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很久很久以前,伟大的约翰·列侬曾轻蔑地评价到:“法国摇滚就像英国葡萄酒。”这句话好比我们通常所说的“广州是摇滚沙漠”是一个意思。即使 法国在新世纪拥有了像Benjamin Biolay那样继承了Serge Gainsbourg衣钵并将法国传统香颂融入新浪潮中、从而在多重灵感下衍生而成的一种“精致摇滚”,但在传统意义的纯粹摇滚乐概念上,法国乐队确实落 后于国际水平,多年来一直难以立足于国际舞台。但我相信Mademoiselle K(K小姐)的从天而降结束了这一切,尤其是在听完了其于去年10月发行的首张现场录音专辑后,更加让我确信了这一点。

      在接连发行了《这惹恼了我》(CA Me Vexe,2006)与《从未和平》(Jamais lapaix,2008)之后,K小姐凭借着神经质的唱腔、歇斯底里的演出状态以及高挑性感的身材一跃成为法国最炙手可热的摇滚明星,在这张记录了其 2009年巴黎演唱会的专辑中,从歌迷的热烈反应里,我们就能感受到K小姐的受欢迎程度。与2006年K小姐携乐队来华访问时的青涩已经完全不同,这时的 她已经很难再找到PJ

      Harvey的影子,直接且爆裂的旋律也脱离了M先生的影响,乐队的表演也更有张力,时而是推土机式的音墙轰鸣,时而又来一首英式范儿的吉他 Riff,或者是车库女神式的尖锐和跋扈,K小姐已经知道了什么时候应该暴戾什么时候应该温柔,歌曲的编排相比录音室版本更加有层次感和可听性。

      在这张既可以视作精选集的现场中,K小姐演绎了两张专辑中的优秀作品,包括《Creve》《Ca Me Vexe》《Mama XY》《Espace》等。区别与我们大部分时间听到的英文世界里的独立摇滚乐,K小姐所代表的法式摇滚有着更多香颂式的念白与唱词的粘合,各种和声的用 法也会让你觉得很新颖,喷张的噪音里从来不失旋律的优美,以及典雅的表情。

      如果列侬在天堂里能听到K小姐的话,我想肯定会收回他所说的话。

    (搜狐:http://music.yule.sohu.com/20100224/n270404076.shtml)

  • 接上回。以下为法语。(PS. 在找图片资料的时候,发现大部分的介绍文字都是来自我的手笔……)

    1,Keren Ann《La Biographie De Luka Philipsen》

    带领我走进法国音乐的一扇门。Keren Ann虽然因《Not Going Anywhere》被大家所熟识,但私以为她稍显硬派的声音和形象更偏向indie范畴,单纯的民谣或香颂并不太适合。作为KA的处女作,充满了青涩之于,在Benjamin的调理下,各种音乐元素包括chanson、indie、folk都和谐地统一在专辑中,每首歌曲都让人印象深刻。而之后的《La Disparition》走向软化的极端,更传统,但个人觉得其功力欠缺。

    2,Keren Ann《Keren Ann》

    在常居美国、嗯,就是那个浪漫的切尔西小区、的时期中,keren ann开始慢慢地思考自己的音乐走向。与Benjamin告别之后,KA似乎有了答案。在经历了一段彻底极端化的香颂探索后,KA觉得indie混搭还是更适合自己,于是就有了这张同名专辑,也是Keren Ann有意识地在告诉大家自己并非是一个“咖啡店背景音乐歌手”。整张专辑明显地收到地下丝绒及披头四等六七十年代摇滚乐的影响,Keren Ann在其中的状态更放松自然。这才是KA。

    3,Benjamin《Rose Kennedy》

    同样不需要介绍Benjamin是谁,法国猫王、新Serge Gainsbourge,等等等等。处女作是Benjamin最为民谣的时候,之后的作品通通都太过偏向电音和实验,包括《Trash Yeye》《A L'Origine》《La Superbe》,对于我来说有点难以企及(Benjamin啊,你看我多挺你,就算不那么喜欢,都买你的CD!)。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玫瑰肯尼迪》时候的班杰明,好比《Don't Break My Heart》时候的窦唯。

    4,Benjamin《Home》

    对《Home》的喜爱,除了品质上的优越,另外的则是我对Benjamin表达爱意方式的崇拜。与

    5,Vincent Delerm《Kensington Square》

    法国流行音乐届中的完美器乐达人,其作品在台湾有正式引进,但在内地则较少人知。在文森特的作品中,政治、社会元素总是很好地蕴藏在优美的旋律中,大部分时间你都在留意他华丽的钢琴和弦乐四重奏,还有在似笑非笑的随意哼唱里传递的潇洒自得。作为一位被低估了的流行歌手,文森特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却是可以和Keren Ann、Benjamin比肩的。另外《Veruca Salt Et Frank Black》是我心目中的两男一女最佳3P歌曲。

    6,Vincent Delerm《Quinze Chansons》

    《15歌》作为文森特大叔的第四张录音室专辑,同样是一张内容+形式都堪称完美的作品。而相对于之前古典乐器的大行其道,Vincent更多地用了小清新(囧……)式的配乐,如小小滴电钢琴等,而音乐风格也走向清新化,这早在他上一张已有表现,但万幸地是文森特并没有走向台湾式小清新的流速,他身后的音乐功底让其可以随心所欲地操纵各种风格乐器,让其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其中一首《Je Pense À Toi》是带着Ska风格的古典主义+indie大作,个人专辑最爱。

    7,Thomas Fersen《Piece Montee des Grands Jours》

    Deux Pieds

    8,Carla Bruni《Comme Si de Rien N'Etait》

    无论别人怎样冷嘲热讽,但却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Carla就是这么做的。《Comme Si de Rien N'Etait》改变了我对其的看法,从名模到创作歌手,再到总统夫人,Carla一直遭受到所有人的质疑(Anais甚至还在现场对其恶搞之类),但她却一直不断进步,默默地。这张作品作为其集大成的精华。制作还是乐手都属法国当下的顶尖水平,这使得卡拉能够抽身去完成她自己最擅长的歌词创作。大胆直白的性格,让她的歌曲永远围绕着生活中赤裸裸的爱和欲,性感,朦胧,且不失腻。其中最喜欢的歌曲是《一座岛屿的可能性》(La possibilite d’une ile ),改编米歇尔·乌勒贝克联合文学奖同名获奖作品,简炼沉溺的编曲让人心醉。翻唱自老迪伦的《You belong to me》则是我觉得这首歌曲众多翻唱版本中最优秀的一个。相比于卡拉之前的两张专辑,只能说:美人也是有追求的,不可一概而论。

    9,Yann Tiersen《L' Absente》

    对《天使爱美丽》无爱,对杨蒂尔森也无爱,但还是忍不住买了他的三张专辑,其中最喜欢的就是《L' Absente》。实际上,Yann根本不是豆瓣心目中的小清新,他早已大跨步地走向了Indie Rock,可国内的文艺青年还停留在昔日童话旧梦中。可无论怎么说,《L` Absente》抛开主观厌恶之类的确是一张在器乐上充分展现了音乐家勇气和开创性的作品,自有其历史地位,《A Quai》确实是催情良药。

    10,Anais《The Cheap Show》

    神来之笔,灵感的爆发,用一台DigiTech JamMan段落复录机+一把吉他+一个并不优美的女声,就已经抵得上一只Band。在法国,Anais引发了一轮没有预兆的销量奇迹,而如我之前撰文所述:“昂娜伊斯这张唱片,它恶搞了黑人,恶搞了苏格兰人,恶搞了吉他,恶搞了效果器,恶搞了Blues,恶搞了R&B,恶搞了说唱,恶搞了黑嗓,恶搞了 民谣歌手,恶搞了录音师,恶搞了制作人,恶搞了爱情,恶搞了分娩,恶搞了性,恶搞了法语,恶搞了英文,更重要的是也恶搞了自己。”具体见此:《法国人的GG主义》。

    11,Dominique A《Sur Nos Forces Motrices》

    一个孤独的行者,一个顽固的简约主义者,吉他痴迷者,离群索居,特立独行,多梅尼克的美学始终如此。在专辑封面里,他转身离去,依然坚决。作为一个独立音乐人,他的发片速度很好很强大,但始终如一的风格……咳咳,基本上他的专辑都在第一印象的时候都听完了,这张是最喜欢的。单调沉闷的吉他声响,反复沉浸在同一种情绪里头,几乎就是DA的全部了。诡异的是,向来顽固的DA,竟然在09年新专辑中加入了电气化,还有碎拍……见仁见智。

    12,Emilie Simon《Vegetal》

    天才多功能少女,英文专辑强于法语专辑,而首张处女作是流行电音的典范,这张《Vegetal》则是她迈入30岁时华丽风格的顶峰。嗓音甜美,气氛鬼魅,乐器独特可匹敌比约克,哥特流行派酵母,可惜在此之后艾米丽的中心都转在英语市场,而自己却也不太争气,09年新专辑一塌糊涂。

    13,Coralie Clement《Salle des pas perdus》

    Benjamin妹妹,Biolay家族优秀出品,过去十年发行了三张个人专辑,但最优秀依旧是处女作。Bossa Nova + Smooth Jazz + Chanson + Folk,全部都是秒杀我的玩意。而Clement的甜美年轻则是其诠释传统香颂时有别于其它老炮的特别之处,同名曲《Salle Des Pas Perdus》是Benjamin和keren Ann合作的作品中最优秀之一。另外,这张专辑的意义是——这是我在淘宝买的第一张专辑,从此开始了淘宝生涯……

    14,Olivia Ruiz《La femme chocolat》

    2001年法国“明星学院”参赛者的出身,不折不扣的“超女”,但选秀只是入行的渠道,奥利维拉深厚的音乐世家出身不会被埋没。在这张幽默的专辑中,时而是幽静深远的犹太古调,时而是鼓掌相庆的弗拉明戈;时而是心随意走的jazz,时而是奔放自由的indie-rock。这是近年来最优秀的法国流行乐之一。另外……这张专辑被傅军借了,就没还了……我日。

    萨特最爱的歌手,她代表着法国香颂,正如在《成长教育》中女主角对法国音乐的崇拜就集中在她的身上那样。今年,她已经83岁。在进入新世纪后,格蕾科的发片速度明显减慢,但依旧保持那份雍容华贵。这张2002年的作品合作者为Benjamin,他为格蕾科带来了新的朝气,各种现代音乐的元素包括爵士钢琴、都市民谣、一点电子与法国最正统的左岸香颂融合,展开了一段奇妙的听觉体验。

    的ye ye摇滚浪潮少女偶像,倍受青睐的封面女郎,上世纪60年代万千少年的梦中情人,我心目中最美丽的女歌手,且容颜不会随着岁月的消褪而流失。相信我,琼贝斯在弗朗索瓦兹·阿尔蒂面前真的不怎么样!这是Hardy八十岁后的第一张专辑,具有超群的纪念意义。笑而不语!

    Parenthèses》

    这或许不是Hardy最好的专辑,但肯定是最有意义的一张。在《深情相伴》(Parenthèses)中,她与12位歌手、也是多年相伴相知的好朋友们,将她所钟爱的歌曲重新演绎成了二重唱(包括她本人和别人的歌曲)。而这12位歌手不仅人人有来头,还跨越了各个年龄层次,从Henri Salvador(随后……他就去世了)到Alain Bashung,以及我最爱的Benjamin Biolay。最最重要的——我们有幸首次听到Hardy与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的合唱:一位是他的丈夫——身兼演员和歌手的Jacques Dutronc,另一位是她的儿子——同样身为歌手的Thomas。悲剧的是……他们儿子压力太大,显然没有达到老妈的成就。整张专辑沉浸在一种浪漫温馨的气氛中,最喜欢《Amour, Toujours, Tendresse, Caresses》,儿子弹吉他,老公合唱,一家三口乐也融融。简铂金也搞了一张《Rendez-Vous》,但玩的是老牛吃嫩草,包括与Mickey 3D(Massive Attack)的合作,个人觉得一般。当然英国人跟纯纯的法国人是没得比的啦!

    28,Jane Birkin《Fictions》

    简在音乐方面的才华肯定不及她在时尚界的名气,一个英国女人越过英吉利海峡就成为了巴黎万千瞩目,缔造一段名伶传奇,可惜我一介匹夫不懂气质啊……不过我懂欣赏音乐,《Ficitons》个人觉得很优秀,原因在于Jane很好地结合了英法元素。她不像《Arabesque / 阿拉伯风》那样,硬要削足适履,虽然Jane的French Pop根基也被Serge Gainsbourg耳濡目染得够厉害了,《Je t'aime moi non plus》是我最最最最爱的歌曲之一。可《Fictions》却不一样,乍一听这是一张很英国的唱片,但细细品位之后又能感受到法国的优雅和浪漫,Jane在两种文化中摇摆后不经意中达到了一个良好的平衡。

    专辑名字来源于同名小说《看得见风景的房间》。在Keren Ann与Benjamin的携手之下,Salvador完成了生平销量最高的唱片。近十年最完美的bassa nova。1917/07/18-2008/02/13,享年91岁,Henri Salvador,在天堂也会唱歌弹吉他吧。

    阿门!

  • 艺人:Vincent Delerm
    唱片:Quinze Chansons
    时间:2008-10-14
    厂牌:华纳


      在个人的第四张录音室专辑里面,文森特·德莱姆(Vincent Delerm)没有给带来任何惊喜——实际上,他只要发碟,事情本身就值得我们手舞足蹈了。这一次,绝不欺客、明码实价的《十五歌》(Quinze chansons)同样给我们带来了十五个埋藏在小型交响乐背后的故事。

      2000年,在没有任何宣传之下,文森特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就卖出了超过十万张,一下就征服了法国乐迷的耳朵。此后的数年中,他以古典、爵士与传统香颂的美妙融合巩固了自己的地位,并在法国维多克上屡有斩获。同样的,文森特也没有固步自封,经过了瑞典的采风沉浸之旅之后,他才稳健地推出这一张《十五歌》。

      如你所料,在文森特深厚的古典乐与爵士乐的修养下,他标志性的法国小号和小型弦乐四重奏依旧是专辑不可缺少的部分。在上张专辑一点独立小清新的尝试下,文森特还是坚定了自己学院派的轨迹。专辑第一首主打《所有的男演员都叫特伦斯》(Tous les acteurs s'appellent Terence)优美的旋律配合Swing钢琴节奏的高低音起伏,在小提琴奏鸣的那一刻着实让人心醉。《阿兰与路易》(Allan et Louise)曲调上更让人怦然心动,加入的女声和音和小号一起缠绵悱恻。正如专辑名所示,文森特这次主要是“讲故事”,因此才有《女排球运动员的心跳动得比男排球运动员更厉害》(Le Coeur des volleyeuses bat plus fort que les volleyeurs)一曲,天马行空的编配会让你想起周杰伦近期热播的《乔克叔叔》。而《维埃拉的铲球可不是巧克力鳟鱼》(Un tacle de Patrick Vieira n'est pas une truite en chocolat),光看歌名就让你忍俊不禁,法国足球国家队队长维埃拉以防守拦截老道著称,作为黑人反种族歧视的题材被写进了歌中也来得恰如其分。

  • 2008-07-11

    身体会唱歌

    艺人:Camille
    唱片:Music Hole
    时间:2008-04-15
    厂牌:Virgin

      现在还会有人把卡蜜儿(Camille)与比约克比较吗?其第二张专辑《Le Fil》在2005年获得法国维多克最佳专辑奖及水星音乐奖后,卡蜜儿的名声也随之传播到世界各地。也正好是在那时我听到了她的音乐,将新浪潮、法国香颂、灵歌、巴萨诺瓦等汇聚在纯人声伴奏下,时而疯狂时而天真的戏剧性唱腔让人耳目一新。细心之下,你会发现专辑中仅有的乐器伴奏——键盘在每首歌的开头弹的都是同一个和音——就这样延伸出一张前卫的人声实验专辑,着实让法国上下为之震惊。

      其后的时间,卡蜜儿趋于沉寂。2006年出版了一张现场专辑,2007年则为全球卖座电影《料理鼠王》(Ratatouille)打造了主题曲《大餐》(Le Festine),其余时间都在思索自己下一步的音乐道路。终于在2008年,卡蜜儿破关而出,发行其第三张录音室专辑《自我发声体》(Music Hole),并用英语主导了专辑绝大部分的创作。

      正如名字所示,在这张专辑中,卡蜜儿发声的方式不再仅限于喉咙,她的鼻子、耳朵全都派上了用场,自己的整个身体更是俨然成为了一个非洲手鼓。首支单曲《Gospel With No Lord》由拍打胸口的低音节奏流淌而出,充满黑人音乐色彩的旋律体现了法国与北非血脉相连的渊源。《The monk》则是一台标准的音乐剧,卡蜜儿的演唱由始至终盘旋环绕地激荡在云海之端,末尾处的又展示了一回福音的技巧。《Cats And Dogs》作为一首优美的圆舞曲,虽然只有短短的三分钟,但你无法忽视曲末卡蜜儿呼朋唤友般引来的动物军团,飞鸟鱼虫,让人激赏。《Money Note》像是原始部落的咒语,此起彼落的耳语,你听到了篝火燃烧木柴的声响。而《Winter Child》中则是冬日里壁炉的熊熊烈焰,我在此处想起了卖火柴的小女孩。《Katie's tea》曲如其名地恬静如下午茶,甘醇可口,卡蜜儿的喉咙在其中兴风作浪。压轴曲《Sanges sweet》必须强烈推荐,你会惊讶于它流畅的编曲,这一切除了键盘外都来自于卡蜜儿的身体。英国新生代爵士王子杰米·卡伦(Jamie Cullum)参与了其中三首歌的钢琴演奏,同样相得益彰。专辑特别版还附赠一张收录11首曲目在内的DVD,再现了卡蜜儿身体发声的全过程,极具收藏价值。

    (腾讯:http://ent.qq.com/a/20080711/000288.htm

  •   法国人民曾经拥有他们的戴高乐将军,也正如我们曾经拥有大海航行可依靠的舵手。早先颁发的2008的维多克音乐奖(感谢Luc在翻译上的宝贵意见),据称还有文化部长坐在台下,牛逼,想一想金曲奖,狗董把对着台下的领导说,把奶罩都扔上来,是怎样的一种爽快欢娱。

      法国驻华大使馆网站在近期推出了一系列牛逼的翻译文章,应该是发表在《今日法国》上的,而这《今日音乐:面貌一新的法国乐坛》便是他们费尽心思之作。和早前《20世纪法国音乐全景》一文一样,都在吹牛逼。当然,20世纪的法国音乐真的他妈的太鸟牛逼,但在这几年,尤其是这两年,真的没有听到特别让人耳目一新的作品。除了Olivia Ruiz,Anaïs,嗯,写这么两句是为了推荐《今日法国》这堆编译文章的,真的很不错,牛逼吹得很响。

  • 艺人:Grand Corps Malade
    唱片:MIDI 20
    时间:2006年3月
    厂牌:Umvd

      首先让我们来花一点时间了解下什么叫做Slam。作为一种和说唱极其相似的音乐形式,它还和篮球术语中的“灌篮”同名,但Slam艺术家或许更愿意把自己的作品称作诗歌。Slam最早发源于美国,从垮掉派代表诗人艾伦金斯堡口语化的诗歌表演中衍生而来,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逐渐融入成酒吧中的一种限时表演的诗歌比赛。按照规定,Slam每一段的时间只有三分钟,因此有相当一部分表演者为了陈述更多的内容会如同Rap一般急管繁弦般地吐字,但还是有许多传统的Slam Player依旧沿用传统的诗歌朗诵方式,如接下来要介绍的“高大病体”(Grand Corps Malade)。

      “高大病体”原名叫法比恩·马索(Fabien Marsaud),1977年出生于巴黎北部郊区的圣徳尼市。从小喜欢写诗的他长大后却是想成为一名职业篮球运动员,但不幸在19岁那年的一次跳水事故中摔成脊椎错位,当时医生诊断的结果是再也无法行走。但顽强的法比恩经过了一年的康复治疗后又奇迹般地站了起来,身材高大的他从此与拐杖寸步不离,因此自称“高大病体”。2003年,他在法国的一家咖啡馆第一次认识了Slam,从此坠入其中不能自拔。此后的三年,他拄着拐杖和朋友们一起踏遍了巴黎每一个Slam场所。名声日渐的法比恩在06年3月发行了他的首张个人专辑《正午二十分》(Midi 20),同时这也是法国历史上首张Slam专辑。同年10月,他开始了法国巡演。越明年,他又在第22届音乐之光年度奖上夺得最佳现场表演新人奖和最佳新人大碟奖。

      在这张《正午二十分》中,法比恩抒发了自己对生活的看法及作为残疾人所受到的不公,有别于说唱的风格的古典化配乐让专辑呈现出高雅清新之美。如《铁轨上的旅行》(Les voyages en train)一曲将爱情的比如列车前行,诚挚感人的字句让人印象颇深。这张专辑在全年获得了双白金销量(60-75万张),可见崇尚艺术的法国有着多么适宜Slam生长的土壤。

      (时隔一个月之后,小樱南都专栏又淫荡了……)

  •   今天,我看到这个网页,立刻给大立打了电话。我真的是很想去,很想去……

      来吧,如果你也喜欢法国,喜欢法国音乐,喜欢法国绘画,喜欢法国电影,喜欢法国葡萄酒,喜欢法国交响乐,喜欢法国话剧,喜欢法国巴洛克摄影,喜欢法国的一切,就YY吧!2007,香港,法国五月!

      URL:http://www.frenchmay.com/index.php?lang=tw

      (提示:Nouvelle Vague、Emilie Simon是流行的重头戏。尤其是后者,票价最贵也只是250港币。当然,如果说到世界范围内,估计前者的歌迷更多。)