——————————————————————————

       外国的我是几乎听不下去的,左小祖咒地位很好,但是我也不懂。窦唯的纯音乐,我也听不懂。去了一次热波,吴卓玲那女的在台上操人的骂,下面观众吹口哨让我一个人觉得很无聊。这些都是一等一的实话。内地装B太多了,台湾装人装得太童话了(卢同学为代表,你不信我也不信的那种KUSO,不过他们素质真的比较高,从不同电台点播的歌曲以及CALL-IN观众的素质对比就知道了),外国的,打比方,我听了一个什么热波的Reptile and Retard,从头到尾都是I LOVE CHINA ,she is a beautiful country,YEAH...yeah~~都没有歌词的。台下一群16岁左右的90后一身时尚,老成的抽烟,让我这种冲动跑去成都的人觉得自己跟土猴一般。一群人在装。公益是幌子。吃饭需要票子。垃圾满地都是。就是一群废物在搞奇怪的事情。痛痒我欣赏不来,树子还挺喜欢。
      
       我作为一个外行人,我深深感觉不到这种音乐靠近了我,觉得很疏远。听一听万芳,听一听张悬,听一听萧煌奇,反而才能感觉的这些歌词是真心地拥抱我。至少我感受到了那种意境。如果你有招数,请你教我,怎么对左小祖咒的音乐入手,怎么对窦唯的音乐入手,难道我需要去学习五线谱才能理解吗?
      
       把多年来的困惑解释给一个乐评人,我心满意足了。谢谢你听我唠叨。有空写写万芳的乐评,她本身无娱乐,也不要写她的滚石时代,更不要写千篇一律的东西的话,就写写这张专辑以及你的人生领悟。这个会不会很苛刻啊。不是要求,只是期待。我自己期待我以后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乐评人。

     

    发往: 飘洋过海
    时间: 2010-07-01 15:18

      感谢你的解读。《看见快乐对我笑》是不是很俗的一首歌呢,但我觉得这首歌的歌词、旋律、编曲是万芳这张专辑最自然的一首。只是我看到万芳在房间里面的蹦蹦跳跳,想到她都快50岁的人了,就不由得菊花一紧。所以还是不看MV的好。每个人都有每个人不同的理解。
      
      我小时候对音乐兴趣不大,更喜欢看书,听电台的时候,听的也是小说连播,武侠梦,没有像你这样的机会可以听到外面的声音。直到大学时候才开始对音乐感兴趣,所以这方面我很晚熟。原来按照我的中文修养,对歌词应该很敏感才对,但情况却似乎并非如此。我听得最多的反倒是英语、法语方面,尤其是法语,根本不知道在说啥,但我能感觉到里面所传递的情感。其实我英文也很烂,四级考试考了五次加起来总分不超过200的那种,所以英文歌曲我也是听不懂的。所以我听歌常常不求甚解,只听个大概。
      
      老外流行歌尤其是R&B太逗了,通常就是爱来爱去就完成一首歌,首首歌都一样,其实这个角度来说王力宏还真是蛮纯粹的一个 R&B歌手。关于歌词的看法,我写过一遍《写词的那些事儿》,你可以看看。升哥的词我在里面提到,是很个人化很男性化的词,他把男人写绝了,就像李宗盛把女人写绝了一样。手废了之后旋律感降低,其中或许是一个方面,他现在确实没有那种让人怦然心动的某一个乐段了(不知道你注意到否,升哥的词和曲是无法割裂的),像“写歌的人假正经,听歌的人最无情”,这样的段子也是太少太少了。以前升哥是不少的。现在他更偏向于有句无篇的状态,跟黄舒骏当年很像,叙事散文诗入歌,肯定就是这样的。但他的重心确实是在这里。
      
      其实对于乐评来说,歌词是绕不开的一环,但目前许多乐评都很少去剖析歌词方面的涵义,反倒去说这首歌编曲如何如何牛逼之类,包括我本人也经常有这个改不了的坏毛病。究其原因,我想有以下:

    1,觉得歌词分析门槛太低,人人都能做,因此不屑;
    2,怕引用歌词太多,被人说骗稿费;
    3,好的歌词不多,需要费力去着重解析的更少;
    4,有的歌词太过隐晦,不少乐评人文化素质不高,自己都理解不来,何况说与人听;
    5,许多歌词需要结合这个音乐人本身的创作动机,这些信息需要从音乐人的访谈等内容中来,对于某些乐评人来说,这样太浪费时间了,他们可能一张碟都没听过一次,就要赶着写稿了,赶着在大家的热潮还在兴头的时候发稿了。

          我想这些就是乐评不太多去解释歌词的原因。
      
      说完歌词,继续解答你的问题。
      
      萧煌奇确实是一个一听就感觉很老派式的歌手,他的专辑整体而言水平不错,但似乎还缺乏一个能够像《身骑白马》这样让人有炒作点的东西。对于一个新人来说确实需要这样的刺激。
      
      唱片封面确实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好的设计会让人过目不忘。如披头四过马路,涅槃潜水等。李欣芸那张专辑确实是让人吃惊,我在看到实物的时候真是……只能说这样的封面就是为了拿奖么,完全是不计成本的设计啊。我以后确实也会多提提这些硬件上的东西,或者说,多提提综合性的东西。
      
      你说对左小祖咒有兴趣,但是听不下去,但这么多人说好听,这么多人力荐,想知道怎么可以听进去,听得出里头的妙处来,我的建议是——顺势而为。包括像窦唯、痛痒,其实无论任何音乐,你只要遵循一个原则,就是——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要相信媒体、乐评人、你的朋友。我妈到了后来也不相信这些媒体什么的了,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儿子从小就是一个大话精,这样的人就在社会上传播着声音,连自己老妈都骗,对公众还得了。音乐只需要忠于自己,做音乐是这样,听音乐也是这样。它毕竟是一个艺术形式,艺术就是为了表达的,既然你觉得无法对这种表达方式提起兴趣,那就找别的门路去。对窦唯不感兴趣,那就听张悬去,听万芳去。凭什么我非得要觉得窦唯好听?
      
      杨波曾经在一次面对面的交流中,讲爵士,然后底下有观众提问,杨波先生,您说了这么多,但我就是觉得阿姆斯特朗不好听,不知道这是啥玩意,我觉得克莱德曼好听,你能教我如何去欣赏阿姆斯特朗吗?结果杨波就说:你觉得不好听,就别强迫自己去听。看起来杨波貌似还有点生气了,这个不得而知,但他说的这话是对的,没必要强迫自己去听爵士,听古典。真的没有必要。某一天,你突然觉得好听的时候,再来听吧。何况不是每种风格都适合每个人的。我就不喜欢 RAP了(但最近我觉得侃爷的三部曲蛮好听的),我以前听迪伦、科恩都没听出妙处来,我以前也凡是电子都跳过,古典更是不要沾,但现在都成了两位老爷子的死忠了,其他的也慢慢听一点了。

          音乐是很私人的,没必要为了别人的看法去勉强自己的耳朵和听觉神经。


      About

      做一个信箱栏目,是需要鼓起十万匹马力和勇气的事情。“你算哪根葱啊”之类的关于妄自非大的冷眼,“到底有没有写信来呢”这个连自己都没底的问 题,两座大山足够让人打退堂鼓。

      但这毕竟是一个跟梦想有关系的事情。

      我的三大Dream Work:粤语足球评述员(偶像何辉);住在鼓浪屿上的自由作家(偶像连岳);让人深更半夜感动流涕的RPG脚本策划师(大宇)。而偶像之一的连岳其中有 一个重要的环节便是“我爱问连岳”,至今已是国内最受欢迎的信箱栏目。我没有这样的雄心大志,但坚信在互动中的双方是平等的。这期间不只是一问一答,而更 多是讨论和分享,而我们也不必拘泥于平日里的正襟危坐,只需要用最直截的方式传递彼此想法。“为大家提供另外一种思考的角度”是我一直以来的坚持,而“和 乐不问”则是另外一种比撰文更直观更有效的体现方式。

      在过往的时间里,有不少朋友非常热心地通过邮件方式跟我讨论各种问题,当然,以音乐为主,也有其他。感谢你们的肯定。而在此栏目的开始,我会把 这些以往的邮件整理出来(经彼此的许可),同时在此静候各位的来信。

      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与我联系:

      1,豆瓣·豆邮:http://www.douban.com/people/magicying/

      2,Email:magicying@gmail.com

  • F 发送至

    樱姐你好~

    我知道你是男的,不过我就是觉着小樱这个名字很女性化。

    没什么大问题,不用上小樱信箱。我要问的问题也很。。奇怪。

    有个毁誉参半的歌手,叫胡彦斌。他的歌曲,有一些也是不错,旋律悦耳,朗朗上口,听起来倒也不坏。我都拿不准他的许多歌算不算芭乐歌曲,但每次听他的歌,总是觉得——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呢。你看他的歌曲的旋律啊,许多还是挺好的。编曲呢,中规中矩,配器上也有亮点。唱功呢?流行圈子里,不算唱将吧,但也是绝对过得去,能打中上评级的。但还是——不对劲。

    问题就是他的歌曲的奇怪的鼓点。不知道是谁给想的,怎么听都电鼓。电鼓就算了,听着还很舞曲的感觉。我没玩过鼓,表述不准确,反正意思就是这个,他的歌曲里有相当一部分,就毁在鼓上了。

    举例也一堆堆。《笔墨登场》,刨掉那个不伦不类怎么听怎么别扭的儿化音,整首歌我觉得配器很好听,念白插入合理,没有滥用民乐器,但那个鼓点啊……bong ba da bong,bong ba da bong,那个bong的又闷又沉……

    这种感觉在《潇湘雨》里也有。这首歌么……总体上失色太多,怎么做作怎么来,也有我提到的,那个鼓点,很不对劲的感觉。闷,沉,重。

    另外首,《巴黎铁塔》,印象中KTV里也还算常见。这里面的鼓点,配合上箱琴+电吉他,那么点意思就出来了。《男人KTV》,钢琴,弦乐,里面的鼓节奏也很舒服啊。就没了那个让人很闷的感觉。

    我没玩过band,就自己学过点吉他什么的,所以没法用术语描述出这个鼓上面让人很不爽的感觉是什么。

    我的问题就是——

    为毛那种鼓,听起来就是让人那么,不舒服呢。

    我这个问题真奇怪……

    此致 敬礼

    F

    PS:我赌荷兰。
    ____________
    live long enough to find the right one

     

    发送至 F

    (This is a good question,所以我还是把它放上来了。)

    其实胡彦斌最不对劲的就是他的长相否?

    我还记得当时听他的第一张专辑,许多歌曲包括和尚,超时空爱情等,介于他那时候还是18岁年纪,我还是觉得此人很有潜力的。之后他的发展确实也对得起这个潜力。

    不过现在单说鼓点和节奏。

    我用X代表低音鼓,O代表军鼓吧。

    《巴黎铁塔》的节奏是“XX OX”。这确实是最常见的基础节奏形态,看似很闷,但是如果贝斯稍加一些节奏上的变化处理就ok了,这首歌就是这样。

    《男人歌》跟《巴黎铁塔》有点类似,但这首歌的军鼓控制比较好,也就是“O”的部分,它的节奏型是“X- O- XX O-”,但在四小节部分的军鼓鼓花打得比较夸张,副歌部分尤其是明显。

    《潇湘雨》的节奏是“X- OX -X O-” ……不知道你能否看明白。你觉得很闷很沉,因为这个用的应该是电子鼓,没有用真鼓。我推测胡彦斌觉得是这首歌已经很民乐了,用爵士鼓不太好,因此用了比较流行的民乐+电音节奏搭配。好了,我现在大概明白了,你估计是不太喜欢电子鼓的感觉,因为你不喜欢的《笔墨登场》也是用了电子鼓。

    其实胡彦斌很多歌曲的节奏部分都用了鼓机,估计上海人有电子传统,都这么爱洋气。用Rhythmic Programmer做出来的节奏当然没有真鼓来得有质感,而且音色没有情感可言,我自己是不喜欢的,因为我也是玩Band出身,一直是真乐器的拥护者,对midi之类都比较不能接受。如果真的要说为何胡的歌曲用这么多电鼓,我的解释如下:

    1,用电鼓洋气。
    2,用电鼓省制作成本。
    3,他是宅男,喜欢自己摆弄音乐,但他打鼓技术普通。
    4,他觉得用电鼓可以让自己音乐更加具有时尚感。
    5,某些时段电鼓比架子鼓更加容易跟其他乐器搭配。

    突然发现自己有点混淆了概念,鼓机、电子鼓、电子节奏是不同的概念。鼓机指的是一种音乐设备(上一张霸气图:http://baike.baidu.com/image/e6508eeff11648dfcf1b3e26),电子鼓是在传统爵士鼓基础上改用电子感应的便携设备,电子节奏则是最后出来的效果和节奏型。前两者是硬件,最后是出来的效果或者软件。好吧相信你应该明白了。

    ————————————————

    突然发现我是理解错了,你的问题应该是:为什么电鼓这么让人不爽。我的解释是却是,为什么他要用电鼓。

    那么,电鼓让人不爽的原因,包括:

    1,因为电鼓没有表情。

    2,胡彦斌编的许多电鼓部分都有喧宾夺主的问题,声音太大,太抢,跟其他乐器比起来太突兀,反倒打破了歌曲的整体感。

    3,胡彦斌编的电鼓节奏型太过DISCO,比较廉价的感觉。

    4,你从主观上就不喜欢电鼓。

    大致是以上的这些理由。

    周杰伦许多歌曲也用电鼓,但明显周杰伦的鼓听起来没这么突兀不是么。

    层次问题,层次问题。

      About

      做一个信箱栏目,是需要鼓起十万匹马力和勇气的事情。“你算哪根葱啊”之类的关于妄自非大的冷眼,“到底有没有写信来呢”这个连自己都没底的问 题,两座大山足够让人打退堂鼓。

      但这毕竟是一个跟梦想有关系的事情。

      我的三大Dream Work:粤语足球评述员(偶像何辉);住在鼓浪屿上的自由作家(偶像连岳);让人深更半夜感动流涕的RPG脚本策划师(大宇)。而偶像之一的连岳其中有 一个重要的环节便是“我爱问连岳”,至今已是国内最受欢迎的信箱栏目。我没有这样的雄心大志,但坚信在互动中的双方是平等的。这期间不只是一问一答,而更 多是讨论和分享,而我们也不必拘泥于平日里的正襟危坐,只需要用最直截的方式传递彼此想法。“为大家提供另外一种思考的角度”是我一直以来的坚持,而“和 乐不问”则是另外一种比撰文更直观更有效的体现方式。

      在过往的时间里,有不少朋友非常热心地通过邮件方式跟我讨论各种问题,当然,以音乐为主,也有其他。感谢你们的肯定。而在此栏目的开始,我会把 这些以往的邮件整理出来(经彼此的许可),同时在此静候各位的来信。

      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与我联系:

      1,豆瓣·豆邮:http://www.douban.com/people/magicying/

      2,Email:magicying@gmail.com

  • 闷骚的韶关年轻人请教小樱老师(这题目真恶心
    Xu Luo 发送至

    今天无意中翻出这两篇稚嫩的习作(都是为华师文学院的同学写的稿)。。突然犯骚想问问小樱老师你的意见。。写得肤浅有怪莫怪。。打扰到你更是有怪莫怪。。

    (按:原文篇幅较长,我放至末尾——樱)


    邹小樱 发送至 Xu

    Xu,你好,我似乎已经完全想象到你的样子了,一个戴着眼睛的瘦瘦的青年的形象。你应该知道我也是来自韶关的客家人,不知道你是否知道我也是师范生?

    一篇篇地说吧。

    《摇滚乐可以改变中国吗?》是读后感,张铁志老师是我们都很尊敬的一位业界前辈。文中最开始你抛出话题,然后引述了几段原书中文本,接着是你自己对书中所述主要内容的再次概述,而后又转入了对中国摇滚乐的剖析,也就是重新回到了主题上。我挺喜欢你的这段话:“中国相对于西方国家,中国没有种族主义,所以没有Rock Against Racism;中国没有选举,所以没有Rock The Vote;中国自己人都吃不饱,所以没有Live 8;中国没有政党竞争,所以没有“红楔”;中国越来越需要在全球化中强大,所以没有反对全球化斗争,根源是中国摇滚大部分还只局限于个人的情感体验,没有社会改革的勇气、自信和野心”。不错,多用排比句式阅读多有快感行文更有气势。

    实际上你的行文很有逻辑,有清晰的脉络,但这篇文章有一个问题是,到了最关键点的时候,却突然早泄了。倒数第二段“但是我认为滚改变中国的阻力归根到底是中国言论自由的缺乏,特别是底层民众,草根民众的意识表达被严重压抑”,一直看到这里,才是我最想看到你的观点的地方。或许你的观点已经抛出来了,前面的解析也已经够多了,但到了最重要的可以伸发开去的时候文章又完了。

    其实我自己也有这样的问题,往往到了最后节骨眼上就脚软了,或许自己并未留意,但也觉得前面说了太多,感觉再写下去,一是无话,二是觉得无必要。但许多前辈就如张铁志,尤其是张晓舟,他们从行文第一段开始就没有冷场,没有废话,一直在推向高潮,而这个高潮也来得恰到好处,有分量又有余味。而你的这一文,包括我自己许多时候,经常都是自我感觉有余味,但实际上还未够分量,就是还未吃饱就在自得其乐了。我不知道这个比喻是否恰当,但这个确实是我的感觉。

    第二篇,我也针对马世芳此书写过一篇读后感,叫做《关于过去,关于未来》。好吧,首先让我打击一下你,“心中的思绪难以平息”,这种学生腔赶紧戒掉!!

    你的写作思路我之前已经说过,很清晰,嗯,这是写作的第一要素,起码把事情说清楚了。那我关于这一篇就只提点其他建议——学生腔。

    如你所说,写的肤浅莫要见怪,其实我自己看回大学时候写的东西,怎么会不肤浅?但这个和见识,和年龄段是有必然关系的。你的这篇《我们的乡愁》对比前一篇要稚嫩很多,关键在许多用语上,如“在高三失眠的每个夜晚,只有吵闹的摇滚乐能让我安静,沉入梦乡”,其实我自己很排斥这一类的话,因为它暗示着作者的经历之贫乏,没有其它可写之处,这个也是学生腔最大的问题。当然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是尽快让自己成熟起来。不要想着年纪大了就成熟,其实有的人一辈子写东西都很幼稚,包括在如今的乐评人中(别问我是谁……)。

    当然,能看出你还是很有heart的,而且已经体现出了许多优秀的潜质。如条理清晰,文字流畅等。不要小看这些,真的,许多所谓乐评人真的是连这些都做不到。我像你这般大的年纪的时候,还没听过这么多东西呢。

    希望能看到你未来更好的作品。还有一句话要送给你:20岁之前,是作文;20岁之后,是作人。

     

    ——————————后附Xu的两篇习作——————————

      《摇滚乐可以改变中国吗?》

      The Future Is Unwritten——题记

      几乎每个人一听到摇滚乐这个词的时候,都对它充满了偏见,更多的是把它当作一个贬义词,认为它往往是与色情、颓废、堕落、毒品、暴力等结合在一起。但事实是摇滚乐充满了力量,通过强烈节奏和优美的旋律把人内心的某种压抑某些思绪某些看法释放出来,摇滚乐不是一堆牛粪,也不只是一朵鲜花,而是插在牛粪上的鲜花,正如我们每个人,在充满谎言和虚伪的现实社会中都有一颗纯真的心。摇滚乐就是以激烈的力量如同暴风雨一样涤洗人们的心灵,免于我们被现实所污染。但是,摇滚乐除了对听觉、视觉的冲击之外,还能冲击什么?摇滚乐能够改变我们、改变中国、改变世界吗?

      用了一天的时间读完台湾乐评人张铁志的《声音与愤怒——摇滚乐可以改变世界吗?》。这是本讲述摇滚与政治纠葛的编年史,是了解从六十年代到新世纪初摇滚乐参与西方社会活动的入门教材,作者以较为客观的语调介绍了六〇年代、七〇年代、八〇年代、九〇年代、新世纪初发生的代表性事件、代表性活动、代表性人物和组织。

      “六〇年代是音乐、青年文化与社会反抗的有机结合的时代,是摇滚乐的永恒迷思与永不熄灭的思想根源。

      七〇年代承接六〇年代的是:某些音乐类型表达了年轻人的焦虑并形塑他们的认同,而构成青年文化的一环。但与六〇年代不同的是:缺乏大规模社会运动的支撑,这些音乐难以产生实际的政治效果。

      到了八〇年代,从七〇年代末的‘摇滚对抗种族主义’开始,音乐人有意识地通过音乐来动员群众进行社会斗争,并形成大型慈善演唱会的新音乐文化。但这个时代也是音乐工业体制发展的高峰,流行乐彻底体制化,商业化。

      九〇年代到本世纪初,则是前述两种发展路线的各自演变,一方面各种以音乐来启蒙社会意识的努力仍在持续,另一方面,新的音乐形态也开始展现新的青年文化和丰富的社会反抗意涵。“

      在这段话基本归纳了这本书的内容,通过摇滚乐的历史讲述了一段社会发展与变迁的历史,在比绘画文学等艺术更为直接更具煽动性的摇滚乐成为新的青年文化并介入政治的时候,爆发了巨大的能量,并对社会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是摇滚乐可以改变世界吗,这是张铁志为自己为读者和摇滚乐提出的一个问题,也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史观,以检视从六〇年代至今以摇滚乐介入社会活动的策略和实践可能,挖掘摇滚乐作为一种反叛能量的可能性和局限。

      但是这本书的视角是从西方社会的摇滚介入政治写的,缺席了中国的声音与愤怒,在中国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的当今国际社会,以摇滚可以改变世界吗的史观切入摇滚可以改变中国吗这个问题上,笔者试着粗略探讨下在特色社会主义中国的非特色中国摇滚能否改变中国。

      书中写到的每次运动都是在人类社会或者政府的保守政治下开展并且改变社会的,但是在这个以群众运动引致的革命夺取政权的社会主义中国,执政党深明社会运动的巨大影响力,因而强烈的禁止大部分的社会运动,而在越来越开放的中国社会,大部分开始有自由觉醒意识的青年对国家的保守以及强力思想控制的开始不满。这本书提到了在人们向往的自由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存在保守政党和保守政治,和对社会的觉醒强力的舆论控制,其中提到了美国英国的执政党和政治,还有美国的全美最大的电台体系Clear Channel Communications,更不必说国人皆知的BBC.可见在当今人类社会,保守是不分意识形态的,只是资本主义比共产主义更会利用自由这一层外衣,每个国家政治智慧的高低其实是体现在如何更能的利用社会的个人上。在清明的世人看来,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用平等和自由来作为引诱或者武器对付社会主义和第三世界,是极其可笑的,也是一种巨大的讽刺。事实是在当今人类社会,自由和平等只是用来追求的。我们面对的不是中国的保守,而是整个人类世界的保守。但是话说回来,中国的保守的确比西方国家更甚也更明显。摇滚乐所要对抗的就是在保守下人性以及平等和自由的压抑。

      在改革开放初期,九十年代的时候中国摇滚有过一段短暂的辉煌。当崔健唱出摇滚乐的时候震撼了中国社会,摇滚乐成为了当时年轻人表达思想一种方式,比起隐晦的朦胧诗更为直白与激烈。尽管中国摇滚最辉煌的一刻是在香港红馆举行的演唱会而非在大陆,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中国摇滚影响了那一代人,央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便是其中之一。这是中国摇滚乐初次展现出其改变中国的潜力。当九十年代的中国摇滚就如同绚烂的烟花一样短暂绽放又瞬间沉寂。要在这短时间消化西方已经发展了三四十年的摇滚乐并像西方的摇滚乐改变社会那样明显是不现实的。但这无疑是播放在中国的一颗种子。在商品经济发展迅速的中国,摇滚乐如同西方的摇滚乐一样开始成被音乐工业收编,成为商品。但是正如本文开头所说的摇滚乐是插在牛粪上的鲜花,摇滚乐的灵魂不会被商品的外衣蒙蔽,在以摩登天空为主的音乐公司的努力下,现在的中国摇滚又开始萌发了,在网络歌曲口水歌等垃圾音乐泛滥的中国,摇滚的商业化并不是一件坏事,正如书中提到的The Clash主唱Joe Strummer坦言他们进入主流唱片公司是为了让更多人听到他们的声音,激起更多人的意识觉醒。摇滚乐是否能够传播,并且改变我们是改变中国的一大前提,或许摇滚改变中国在大部分人的眼里似乎是相当可笑的一件事情,但是摇滚改变我们却是可以的。

      在目前中国摇滚开始商业化的情形下,回答摇滚能否改变中国这个问题除了言论自由以外还很大决定于中国摇滚人的自我意识。中国相对于西方国家,中国没有种族主义,所以没有Rock Against Racism;中国没有选举,所以没有Rock The Vote;中国自己人都吃不饱,所以没有Live 8;中国没有政党竞争,所以没有“红楔”;中国越来越需要在全球化中强大,所以没有反对全球化斗争, 根源是中国摇滚大部分还只局限于个人的情感体验,没有社会改革的勇气、自信和野心,更没有像性手枪、波洛、鲍勃迪伦等摇滚人,在中国当权者千百年来的固步自封、妄自尊大和底层人民的奴性文化悠远且国情特殊的中国,摇滚改变中国的阻力不可谓小。

      但是我认为滚改变中国的阻力归根到底是中国言论自由的缺乏,特别是底层民众,草根民众的意识表达被严重压抑,在和谐盛行的当今中国社会,摇滚人的表达更会被压抑,在主流媒体上看不到中国摇滚人的思想表达,只看到摇滚人的负面新闻以及类似流行明星般的采访,即使存在几个比较有思想的摇滚人,大众也很难听到他们的声音。根不正苗不红的中国摇滚碰上娱乐至上的人们意识跟不上经济发展的当今社会,改变中国显得更加困难。

      关于摇滚乐能否改变世界,这本书的结论是:摇滚乐真正改变世界的可能性在于草根运动组织的结合。当摇滚乐去感动人心,改变意识,结合起草根组织的持久的具体游说、组织、动员工作时,世界是可以一点一滴地被改变!而在本文的摇滚乐能否改变中国的问题中,也可以给出结论:摇滚乐真正改变中国的可能性在于社会中个人的意识觉醒,当整个社会的大部分人大部分精英意识觉醒的时候,并结合中国的开放和言论自由的改变,中国也是可以一点一滴地被改变的!(文/Xu Luo)

      《我们的乡愁》

      We want the world and we want it now,now?now!——题记

      前不久读完台湾张铁志的《声音与愤怒》,之后又读了台湾马世芳的《地下乡愁蓝调》,心中的思绪难以平息,张铁志是克制地以一名旁观者的身份去分析摇滚乐与社会的变迁以及理想的沸腾和其在曲折中幻灭又重生。马世芳则是以饱含深情的笔调描写音乐与自己的青春和理想的缠绵,句句真诚,字字真情。

      《地下乡愁蓝调》可以说是作者在“后青春期”对其青春期的回忆,阅读着作者所写的关于其青春期关于理想的文字的时候,我感觉到强烈的共鸣,即使我和作者的青春期所处时代不一样,但是那些青春期的萌动以及情感却是如此的相像。由于家庭的温暖以及从小被压抑了的勇气,我的叛逆期只有萌动没有行动,但那种子的生命力是如此的顽强,埋藏到高中,通过一个同学接触到了摇滚乐的时候,摇滚就如春风夏雨一样浇灌着那种子。摇滚乐为我开启了一扇门,指明了一条道路,但我却没有勇气走进那门,走上那条道路,只能在门口在路边观望,蹉跎了不少青春岁月,当我对于理想对于现实开始陷入犬儒的时候,作者的文字勾起了我“青春期”的回忆,在高三失眠的每个夜晚,只有吵闹的摇滚乐能让我安静,沉入梦乡,在苦闷压抑的时候,摇滚乐宣泄了我的闷气,在忧郁地犹豫的时候,摇滚乐陪伴着我的那些愁绪。当我看到作者听着音乐在废弃教室埋头为可以表达自己思想的校刊努力的时候,看到作者因为作业没写挨藤条的时候,看到作者跟学长们在酒吧学喝酒抽烟谈理想谈时事的时候,看到作者听到音乐沉醉的时候,看到作者被摇滚的音乐和精神感动的时候,那感觉,那一切和我是如此的相似。作者谈到这本书对他的意义的时候,说到“在于终于能够了解自己的‘青春期’——歇下脚来深深回望一眼,看明白了来时的路,方能鼓起勇气,往下走去。”这本书对我的意义是,让我鼓起勇气走上这条路,也让我陷入了对于当代青年忧虑的思考。

      《地下乡愁蓝调》带领我们经历了台湾社会的动荡以及发展,作者青春的苦闷,以及对于理想的热情,反映了一代人对于理想追求。书中的文字让我感受到青年人的激情与燃烧的火光,“五四”离我们过于遥远,其精神对我未能产生深刻的影响,但《地下乡愁蓝调》却帮我填补了这一空缺。李双泽、胡德夫、罗大佑、杨弦、杨祖珺、李建复、李宗盛等一系列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不仅代表了台湾的民谣,也代表了一代青年对理想的觉醒和追求。在如今物欲横流,生活安逸的现在,我们青年人还有理想还有激情还有努力吗?答案不在风中,在我们身边的当代青年的脸孔上。

      在当代中国社会,物欲横流,娱乐至上扼杀了青年人的理想,也掩盖了对于理想的觉醒和萌芽,当人们变得自私,变得妥协,知识分子陷入犬儒主义,明哲保身,人们的理想变得只求自己过上好日子的个人理想的时候。我们将何去何从,即使我们很多人依然是期望祖国强大,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但更多的只是期望,没有行动,当我们进入大学踏入社会,年龄开始逃脱青春期,以为“是告别青春期的时候了,是学着长大的时候了,却又一再放纵自己沉落下去”。或许读者看到这的时候在提醒着我,身边还有很多有理想的青年,你可以说我苛刻,但是这些人不足够,身边有的更多是没有理想的大学生、社会青年。摇滚乐的实质是指人们追求的是一个乌托邦,一个理想的世界,民主、自由和平等,没有贫穷,没有贫富悬殊,没有压迫,没有虚假与欺骗。曾经共产主义便为人们提供了这么一个乌托邦的幻想,但是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破灭了这个乌托邦。即使现今社会主义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但却还未能让我们看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共产主义的乌托邦还是高高在上,飘渺的空中楼阁。这个时候,代表希望代表未来的青年人却已失却了理想的追求。话说得过重了,但这只是表达了我的失望,却还没有绝望,我希望的是青年们能觉醒起来,能够一起去努力,携手共进,互相勉励,去改变世界,去追求理想,到达乌托邦。

      我们这一代无幸经历那些动荡又理想主义燃烧的岁月,平淡又舒适地成长着,这究竟是我们的悲哀还是幸福呢?长辈们的努力以及追求又是不是我们现在所生活的样子呢?但是没有疼痛的成长,没有挫折的人生,是否精彩又是否美好呢?假如没有这些我们怎么能成长为一个真正的人,正如鲍勃迪伦名曲《Blowing in the Wind》所唱的“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Before you call him a man?”。作者写到“我们需要的是一些浓得化不开的情绪,让我们自觉长大了,却又不至于一下子被大人世界吞没”,这忧愁就是对理想的觉醒,没有忧愁,没有理想的一代,注定是悲剧也将是失败的一代。

      写到最后,我的笔触却还未写到乡愁,在本文最后,我便以乡愁来作为结语。乡愁是什么?本书张晓舟作的序写到“乡愁不只是青春的怀旧和那喀索斯式的自恋,乡愁是对大地的一再追忆和重返,是对故土的守望,更是对乌何有之乡绝望中的希望。乡愁即对乌托邦的执念与热望”胡德夫唱的李双泽留下的歌曲《少年中国》里有句歌词“少年的中国不要乡愁,乡愁是给没有家的人,少年的中国不要乡愁,乡愁是给不回家的人”,但是我们需要乡愁,因为我们有家我们要回家,我们也饱含着对家乡对我们脚底下的中华大地的热爱。

      我们,正走在最最遥远的路上,满怀乡愁。(文/Xu Luo)

     

      About

      做一个信箱栏目,是需要鼓起十万匹马力和勇气的事情。“你算哪根葱啊”之类的关于妄自非大的冷眼,“到底有没有写信来呢”这个连自己都没底的问题,两座大山足够让人打退堂鼓。

      但这毕竟是一个跟梦想有关系的事情。

      我的三大Dream Work:粤语足球评述员(偶像何辉);住在鼓浪屿上的自由作家(偶像连岳);让人深更半夜感动流涕的RPG脚本策划师(大宇)。而偶像之一的连岳其中有一个重要的环节便是“我爱问连岳”,至今已是国内最受欢迎的信箱栏目。我没有这样的雄心大志,但坚信在互动中的双方是平等的。这期间不只是一问一答,而更多是讨论和分享,而我们也不必拘泥于平日里的正襟危坐,只需要用最直截的方式传递彼此想法。“为大家提供另外一种思考的角度”是我一直以来的坚持,而“和乐不问”则是另外一种比撰文更直观更有效的体现方式。

      在过往的时间里,有不少朋友非常热心地通过邮件方式跟我讨论各种问题,当然,以音乐为主,也有其他。感谢你们的肯定。而在此栏目的开始,我会把这些以往的邮件整理出来(经彼此的许可),同时在此静候各位的来信。

      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与我联系:

      1,豆瓣·豆邮:http://www.douban.com/people/magicying/

      2,Email:magicying@gmail.com

  • 来自: Lyn
    话题: 尊敬的小樱,
    求教如何学习乐理同埋男女关系。。。

      尊敬的小樱:
      
      您好!
      
      我系您嘅fan,好中意读您嘅文字,我系一个喜欢音乐的女仔。
      
      听音乐的时候经常会听到一些好钟意的段落,好好听的乐器演奏声,同埋一些歌手嘅唱腔都好好。想查证下它们究竟系咩乐器演奏出来嘅?个唱腔系咩名称?但我音乐知识好少,唔识乐谱,更唔识玩乐器。亦不知哪一样专业书籍可以帮到我。我很想学多D音乐方面嘅专业知识><。
      从何学起?
      
      另外我好中意一个乐队嘅吉他手,但我没有勇气同佢讲嘢。点算啊,是不是下次在台下对住他大喊我好钟意你。。。我唔知佢对北方女仔有何看法。。。挠头。。。
      
      最后请教樱蜀黍,饮茶,究竟系陶陶居好D定系莲香楼好D?
      
      感激不尽。
      
      盼复。
      
      Lyn


    发往: Lyn
    话题: Re:尊敬的小樱,求教如何学习乐理同埋男女关系。。。


      Lyn你好。
      
      关于你的第一个问题,其实我可以理解成“扒带”。所谓扒带,就是靠着耳朵一遍遍地听,把一首歌中各种乐器演奏用乐谱记录下来,无论学任何乐器,都是一门必修课,我也有练过的厄……
      
      这是一门很扎实的功夫,而我经常强调乐评人需要懂一些基础的乐理,才可以便宜行事。
      
      不过,你的需求没有这么复杂,只是想分清哪是哪对吧?唔,如果想深入了解的话,可以google“扒带”二字,但估计你会看得一头雾水。我现在结合自己的经验简单地介绍一下速成法。
      
      首先我建议你从简单的歌曲听起,比如不插电。不插电的好处是,他们不会加太多的混响和效果,能把原声乐器听得很清楚。在许多电声歌曲中,我们会听到比如吉他的音色完全不像吉他,但演奏方式是肯定不会变的,所以只需要了解他基本的特性就好了。所以去伪存真的不插电是一个好的选择。
      
      我们举一个例子,就来个经典的吧。Nirvana的《MTV Unplugged in New York》,第三首《Jesus Doesn't Want Me For A Sunbeam》。最开始,你听到鼓槌的一个起拍,1234,然后三种乐器开始出来,鼓+手风琴+吉他。接着到主歌的部分,又剩下科本的唱和吉他。然后进副歌,鼓又来了,手风琴又来了……好吧,我承认这样有点傻,但先易后难是一个基本的准则。任何事情都是。
      
      接着可以到稍微复杂一点的。就朴树的《来不及》吧。前奏部分,一直很清晰的是木吉他扫弦,这个没有问题。然后其中有手鼓,听到没?弦乐部分,可能是键盘也可能是真弦乐,这个得去专辑内页的制作名单了。然后还有一点小电子的效果。到了主歌的时候,只剩下朴树人声和吉他,嗯,手鼓还在。慢慢的电子效果也来了,人声空白处还有很优美的口琴,然后还有很忧郁的布鲁斯吉他,应该是用滑棒做出来的……大概如此。
      
      至于你说的唱腔问题呢,我想现在的歌曲不太划分这个了,除非是死嗓之类的。
      
      总之窍门就是:多听多思考。
      
      其实解构派是乐评的一种写法,走技术流范儿的,袁志聪老师就是这个路子。
      
      专业书籍的话,我想这种分辨乐器的能力只需要多听就好了。音乐上的专业知识好多,看你的个人爱好了。我建议是从学一种乐器开始。比如吉他,口琴,口风琴等等比较简单的。
      
      第二个问题,无数血淋淋的事实证明这事儿不靠谱。今天正好看到一个豆瓣帖子,极具参考意义,可自行翻阅
      
      最后一个问题,饮茶,肯定是陶陶居好吧…… 。

     

      About

      做一个信箱栏目,是需要鼓起十万匹马力和勇气的事情。“你算哪根葱啊”之类的关于妄自非大的冷眼,“到底有没有写信来呢”这个连自己都没底的问题,两座大山足够让人打退堂鼓。

      但这毕竟是一个跟梦想有关系的事情。

      我的三大Dream Work:粤语足球评述员(偶像何辉);住在鼓浪屿上的自由作家(偶像连岳);让人深更半夜感动流涕的RPG脚本策划师(大宇)。而偶像之一的连岳其中有 一个重要的环节便是“我爱问连岳”,至今已是国内最受欢迎的信箱栏目。我没有这样的雄心大志,但坚信在互动中的双方是平等的。这期间不只是一问一答,而更 多是讨论和分享,而我们也不必拘泥于平日里的正襟危坐,只需要用最直截的方式传递彼此想法。“为大家提供另外一种思考的角度”是我一直以来的坚持,而“和 乐不问”则是另外一种比撰文更直观更有效的体现方式。

      在过往的时间里,有不少朋友非常热心地通过邮件方式跟我讨论各种问题,当然,以音乐为主,也有其他。感谢你们的肯定。而在此栏目的开始,我会把这些以往的邮件整理出来(经彼此的许可),同时在此静候各位的来信。

      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与我联系:

      1,豆瓣·豆邮:http://www.douban.com/people/magicying/

      2,Email:magicying@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