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址:http://site.douban.com/widget/notes/3264809/note/165192669/

    推荐了广州三组民谣/民歌音乐人。

    ————————————

    邹广超 

    http://site.douban.com/zgc/

    邹广超或许是我所认识的最优秀、却又最被低估的民谣吉他手。在广州著名民谣乐队“秘密后院”中,你总能轻易地从众多乐器的音色中被他的演奏牵引过去。无论是吉他、秦琴、三弦,他总能不卑不亢地准确捕捉到自己应该出现的位置,不仅能以琴音演奏出主唱小匡未能尽兴之处,更能在自己的演奏里延伸出另一种独立的审美。

    在国内民谣吉他手中,许多人都喜欢把这一西洋乐器演绎成古琴,但大多数人尽停留在音色、音阶的模仿,真正能抓住古韵精髓的,私以为邹广超在这一领域无出其右者。可听听他的《琴箫合奏》,这种人琴合一的音随意动,会让你想起那个失传已久的称谓——“琴师”,以及瞬间将你带到魏晋风骨、属于嵇康的那个时代。

    作为独立的发声个体,邹广超之歌曲创作也有他独到一面。2007年独立发行的《关于我们的生活》是一张“也无风雨也无晴”的佳作,出色的吉他技巧、对和声的巧妙运用很好地弥补了他嗓音表现力上的不足,同时他总能写出朗朗上口却又充满情调的优雅旋律,更别说那腻的间奏、过门,以及色彩浓烈的挂留和弦、属七和弦了。如果硬要给他贴一个标签的话,那么“南派都市新民谣”或许会是一个比较贴切的形容。但,他的音乐没有任何人的影子。

    推荐曲目:

    江南西的夜》《琴箫合奏(江湖边初夜)》《

     

    瓦依那

    http://site.douban.com/wayina/

    这是一支来自广西南丹的山歌、民歌乐队,由两个小伙子组成,现居广州。第一次听到他们是在林生祥《大地书房》巡演广州站的现场,瓦依那作为暖川嘉宾,感觉就像刚结束了一天的劳作,洗干净手脚的泥巴,背着吉他就跑到台上来了。的确,他们本身就是农民。林生祥后来说,一开始对瓦依那没有什么了解,但看了他们的演出,印象很深刻,觉得这个暖场乐队的选择非常合适。我也认为是这样。

    在豆瓣音乐人的小站上面,他们的每首曲目都很短,很多都是一个片段,或一个动机,当然也可就此对他们的音乐进行小小的管中窥豹一番。他们的音乐是原生态的,有机的,无公害的,满是泥土的芬芳。你或许会发现他们的吉他演奏出锤了,但这并没有关系。他们还原了音乐对于劳动者来说的原本面貌。对于我来说,瓦依那让我回到了小时候生活的家乡,有在河畔大榕树下纳凉的、唱着山歌的,有在夜晚围着篝火又唱又跳的,还有村子里婚丧、祭祀时候的喧哗吵闹的。对于城市里的听者,这一切是新鲜的。但对我来说,确实无比熟悉亲切的。

    现在,瓦依那在广州乐评人中好评不断。但他们的音乐其实并非阳春白雪,是属于这个对土地有着莫名眷恋的整个民族的。

    推荐曲目:

    跳舞-合水镇》《土琵琶》《忻城天莫老爷的天

     

    叶宏钢

    http://site.douban.com/yehonggang/

    同样来自广西(柳州),现居广州。昵称阿钢、“皮帽子”,并因精通埙、巴乌、笛子、箫等中西吹奏乐器,有着“吹吹钢”的雅号。曾任夜郎“南蛮乐队”、“秘密后院”乐队吹奏乐手,并在深圳、广州两地酒吧驻唱多年(小道消息:当年陈楚生还在深圳的时候,阿钢常和他散场后打桌球),除通晓无数“流行金曲”外,自创曲也积累了一大摞,可谓多才多艺。2009年,独立发行首张个人专辑《将进酒》。2011年起以“米粉乐队”活跃于喜窝、tutu等广州live house。台湾著名独立教父张四十三上月来穗,在偶然间看到其演出,大为赞赏:“这个乐队真有趣!”

    叶宏钢的音乐大致分为三种:广西山歌、古调新唱、自创作。但在大部分的时间里,我不会把他们分得太开。听他的《四五拍》,那摧心的唢呐一响起,现场的气氛立即随之沸腾起来。广西米粉全国闻名,除了桂林米粉外,柳州螺蛳粉、南宁老友粉等等,均让人“吃过翻寻味”,而叶宏钢之乐队以米粉为名,乍看之下或许觉得太过粗鄙,但细嚼后却也觉得其音乐之力道、市井之生猛,确实无愧于广西这一招牌食品之名。

    叶宏钢还有许多中国古典诗词改编的作品。如《关雎》《将进酒》《桃花庵歌》《明日歌》《念青丝》等等,竟占了他的作品中一大块篇幅。而他的另一首代表作《赠一位徒步流浪的小伙子》同样显得古香古色。值得一提的是,这一张录音室作品《将进酒》中除手鼓外,所有的吉他、吹奏、小打,均是由其一人之力演奏的。

    在《将进酒》的豆瓣页面,有叶宏钢的妻子写给他的一段话:“从不太会上网,到会用音乐软件做编曲;从只玩流行音乐,到会吹奏各种民族乐器;从不太爱看书,到会背诵诗词歌赋。”

    忽然我就感动了。

    推荐曲目:

    四五拍(现场)》《关雎》《赠一位徒步流浪的小伙子

     

  •   如果你硬是要这样想的话那也没办法,但我真的是诚意推荐大家本周六晚(八月七日)来看秘密后院小唱李叔同歌。

      第一次知道李叔同除了拥有弘一法师这个名头外,还身兼美学家、音乐家、书法家等多种角色,是中学时在林海音的《城南旧事》里。好马配好鞍,只有《城南旧事》才能抵得上《送别》,就像只有梁弘志的曲才能抵得上苏东坡的词一样。

      同样,由后院来唱李叔同学堂乐歌,也是一件“才能抵得上”的事情。

      刚参加后院的时候,隐约的记得在一次关于演出的Rundown的讨论的时候,梵枫提到:要不要唱《送别》呢?然后小匡很严肃地说,不行不行,还没搞好,大概之类的话。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李叔同对于小匡和后院的含意是怎样。而到了后来,《江湖边》录制完毕之后,后院立刻投入到关于李叔同学堂乐歌的排练中。那时候我还不太明白这个“翻唱”的意义所在,也跟小匡有过探讨,直到某天晚上,在后院里,小匡给大家说了这么一个故事:

      李叔同自幼和母亲相依为命,直到她的母亲病逝,家里面大办丧事,李叔同竟然没有出席,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直到夜里,李叔同把钢琴拉到了灵堂,唱了这么一首寄托了无限哀思的全新创作《梦》,唱罢,嚎啕大哭。听者也无不动容,其父一个姨太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叔同,我有一个请求,你能否在我的葬礼上,也唱这一首歌?

      小匡讲完这个故事,一个人拿着吉他,开始唱:

      哀游子茕茕其无依兮,在天之涯。

      惟长夜漫漫而独寐兮,时恍惚以魂驰。

      萝偃卧摇篮以啼笑兮,似婴儿时。

      母食我甘酪兴粉饵兮,父衣我以彩衣。

      月落乌啼,梦影依稀,往事知不知?

      汩半生哀乐之长逝兮,感亲之恩其永垂。

      我很感动,半响说不出话来。这感觉就像是读了一部充满画面感的小说,或是听着一位老师傅悠悠吟了一首王维或是李白那样仿佛在你面前播电影的诗。于是我明白了后院为什么要给予这样的时间和精力去做这么一个“翻唱”的事情。这不是翻唱,也不是什么所谓“致敬”的变相说法,这是一种文化的拯救。

      如果不是后院,我不会知道20世纪初中国的新式学校中音乐课上教的是什么,也不会知道中国最早传入的西方音乐是背景和状况是怎么样——枉我自称乐评人——当然这些只是科普。世人皆知李叔同一生从生看到死,从繁华看到凋谢,后大彻大悟,最后凝聚成一句“悲欣交集”,也知佛祖拈花、伽叶微笑,而“人生的意义并不在于占有什么,而是从生命中体验到什么”这些大道理。但这些只是道理,对更多的大众来说,我们需要一个更为确切的实体存在。李叔同所作的学堂乐歌就是这些实体。

      尽管出家后弘一法师大幅度减少了在文艺创作所花费的时间,这些学堂乐歌大都源自其遁入空门前所作,但在心灵体验和情感经历上却有着一脉相承的属性。如之前所提《梦》,诉母生前之慈爱,再哀魂之飞逝,便是一个由死观生的过程;而后院在歌曲的还原上最大程度地保持原有情绪,邹广超之布鲁斯混搭乡村风味的吉他更是如点睛之笔地为这首悲歌增添了淡淡的喜。至于最著名的《送别》可谓集中国古典诗歌赠别题材之大成,赠别的对象并不特指,而是转向中国人的整体生命特征,并带着日式物哀精神,可将其视为对红尘的送别、对人生的送别,后院之诠释也充满了洒脱之感,很好地契合了其主旨。

      请不要以为这是一场意义大于可听性的演出。相反,后院的这一辑歌曲不仅保持了一贯的古典人文传统——这和李叔同是暗合的,同时在音乐上也展现了区别以往的丰富变化。如充满了迷人气质的独立小品《秋叶》、展现后院乐而不淫气质的《春游》,都是相当悦耳的作品。

      好吧,我的剧透已经够多了。请大家到现场吧。

    【演出信息】

    【時間】:2010年8月7日(週六)晚20:30-22:30
    【地點】:江湖邊•小生活(海珠區江南西路青竹大街9號103)
    【票價】:50元
    【预售】:50元(贈神秘禮物)
    http://item.taobao.com/item.htm?id=6744578152
    【電話】:020-88484614(14:30-00:00)
    【豆瓣活动页面】http://www.douban.com/event/12283831/

  • 第一次登台唱歌不知道要追溯到什么时候了。但对于我来说,这一晚的意义在于,这是第一次完整地去唱自己的歌。

    由于来的大部分都是朋友,因此对我很宽容,而且鉴于我的kuso演出风格,一些小细节估计大家也不会太介意了。只是可惜,在唱完《飞了》之后,胃又开始不舒服,手又开始剧烈地疼痛——前一晚弹了太久——导致最后,左手僵硬,很多间奏过门尾奏弹得都乱七八糟。

    西非话好中意我在每首歌间隙串场说的话,其实我自己都不太清楚到底说了些什么。我几乎纯粹地按照时间顺序把我写的歌一路唱下来,然后这其中展现的是,或许就是自然和本色,包括我这两年时间的不断变化。至于我的音乐风格,民谣英式还是小清新之类的,就不太重要了。反正有一个词叫做singer-songwriter不是么。

    最后明白小匡以前说过的话,每一场演出过后,立马就会忘掉,包括自己在上面所说的很多话。

    感谢主办方西排,及每一位来宾。

    另外,给一个链路到iphen的所谓卓华饭局,在咏乐汇后的又一个山寨版。这一期是嘉宾。

  • 早到的乔
    乔

    西排一角
    西排一角

    我的脚
    我的脚

    细的脚
    细的脚

    猫猫
    猫猫

    猫猫
    猫猫

    人气很高的猫
    人气很高的猫

    人气很高的猫
    人气很高的猫

    调音
    调音

    我的琴
    我的琴

    开场前的拍照时间
    开场前的拍照时间

    无语
    无语

    乔与我
    乔与我

    扯淡
    扯淡

    opening
    opening


    夏

    原来我真是蘑菇头
    原来我真是蘑菇头

    观众
    观众

    乔和邓
    乔和邓

    总是笑而不语
    总是笑而不语

    原来我真是蘑菇头
    原来我真是蘑菇头

    基本不抬头
    基本不抬头

    我有弹高把位的时候吗?
    我有弹高把位的时候吗?

    种马哥
    种马哥

    i
    i

    唐擘
    唐擘

    细当晚拍了一张非常恶搞的表情
    细当晚拍了一张非常恶搞的表情

    细九乔
    细九乔

    应该是唱《飞了》的时候
    应该是唱《飞了》的时候

    飞了
    飞了

    九乔邓
    九乔邓

    左二是常光顾西排的中学生
    左二是常光顾西排的中学生

    还是飞了
    还是飞了

    原来西排也有名片
    原来西排也有名片


    同

    所谓西排公式
    所谓西排公式


    细


    我

    和细细
    和细细

    细细在墙角。当晚最美的图!!!!
    细细在墙角

    细细
    细细

    表情迷离……
    表情迷离……

    细细
    细细

    和细细
    和细细

    big four
    big four

    iphen和乔宇
    iphen和乔宇

    细细
    细细


    细

    和细细
    和细细

    摄影:xfly | a quickr pickr post


  • 小樱 live at 西排。今晚是爱细细专场。


    赛后合照,BIG 4,由左至右,由体型大小排序。留意乔宇的蛋疼表情。



  • 时间:23/4/2010 Fri. 8:30PM
    门票:¥20(不设划位)
    主办:西排艺术书房
    地址广州 越秀区 建设大马路西九街4号101
    查询:83713107 / cpaiarthouse@gmail.com  / http://cpai.blogbus.com/

    小樱自述

    前几天,看五月天十周年演唱会DVD的时候,有一part环节是冠佑、石头、玛莎、怪兽轮流上台solo唱自己的歌。细说,我发现了亚洲第一天团和 你们秘密后院的相同之处了——就是每个人都可以上去solo。哦,秘密后院似乎更强,乐队助理也可以上去唱,而且他的作品还可以获得广东流行乐坛年度最佳 歌曲奖。

    八年前开始弹吉他,到如今已经换了四把琴。有箱琴也有电吉他,有一批风也有一般那,但依旧是菜得连根音都会弹错。无论如何,如果不是大学时候的心血 来潮和闲的蛋疼,自己也不会从一个文学青年变成一个摇滚青年——弹吉他之前,我从未听过Radiohead之类。同样的,如果不是因为小匡和秘密后院,我 也不会有唱自己的歌的勇气。为了《诸子列传》这一个project,为了不拖大家后腿,我临时抱佛脚拼凑出生平第一首词曲完整的作品,这才有了此后。

    我的歌是这样的简陋不堪,即使黎叔用“广州黄小桢”来为我开脱,但人贵有自知之明。献丑不是谦辞,我不是客气。唯一可以值得一提的是——你现在看到 的可能是全中国最全能的乐评人,而且他玩的不是唱佛机。

    备注:来过西排的朋友都知道,我们地方不大。这次弹唱会原则 上没有人员定量限制,届时以席地为主,所以好位置先得先得。如有不周,望体谅。

    (活动已圆满结束,现场图:http://www.blogbus.com/magicying-logs/62678185.html

  • 从未想象过,要去“介绍”或是“评论”某一张专辑是这么地难,但这确是事实。这是我第一次完整地参与创作的一张专辑,从最初概念的提出,到每一首歌的排练,再到录音、后期制作,我经历着且影响着它最终的形态。即便可能在不少人眼中,我的所谓“作用”和“影响”是微不足道,或者至今为止还会有人认为我是在玩票或是借此实现其它私人的目的。但正如《江湖边》的最初立意,无论江湖是怎样地浑浊和嘈杂,我和我们只是在江湖边。

    在《江湖边》专辑内页里,最后一页是整个的留白。我在给父母的那一份上写下了这么一句话:“我不知道是否成为了你们希望我成为的那种人,这张专辑里面记录的是我的另外一面,但它是真实的。”

    于是,在这里,我也如实地讲述我所知道的,关于《江湖边》的日日夜夜。

    【来】

    秘密后院的专场都会有一个明确的主题,例如“三秋”。而在开场前,会由小匡浅弹清唱一段为这次专场所特别撰写的一段小曲,作为引子。《江湖边》将这一来自现场的优良传统带到了录音专辑里。专辑制作人、录音师、母带工程师、混音师Park在里头加入了许许风声,广超的琶音也和几下驼铃也恰到好处。从此勾勒出专辑的整体基调:一个长年漂泊于某处的游子,风尘仆仆、脚步蹒跚地来到一处幽静之处——江湖边。

    【晨钟】

    《江湖边》最开始就已经确定了每首歌的歌名,排练时也是按照“晨钟、暮鼓、叶落、归根、灰飞、烟灭、醉死、梦生”的顺序进行的。最开始的时候由小匡用木吉他弹唱的方式录制了每首歌的Demo,而大家在细心研究了Demo之后,再各自端详自己的部分。

    初听Demo时,我的第一感觉是:这些歌的旋律都太顺口了,甚至达到了K歌的标准。而首当其冲就是这首《晨钟》。

    作为专辑中正式的第一首曲目,《晨钟》里囊括了秘密后院所有男性成员的部分。在这长度达到6分多钟的歌曲中,有邹广超细腻的古琴式吉他弹拨技巧,每一个泛音都恰到好处;有梵枫在乐器展上花60元淘来一堆外貌酷似木凳子的“鼓”,且这是为表现《晨钟》中马蹄声响的节奏而特地准备的;专辑中你所听到的节奏吉他部分,出自小匡老友记老李之红棉,配以达达里奥;阿钢特地也为了这首歌准备了E调的笛子,可惜在厦门录音时竟发现音准有问题……得回到广州重录;而我在这首歌里面出动了蛤蟆、高低音榜、驼铃、沙蛋、风铃、小锣、铃铛。

    作为专辑中第一首正式的歌曲,《晨钟》算得上是一个华丽的开篇。

    【暮鼓】

    对于后院的音乐,许多人的感觉会是:怎么都是慢节奏的歌?怎么《江湖边》都没有节奏?你们……放弃了节奏?

    《暮鼓》就是这么一首典型“放弃了节奏”的歌。它在排练中经过反复修改,最后的成品,听起来像是一条细绳接连串起来的各种片段,最后交融到一块。在以物象堆砌而成的歌词中,后院用各种冷色调的音色来营造旧时茅店的氛围。

    虽然,乐器还是那般,但实际上氛围确实是可以通过手上的感觉去改变的。而手上听命于心中,于是后院在排练、录制、演出时,各人都爱闭眼,幻想一副白云东郭的略带凄凉但并不凄凉的似梦还真感,因此我总觉得排练的时候更像是在修道的时候。这也是秘密后院的神秘气氛来源。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不知道各位是否从歌中听出了这样的感觉。

    必须一提的是,《暮鼓》中有一段木鱼solo,有一个由近及远、由远及近的空灵感。本想是点睛一笔,可惜我把它给弄砸了。

    【落叶】

    《落叶》整首歌一直都是在做减法,最后只剩下两把木吉他,而初衷也从一首吉他弹唱小品到一首粤语残片老歌、再回到吉他小品。由于最后只剩两把吉他,因此在老李的指导下,小匡也调整了原来歌中的一些和弦的使用,和副歌部分阿钢的巴乌一起,增加了歌曲色彩。

    《江湖边》的词主要是化用及挪用了大家耳熟能详的中国古诗词的经典。如《落叶》中,“无边落木萧萧下”则是来自史上最伟大七律杜甫之《登高》,而在这首歌里也尽量延续了杜少陵对于叠字的用法,如“蒙胧胧的晚钟”“灰蒙蒙的时空” “轻飘飘地相送”“轰隆隆的一生”。最后一句终极关怀“黄泉深处故人家”则让人不自觉联想到“上穷碧落下黄泉”“白云深处有人家”,这也是《江湖边》中关于生命最核心的唱词之一。

    【归根】

    后院的助理黎叔在听最开始的Demo之后,说自己最喜欢的就是这首《归根》。可以说,歌词部分正是秘密后院的真实写照。从故乡到异乡,从一个人到一群人、到另一群人、最后再到一个人。后院正如此。

    同时,这是《江湖边》中最有力量的一首歌曲,虽然拨弦乐器中也是秦琴,但制作人park在后期把秦琴音色调得更为混浊和刚烈,让整首歌听起来有一种风尘仆仆的江湖之气。初听的时候其实大家并不太接受这种混音方式,对原音乐器做太多的改变,但其实后来觉得效果也不差。

    【灰飞】

    《灰飞》无疑是整个《江湖边》里头我最喜欢的一首。

    首先,歌曲中主题所化用的“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作为《诗三百》中最佳金句之一,已经被后人不断地评析着,对于文人的艺术价值、地位、以及情感自然不需多提。以乐景写悲,以哀景写乐,作为如此写作手法的鼻祖,同样适用在《灰飞》中。整首歌展现的是一个游子回家的情景,漫天大雪,独自一人,哀而不伤——哀而不伤,这其实也是整张专辑的情绪。

    我用缓慢而笨拙的沙蛋去配合木吉他分解,至间奏贩贩的口琴,包括广超的秦琴,同样显得小心翼翼。后随着梵枫低音鼓的出现(为了录音,梵枫一共背了四个不同大小、音色的手鼓到厦门,其中有一个最大最重的就是为了这首歌曲之用),全曲的格调突然走向一种莫名的欢快。如果觉得欢快一词不好,那改为“超脱”。这种哀与乐的交接,也是这首歌曲的主旨。

    【烟灭】

    《烟灭》是小匡几年前在韶关时的作品,这次通过重新整理后收入《江湖边》,同样编排得非常“后院”。《烟灭》讲的是爱情,你甚至可以把它说成是情歌。录音的时候,广超坚持要最早录《烟灭》和《醉死》——原因很简单,这两首他弹的都是三弦。“千日琵琶百日筝,半世三弦学不成。”这句古话大家都知道。不知道各位是否能听出来,广超从接触三弦到录制只花了三个月的时间。第一次接触这种没有标记式的弹拨乐器,光是音阶和把位也练了好久,但广超触类旁通的天赋发挥了作用,就算是匆匆上岗,但也弹的有模有样。

    【醉死】

    在《醉死》中加入后院聚会情景的采样,是黎叔最早提出来的,当时所有人都拍手赞成。后院聚餐的地点在江南西美院后面的那条小路上,虽然污水横流是常年的事情,但小店里有着十分地道美味的水煮鱼。大家喝着哈尔滨啤酒,吃着水煮鱼、毛血旺,是演出之后、排练间隙的常规项目。在这首歌里,你能听见这期间的百态,各成员的口头禅都在其中有所展现,包括邹广超最经典的“毛血旺一定要有血”“服务员,超麻超辣”等。

    《醉死》其实是一个江湖老艺人在酩酊大醉之后,不断地自个儿胡言乱语。歌中有孤独,也有自由,以及个体生命力的一种保留。

    【梦生】

    《江湖边》里最晚写好的歌是《梦生》,小匡在一次做饭的时候完成了它。贩贩作为童声领唱,一开始还战战兢兢,但到了后来逐渐进入最佳状态。《江湖边》的主题,在《梦生》中再次被强调。庄生晓梦迷蝴蝶,在悠长的宇宙中,我们的人生相比之下,不过也是如戏如梦一场。

    这是后院有史以来唯一的一首合唱曲目,以此为《江湖边》做结。同时,作为一首单吉他伴奏的曲子,邹广超尾奏时化用了经典儿歌《上学歌》的旋律,可谓是神来一笔。

    【去】

    《去》哼着和《来》一样的旋律,口哨声是阿钢。其它声音取样则来自于厦门第六晚咖啡馆,《江湖边》录音的地方。是非对错,功过评说,随它去吧。正如诗曰:

    “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


    【附:《江湖边》之录音设备】

    全能制作人兼录音师兼混音师兼母带工程师Park自述:

    笔记本两台。一台连接phonic fire fly 302声卡,icon neopreamp 话放组成的三声道接口。另一台m-audio fast track pro组成的两声道接口。

    麦克风包括:百灵达C2拾叮叮、口琴、口弦、吹奏、吉他。小匡人声专用superlux top-248s。鼓部分是第六晚咖啡馆的一支akg忘了什么型号的乐器麦以及takstar的sm-7b。

    录音和后期的平台都是adobe audition 3。混音后期用的是waves系列和ozone3,也用了audition自带的效果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